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澈:“当然。”
    宋意真难为情地撇开眼,眼里露出一抹羞涩,她低声说:“哥哥你秀色可餐。”
    女生手握空拳虚掩嘴唇,轻咳了声,语速飞快地补充道:“我坐你对面容易分神。”
    江澈唇角微微一松,整颗心瞬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愉悦感所填满。
    过了一会儿,他故作正经睨宋意真,轻哼:“这些话都是跟谁学的。”
    宋意真莞尔,没说话。然而她的心却在回答:作为一写小说的,像这种初级骚话,她的储备量还是很充足的。
    午饭过后,江澈在书房里看书练字,宋意真则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登上绿江文学城。
    一个多星期没上来,留言和私信都爆掉了。
    存稿箱里的稿子勉强撑到了前天,最新章下面一片哀嚎。
    ——甜瓜大大,您怎么又又又鸽掉了!
    ——呜呜呜,这回要消失多久呀,太太做个人吧,就剩几章番外了,能不能先写完!!!
    ——看到正尽兴的时候居然没有了,下一步到底怎么发展呀?想不到追个番外还要如此费脑子,都怪大大写得太好看了呜呜呜
    ——给太太敲锣打鼓疯狂打电话,搞快点啊啊啊
    ——程屹你到底行不行啊,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把持得住?甜瓜太太你没有心!
    ——程屹今天开窍了吗?没有。女鹅都做到这份上了,承认喜欢这么难吗?虽然是平行世界,但我好难过哦,这个死傲娇,哼╭(╯^╰)╮
    ……
    程屹是宋意真写的这本都市言情《沙漠遇绿洲》的男主角,番外设定了平行世界,假设男女主在学生时代相遇,互相暗恋。
    目前剧情已经进行到了要告白的地方,两个人只差临门一脚。
    宋意真把所有的想法敲在一个文档里,然后一条条在脑海里模拟,最后删删改改,留下了一条最顺的逻辑发展线。
    番外还剩五章就可以写完了,宋意真列了细纲,避免自己忘记情节而卡文。
    她埋头苦写了一下午,写了两章,修了修错别字之后,一齐发了出去。
    发完之后,宋意真打算给读者讲一下全文完结的大致时间,让大家心里有个谱。
    她打开手机里的日历app,手指轻轻划了一下屏幕,也不知道不小心点了什么,突然跳出几条待办事项提示。
    ——7.4想想送老公什么礼物吧,提前准备不会慌哦。
    ——7.16恭喜你跟江澈结婚整整一年啦!今天不管怎么样,都不可以生气!□□ile!
    ——7.22呼呼,宋意真恭喜你满22岁啦~蛋糕再好吃,也不能多吃,切记!另外,千万不能喝酒,不能喝酒,不能喝酒!!!
    今天是7月的第二天,离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不远了。
    宋意真放下手机,怅然了一会儿。她没想到时间居然过得这么快,一转眼,他们竟然都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不过,究竟该送什么礼物,宋意真压根没有一点儿头绪。
    往年江澈过生日的时候,宋意真就给他做手工糖或者巧克力。但如果结婚纪念日也送这个,那肯定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宋意真希望他们能过一个特别的周年纪念,最好是能够刻骨铭心,记一辈子的那种。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宋意真索性就不想了。她登上绿江后台,在最新章节添加了一段“作者有话说”。
    她给自己立了一个七天内全文完结的flag。
    发出去之后,宋意真关掉电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动了动四肢,活动筋骨。
    在房间里锻炼了一会儿,桌面上的手机响了。
    宋意真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宁雪发来的消息。
    【雨加雪】甜瓜大大,终于更新了,不错啊!
    【雨加雪】我看了你的最新章,男女主吻戏未免也太欲了吧!短短数日,你竟然进步这么大,看来婚姻生活过得挺滋润的嘛~
    宋意真老脸一红。
    【冰糖葫芦】别乱说。
    【冰糖葫芦】我会害羞的。
    【冰糖葫芦】宁宁,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雨加雪】你说。
    【冰糖葫芦】结婚纪念日,老婆送老公什么最合适呀?
