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妈妈:“知道啦,行了不说了,我约了spa,再不去要来不及了。”
    宋意真:“嗯,拜拜。”
    宋意真挂断电话,发现两分钟已经过去了。然而屋里依然只有她跟江澈两个人。
    宋意真收了手机,一步步走向江澈,得意地笑道:“我赢了。”
    江澈没说话,默默地把单反放了回去。
    抽屉被关上的那一刻,门铃响了。
    江澈起身,长腿一迈,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防盗门。
    门外,踌躇半天的水哥和小何见开门的是他,原本复杂的脸色稍微变好看了几分。
    然而一想到他们要来对线的原因,眉头又瞬间拧成了麻花。
    水哥动了动唇,看着江澈欲言又止。
    江澈侧身,让他们二人进来。
    待人进来后,他抱着胳膊,漫声道:“你俩跑什么?”
    水哥越过江澈,看到了江澈身后的宋意真。
    水哥脚下一虚,轻晃了下,扶住身边的小何,缓缓道:“澈哥,你一向自制力挺好的呀,怎么到了这时候把持不住了?”
    江澈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但他身后的宋意真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她下意识抬手遮自己的脖颈,暗暗地想:这么……这么明显吗?她明明遮得很严实啊。
    眼尖的小何注意到了宋意真的动作,他立马反应过来,痛心疾首地看向宋意真,问:“小妹妹,你今年多大?”
    宋意真怔了怔,软声回答:“22。”
    她说完抬眸,看见对面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22……成年了啊。”水哥拍拍胸脯,“还好还好,至少没犯罪,最多也就是被道德谴责一下。”
    江澈越听越懵,往旁边挪了挪,将宋意真完全护在身后,“你俩到底来干嘛的?”
    水哥:“辞职。”
    小何:“找身份证。”
    小何猛然一怔,“哥,你疯了?”
    “事情不还没搞清楚么?”小何说,“再说了,人家成年人谈恋爱,你怎么知道不是你情我愿的?”
    水哥摇头,“这种事我见多了,被坑过太多次我都摸清楚规律了。没什么好讲的了。”
    “江澈,你很好,真的。”水哥一脸纠结地看向江澈,一字一顿道,“但是,你真的碰到我的底线了。”
    “我最受不了艹粉的艺人。”他说,“你不能利用你的美色和金钱以及地位去诱惑人家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水哥义愤填膺地说完,静了一会儿,看向宋意真,语重心长道:“姑娘,你的人生还长,别被男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他一年365天有300天都在片场,他不可能有时间跟你谈恋爱的。”
    宋意真清了清嗓子,温和地笑了笑,看向人的眸光分外坚定,“我既然选择了跟他在一起,就代表我会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演艺事业。”
    水哥愣了一下,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温柔的阳光洒进屋子里,落在女孩那张俏丽的小脸上,她的眼里隐隐透着光芒。她站在江澈身后,看上去柔弱娇小,一副需要人保护的样子,但水哥却从她身上看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韧劲。
    小何清了清嗓子,抬头看江澈,深吸了一口气,问:“澈哥,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你……是认真的嘛?”
    江澈微微侧身,动作娴熟地将宋意真揽进怀里,大方地跟他们介绍:“她是我的妻子,合法的那种。”
    两人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得意外精彩。十几秒的寂静过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惊叹出声。
    水哥:“卧槽!!!”
    小何:“牛逼!!!”
    小何忽然福至心灵,大胆猜测,“难不成,她就是你说的那个初恋女友?”
    江澈轻轻颔首,“嗯。”
    “那你们结婚多久了?”小何问,“澈哥你也太够意思了吧?这么大的事儿都不跟我们讲。”
    江澈挑眉,“我讲过。”
    水哥闻言,和小何对看了一眼,尴尬地笑了笑。
    他们想起来了,江澈好像真讲过,但他俩当他是在开玩笑,还揶揄了一番,说他这种拼命三郎怎么可能有姑娘看得上。
    水哥耸耸肩,赔笑道:“澈哥,我收回我刚刚说的所有话,你就当我是在放屁吧。”
    江澈神色淡淡,“没关系。”
    “三楼的钥匙在电视柜下面,自己拿了去找你们的身份证吧。”
    小何机灵,率先跑到电视柜前找钥匙。
    水哥摸了摸后脑勺,笑着看向宋意真:“那什么,嫂子对不住啊,我俩不知道情况,你别生气。”
    宋意真轻轻摇头,“我没生气。”
    她顿了下,问:“不过,你们原本住三楼?”
