宋意真笑着称赞他:“不愧是我老公,学习能力真好。”
    她又喝了一口汤,满足道:“下次教教我呗,我也想学。”
    江澈欣然回应,“当然可以。”
    热汤暖了胃,宋意真感觉自己慢慢有了精神。她拿起筷子,开始认真地享用他做的一桌美食。
    饭后,江澈去厨房收拾碗筷,宋意真整理餐桌。她把江澈买来的玫瑰修剪了一番,按一定的层次插在花瓶里。
    彻底收拾完之后,宋意真换到客厅里休息。刚坐下没多久,茶几上江澈的手机忽然亮起,轻轻震动了几下。
    来电显示是“经纪人”。
    宋意真拔高音量,往厨房的方向喊了江澈一声。
    江澈闻声关了水龙头,手套也没脱直接往外走。
    “怎么了?”他问。
    宋意真指了指他的手机,“你经纪人的电话。”
    电话一直在震,对方似乎很有耐心,他不接就不挂。
    “你帮我接一下。”他举着手,淡淡道,“我不太方便。”
    宋意真一愣,“没关系么?”
    江澈:“没关系。”
    说完,他就转身进厨房去了。
    宋意真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对方听到电话接通了之后先是松了一口气,而后语速飞快地说:“澈哥,我好像有个东西好像忘在你那里了,我快到你家门口了,我等会儿按门铃,你帮我开下门,可以不?”
    他顿了下,继续说:“如果你暂时不太方便,我也可以等一会儿。”
    似乎是见这边迟迟没回应,那边的人也有些急了。“澈哥,你听到了的话,就吱一声。你不说话,弄得我有点慌啊。”
    “难不成你已经离开a市了?”
    宋意真深吸了一口气,漫声回:“家里有人,你来了按门铃就行。”
    她刚说完,电话那边传来了谜一样的沉默。
    短暂的沉默过后,男人忽然拔高音量,急切地问:“澈哥,昨天晚上你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不仅倒嗓,还变声了呢!”
    宋意真:“……”
    别墅附近,水哥皱着眉,火急火燎道:“算了,不说了。见面再讲。”
    说完,他挂断电话,紧握着手机快步往江澈的别墅赶。
    水哥站在门口按下门铃。
    约莫一分钟后,门开了。
    他放好手机,抬头时撞进一道平静的清眸里。
    一个长相清纯漂亮的女生站在门边,笑着跟他打招呼,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江澈在厨房忙呢,你有什么事进来再说吧。”
    水哥蓦地睁大眼睛,指着宋意真,声音微微颤抖:“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眼前这个女生,就是昨天送江澈樱桃的那个女粉丝。
    水哥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脑补了一出大戏。他的嘴唇哆嗦了好一会儿,实在拼凑不出完整的话来。
    宋意真:“先进来吧。”
    水哥连连摆手,“不、不用了,我等等会儿再来。我现在……我现在需要几分钟平复一下心情……”
    说完,水哥转过身,拔腿一溜烟就跑掉了。
    徒留宋意真站在原地,呆掉了。
    过了一会儿,江澈从厨房出来,他走到门口问宋意真:“谁来了?”
    宋意真怔愣着回答:“你的经纪人。”
    “不过,他好像……”她回头看他,“被我吓跑了。”
    水哥一鼓作气跑了一百来米远才停下。
    正巧迎面遇上姗姗来迟的助理小何。
    小何:“哥,东西找到了没有?”
    水哥喘着粗气,摇了摇头,“没。”
    小何:“江澈不在家吗?”
    水哥:“不是,他在家。”
    小何:“嗐,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去找他呀,再磨蹭要赶不上晚上的高铁了。”
    水哥扶着腰站起来,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小何,悲戚道:“小何,我脏了。”
    小何:“???”
    水哥:“我的眼睛脏了。”
    小何:“……”
    水哥环顾四周,见没人这才低声道:“江澈他……他居然艹粉!”
    “卧槽?!”小何大吃一惊,面部表情瞬间失去控制,“你亲眼看见了?!”
    水哥闭了闭眼,似乎不太想回忆的样子,“就昨天送樱桃的那姑娘……”
    “昨天?”小何忍不住叹道,“下手未免也太快了吧!”
    小何想了想,理智道:“哥,这事儿,咱们必须得当面问清楚啊。我看那姑娘年纪轻轻的,搞不好未成年呐……”
    两人按捺住心里的所有想法,风风火火地往江澈住的别墅那边赶。
    ▍作者有话说:
    求个预收:《星光坠我怀》/专栏可见
    文案如下:
    【1】糊穿地心的女团爱豆许星瑶决定去考全国第一的名校a大,艹学霸人设。
    宣布完消息的第二天,许星瑶在家里见到了亲戚朋友家的儿子陆珩。
    许父:瑶瑶,有陆教授辅导你,你肯定能考上。
    许星瑶:……?
    【2】
    传闻中a大法律系有三座难以逾越的大山,陆珩就是其中一座。
    结果,一不小心就栽在了一个女爱豆身上。
    某生:“陆教授,我让全家都给师母投票,您能给我一次补交作业的机会吗?”
    陆珩沉默了很久,“下不为例。”
    八岁年龄差/非师生恋
    一个甜文/文案废我暂时想不出啥了/ball ball大家收藏下哇
    2020.8.30留/已截图存档
    第16章 [vip]
    日光大好, 透过窗落进屋里,墙上倒映屋外的蔷薇,花影随风轻荡,衬得气氛愈发静谧温柔。
    “宋宋, 现在这个光正好。”江澈在电视柜下面找出一台单反, 看向宋意真, “想不想拍照?”
    光线一束束, 映亮空气里的细小浮粒, 静静地铺陈在地上, 金灿灿的。
    宋意真靠着墙,缓缓将视线从外面收回, 她下意识把散落到前面的头发撩到耳后,不答反问:“澈哥哥, 你不给你经纪人打回去真的好吗?万一他们有急事找你呢。”
    江澈一脸平静:“他们会回来的。”
    他说着瞥了眼腕表,“要不要打个赌?”
    宋意真站直了,迈开步子往客厅里走,“赌什么?”
    江澈抬眸,眼尾微勾,漫不经心道:“两分钟后, 他们肯定会回来。”
    “算这么准?”宋意真兀自笑了,“那赌注是……?”
    江澈晃了晃手里的相机,淡笑道:“你输了的话,就专心当我的模特。”
    宋意真爽快答应:“好。”
    话刚说完,宋意真的手机就响了。她看见来电显示是“妈妈”, 连忙接了起来。
    “真真, 你不在家么?”电话那头, 宋妈妈说, “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宋意真愣了一下,忙道:“妈,我不在家,我在a市。”
    宋妈妈:“你一个人去旅游?”
    宋意真看了眼江澈,不自觉走远了些,她站在窗前,温声回:“我跟我老公在一块儿。”
    “谁啊……”宋妈妈怔了一下,尴尬地笑了一声,“不好意思,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既然跟江澈在一起,那我就放心了。”
    宋意真:“不过,妈你怎么突然去临江呀,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嗐。”宋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这不是好心办坏事嘛。我本来打算给你个惊喜的。”
    “我前几天看新闻,感觉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还是有点危险。”宋妈妈语重心长道,“不管怎样,在a市的时候,你得跟着江澈,最好是寸步不离,千万别落单,听到了么?”
    宋意真“嗯”了一声,“妈你也是,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提前跟我讲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