    【雨加雪】你。
    【冰糖葫芦】?
    【雨加雪】哎呀,我觉得吧,你其实可以亲自去问他。反正你们俩关系好,与其费尽心思准备惊喜,倒不如送彼此都喜欢的礼物。
    宋意真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直接问江澈,她能更快地得到答案。无非是过程尴尬了一些,但总比结果尴尬要好得多。
    ……
    晚饭是在一家日料店吃的,吃完饭以后,江澈驱车带宋意真兜风。
    夜幕降临,城市华灯初上。
    车子慢慢驶离市区,在沿海公路上飞驰一阵后,最后稳稳地停在了浪花翻涌的海边。
    海水的咸湿味随风飘过来,宋意真轻揉鼻尖,抬手将被吹乱的长发往后撩。
    恍惚间听到咔哒一声,像是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紧接着,一道阴影朝她倾覆过来。
    她抬眸,怔愣地撞进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
    江澈紧紧地盯着她,眼里噙着淡淡的笑意,一句话也没说。
    “怎、怎么了?”她被看得有些心猿意马,“我脸上有东西吗?”
    江澈敛眸,伸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
    宋意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立马发现了问题所在。
    她今天穿了一件吊带纱裙,肩膀两边的吊带是系起来的。海边风大,加上车子开得不慢,左边肩膀上的带子被吹散了。
    她正准备说些什么,男人干净修长的手指挑起她肩上的纱带,慢条斯理地帮她系蝴蝶结。
    宋意真撇开眼,下意识屏住呼吸,不敢去看他。
    指腹的温度透过布料传递,伙同男人呼吸的温热,一齐循着某种奇怪的节奏,一点点刺激着她细.嫩.敏.感的脖颈。
    车里,气氛莫名变得暧昧起来。
    明明有凉凉的海风在吹,不知为何,宋意真忽然觉得浑身燥得慌。
    她默默做了个深呼吸,试图用别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澈哥哥,再过十几天,就到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了。”
    她抬眸,将目光移到江澈脸上,“你想要什么礼物呀?”
    江澈指尖一顿,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动了动唇。
    风有些大,他的声音很轻,宋意真没听清。
    她主动靠近了些,示意江澈附耳。
    片刻后,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江澈不紧不慢地说了三个字,不带一丝羞怯,甚至无比坦然——
    “我要你。”
    ▍作者有话说:
    宋宋在江澈面前掉马不远了哈哈哈~
    第18章 [vip]
    有这么一瞬间, 宋意真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她听不见其他纷乱嘈杂的声音,只听得见江澈的声音。
    他对她说:“我要你。”
    语气毫不犹豫,还带了点坦然。
    宋意真挪开眼,刻意让自己不去看他。她紧张极了, 松开的手不自觉地蜷曲, 抓紧了裙子的布料。
    听说一旦夫妻之间打破某种禁忌, 那么他们的关系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宋意真以前不觉得, 但是现在却觉得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就像她跟江澈, 自从有过一次亲密关系之后, 他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内敛了。以前的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句话的。
    宋意真默默地吸了一口凉气,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半晌,肩上一轻, 身边的温热散去,他像是回到了座位上。
    宋意真用余光往旁边瞥了一眼,见江澈端正地坐在驾驶座上,神情平静,仿佛刚才那些令人脸红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一样。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江澈淡淡地笑了一下, 说:“刚刚那些话是逗你玩的。”
    他缓缓摇上车窗,将喧闹的海风挡在了外面。
    车内骤然变暖了一些。
    江澈侧过脸,温柔地看向宋意真,眼神真挚。
    “不过,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认真的。”
    “宋宋, 你要听吗?”
    宋意真点头, “你说。”
    江澈:“我欠你一个蜜月。”
    “如果你愿意的话, 以结婚纪念日为契机,我们去度蜜月,怎么样?”
    “可以是可以。”宋意真犹豫了一会儿,认真注视他,问,“你有足够的时间吗?”
    万一期间又有工作找上门来,那他肯定得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