    水哥大大咧咧:“对呀,我跟小何住三楼,前几天搬出去的。”
    宋意真淡定地笑了笑,等两人上楼后,这才低声质问江澈:“欸,我来你家的那天,你为什么把三楼给锁了?”
    江澈面不改色道:“他俩睡过的地儿,你睡不合适。”
    宋意真轻哼了一声,伸手戳了下男人的肩膀,不自觉地勾了勾唇。
    她不睡,看都看不得么?想跟她一起睡就直说呀,真是一根筋。
    想到这里,宋意真忽然想逗逗他,她微微踮起脚尖,抬手勾了勾男人的下巴。
    “澈哥哥。”宋意真柔声唤人,“我妈给我打电话,叮嘱我一件事。”
    江澈接话:“什么事?”
    她眨了眨眼,故弄玄虚道:“你低头,我悄悄告诉你。”
    江澈乖乖地低头,侧了侧脸。
    女生搭着他的肩,慢慢靠近他耳朵,轻声细语:“我妈说呀,在a市的时候,我得跟着你,寸步不离。”
    男人轻笑一声,伸手揽过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
    两个人的距离赫然变近,温热的鼻息轻轻纠缠在一块儿。
    江澈垂眸,看向人的眼里满是宠溺,用颇为玩味的语气问:“就像……现在这样?”
    宋意真抿唇浅笑,“差不多。”
    楼上,顺利找到身份证刚准备下楼却意外目睹全过程的水哥,默默地捂住了旁边小何的眼睛。
    小何低声嘟囔:“哥,你干嘛呢?”
    水哥:“少儿不宜。”
    小何:“……”
    ▍作者有话说:
    出了点意外哭辽,晚上应该还有一更,时间先不定吧。
    第17章 [vip]
    送走水哥和小何之后的第二天, 宋意真和江澈也离开了a市。
    回程之路格外顺利,没有遇到像之前那种坏天气。又或许是跟江澈在一起的缘故,宋意真没注意太多细枝末节,3个小时的航程, 有一大半时间她都在睡觉。
    下飞机之后, 司机李叔驱车送他们回了水云间的别墅。
    在他们回家之前, 管家特意来收拾过, 所以家里看起来跟离开前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 餐桌上的百合花换成了白玫瑰。
    宋意真拉着行李箱进房间, 她把叠好的衣服拿出来摆到沙发上,再分门别类地往衣柜里放。理到最后, 空荡的沙发上只剩下一盒包装花哨的杜蕾斯。
    这应该收拾行李的时候,宋意真不小心弄进行李箱里的。
    她眼睫低垂, 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她的视线一瞬不瞬地定在盒子上,未曾移动半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脑海里,某些画面伴随着回忆的浪潮滚滚而来。
    宋意真掩住唇,低声笑了起来。
    在a市的时候,他们同床共枕, 相拥而眠,是那样亲密。那些亲密的接触,现在想起来,仍然会令她忍不住面红耳赤。
    从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随后门被敲响。说时迟, 那时快, 宋意真听到动静, 立马坐到了沙发上, 拿了个枕头把那盒杜蕾斯盖住了。
    江澈倚着门框,好整以暇道:“我收拾好了,你需要帮忙吗?”
    宋意真指了指行李箱,摇头,“不用,我很快就能整理好。”
    “嗯。”江澈也没多说什么,迈开步子就走开了。
    宋意真拿开枕头,把那盒杜蕾斯拿起来,默默地放进了衣柜的隔层里。
    收拾好衣柜之后,宋意真下楼。
    时值正午,太阳正烈。
    明晃晃的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屋里,铺了一地碎金。
    江澈拉上了客厅的窗帘,挡住了外面的部分光线。
    因为回来的时间恰好是饭点,叫阿姨过来做饭不太能来得及,所以他们叫了外卖。
    约莫过了五分钟后,外卖到了。两人面对面坐着吃饭,吃了一会儿,宋意真起身,默默把碗筷移到了江澈的同一侧。
    他看了她一眼,微不可察地牵了下唇角。
    愉快的午餐时光结束,江澈抱着胳膊,闲散地看着人,语气慵懒地问:“宋小姐,我能采访一下你吗?”
    宋意真分外配合地点头,“你问。”
    江澈:“为什么要换过来?”
    宋意真淡淡挑眉,“要如实回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