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澈:“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打算修一个长假。”
    “在这期间,你想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宋意真愣住,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听错了。
    就连他经纪人都吐槽是工作狂的人,居然说想休一个长假。
    “你确定?”她的声音很轻。
    江澈郑重地点头,“我很确定。”
    四目相对,盈盈波光在她眼中流转。
    宋意真轻轻牵起唇角,笑了。
    这一次,她没有犹豫:“好。”
    夜色渐深,海边风也大。
    尽管车灯亮着,但若要是下去走,视线仍然会受阻。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车里,听着海浪的声音,仰躺着看星星。
    座椅被调整过,调成了适合躺着的角度。
    海面之上,漆黑的天幕下,星星点点,格外美丽。
    宋意真半躺在车里,左手被牵着,与他十指紧扣。
    平淡而惬意的时光悄悄流过。
    一切似幻梦般美好。
    从海边回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洗完澡差不多到了十二点。
    宋意真躺在床上酝酿睡意,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她抱着枕头,抬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们好像又分房睡了。
    宋意真:“……”
    就像是一种约定俗成似的,她又习惯性地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也是一样。
    可是这回,她希望他可以主动。
    宋意真躺下来,轻轻闭上眼睛。
    等了好久,门后还是没动静,她实在撑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宋意真醒过来时下意识看了看周遭。她在自己的房间里,陈设都没什么变化,这就证明江澈并没有进来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鼓着腮帮,心里莫名闷闷的。
    宋意真走出房间,径直来到洗手间。
    洗手间是共用的,两个人的东西都放在同一个空间里。
    拿牙刷的时候,宋意真忽然愣了一下。昨天晚上没注意,今天早晨一看,她跟江澈用的洗漱用品都被换成了同款。
    款式和颜色都是她喜欢的,但东西却不是她买的。
    难不成是江澈换的?宋意真在心里疑道。
    可他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宋意真把问题放在心里,静心洗漱。洗漱完之后,她下了楼。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恰好遇上江澈从外面回来。
    他拎着两个牛皮纸袋,里头冒着腾腾热气,食物的香味飘在空气里。
    江澈轻轻扬了扬手里的袋子,对她说:“我买了早饭。”
    宋意真问:“有什么?”
    江澈:“灌汤包、烧卖、馄饨还有玉米。”
    宋意真把鞋又换了回去,接过他手里的一个纸袋,默默往客厅里走。
    东西都是她喜欢吃的,她没必要再出去一趟。
    宋意真坐下来,把餐食从袋子里拿出来,漫不经心地问:“洗手间里的东西,你有没有换过呀?”
    “没有。”江澈淡淡道,“不过,前几天管家跟我说洗漱用品该换了,我给了她一点意见。”
    宋意真忍不住笑了下,吐槽道:“我用粉色ok,但总觉得你也用粉色有点奇怪。”
    “管家她做事一向严谨啊,怎么这回犯这种错误?”宋意真好奇地问,“哥哥,你到底跟管家说了什么?”
    江澈敛眸,面不改色道:“……没什么。”
    他只是……想跟她用情侣款而已。
    哪知道管家的审美那么差。
    早知道,他就自己挑了。
    安静地吃完早饭,江澈从冰箱里拿了两瓶酸奶,他递了一瓶给宋意真,问她:“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宋意真接过酸奶,用吸管戳开,“学习,做翻译任务,有空就练练瑜伽。哥哥,你呢?”
    江澈:“看剧本。”
    宋意真:“挑剧本吗?”
    江澈:“之前一直在忙,很多项目找过来,我都没时间看。现在刚好有空,可以好好看一看。”
    宋意真:“一般都会有什么样的剧本找你?”
    江澈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笑。
    “无厘头喜剧,家庭伦理,抗战片,历史片,爱情片……反正,你能想到的,基本上都有。”
    宋意真静了一会儿,噗嗤一声笑出声,“说实话,我很难想象你演那种家长里短的婆媳剧。”
    她顿了下,问:“这种片子你应该不会接吧?”
    “看情况。”江澈说,“如果故事够精彩,瑕不掩瑜的话,我也可以接。”
    “欸,我问你一个问题啊。”宋意真道,“如果有一天你过气了,你还会继续当演员吗?”
    江澈想了想,淡淡道:“如果没戏拍的话,我应该不会再继续当演员了。”
    宋意真:“为什么?当演员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
    当初他那副放弃家业也要进演艺圈的架势,差点把她吓到了。宋意真从来没见过江澈对什么事情这么执着过。
    仅仅因为收入低微而放弃的话,那他之前的坚持和倔强岂不是没有意义了?
    江澈从容不迫道:“我得挣奶粉钱,不能没有收入。”
    挣奶粉钱?他怎么可能缺奶粉钱啊,再说了他又不靠奶粉活着。
    等等!奶粉钱?!
    当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奶粉钱”这三个字背后的含义,非常不争气地红了脸。
    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怎么脸红了?”
    江澈关切地问:“宋宋,你不舒服吗?”
    宋意真伸手摸了摸脸颊,拿着酸奶站起来,往花园里走。
    “有点闷,我去透透气。”
    .
    在花园里走了一圈回来,宋意真发现江澈已经不在客厅了。
    她把手上的酸奶盒扔进垃圾桶,上楼去书房学习。
    宋意真听听力、刷题,江澈则在一旁看电脑,应该是在处理邮箱里的剧本。
    两人各自做事,互不打扰。
    宋意真写完一套题,休息的空档,一道温和的目光朝她这边看过来。
    四目相对,宋意真轻声问:“有事?”
    江澈温声道:“还觉得闷吗?”
    宋意真摇头,“没有了。”
    江澈“嗯”了声,“那就好。”
    说完,他又垂眸,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脑屏幕上。
    邮箱里有很多剧本,江澈看过之后会按照意向程度做一个标记,然后给人答复。
    过去的两个月,他陆陆续续看了十几个剧本,几乎没有一个对他胃口。
    江澈揉了揉鼻梁,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处理邮件。他正准备要继续的时候,以前合作过的刘导给他发了个消息。
    【刘导】江澈,我之前给你发的那个项目,你有兴趣吗?
    【澈】您是指《七号灯塔》那个悬疑推理剧吗?
    【刘导】对。剧本你看过了吗?感觉怎么样?
    【澈】整体上还可以,不过我觉得推理的部分稍微有些弱,有些地方逻辑不能自洽。
    【刘导】你能不能具体说说呢?
    江澈看剧本的时候,习惯性会写一些观后感。他找到自己写好的文档,给刘导发了过去。
    【澈】[七号灯塔.docx]
    十分钟后。
    刘导又发来消息。
    【刘导】我看过了,你读的非常认真。我会把你的意见给编剧看看的。那你呢,你有意向加入吗?
    【刘导】我个人觉得你还蛮适合男主角乔慕这个角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