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意真:“……”
    话说回来,他给她打赏十万块,绿江收一半,最后她只能拿到五万,再加上扣税,七七八八算下来,确实不怎么划算。
    宋意真仔细思考了片刻,做了一个简单的推理,而后鼓起勇气问江澈:“我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你真的是碰巧遇到我的吗?”
    空气里陷入短暂的寂静当中。
    餐桌上,花瓶里的月季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随着微风在空气里散开。
    江澈看着宋意真,目光一点点变得热切,他沉默了一会儿,毫不掩饰道:“不是巧合。”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桌面轻轻敲了两下,语气笃定:“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
    宋意真的心咯噔了一下,呼吸微微一滞。
    “你想……确认什么?”
    江澈敛眸,淡淡地勾了勾唇,“你是甜瓜。”
    陈述句而非疑问句。这代表,他已经有了答案。
    宋意真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轰地一下,崩塌了。
    她坐在椅子上,难为情地低下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脸颊渐渐染了一抹绯色,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得越发滚烫。
    “江澈。”静了半晌之后,宋意真忽然连名带姓地叫他。
    这让坐在她对面的江澈赫然一愣,“嗯?”
    女生抬起头,漂亮的眼睛里沁了一层细细的轻雾。她的眼眶红红的,声音也软了不少:“你是不是生气了?”
    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迈开步子绕过来,走到她身边。
    他一手搭着椅子边缘,轻轻弯腰,温声道:“对,我生气了。”
    宋意真侧过身子,微微昂起脑袋,红着眼睛看他。
    “那怎么办呀?”她吸了吸鼻子,小声说,“我哄哄你的话,你会原谅我吗?”
    “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头顶传来一道淡淡的笑声,忽然,一张帅气的脸在眼前放大,唇边扫过一阵温热。
    他的指腹轻轻勾了下她的下巴,沉声开口:“你在外面天天叫别人宝贝,怎么跟我就这么生分?嗯?”
    宋意真下意识道:“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江澈抬起脸,看着宋意真,一字一顿,“宋宋,你说说看,哪里不一样?”
    宋意真紧抿着唇,不吱声了。
    那么难为情的话,她讲不出口。
    不经意间想起江澈刚刚的表现,宋意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其实没有因为她编排他而生气,而是吃醋了。
    宋意真万万没想到,江澈居然连读者的醋都吃。
    “宝贝们”只是一种称呼而已,就跟“姑娘”“小伙子”类似,不带任何暧昧的感情色彩。
    她相信他不可能不懂。
    宋意真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喃喃轻语:“你真的不生我气吗?你不介意我用你的故事吗?”
    “无伤大雅。”江澈说,“我不介意。”
    “倒是你,怎么还哭上了?”
    男人的手轻抚她的脸,动作温柔地擦拭她脸上的泪痕。
    “我忍不住。”宋意真低声说,“这半个小时里,我的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我现在需要发泄一下,没关系的。”
    等宋意真调整完心情,江澈已经把碗筷和餐桌都收拾好了。
    因为吃了东西,宋意真和江澈上楼之后又去刷了一次牙。刷完牙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出洗手间。
    来到卧室门口,宋意真搭上门把手正要进去,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她拦下。
    江澈个子高,站在她身后,保持这样的动作,像极了壁咚。
    宋意真忽的想起什么,轻易转身,踮起脚尖亲了下江澈的右脸颊,莞尔一笑:“哥哥,晚安。”
    说着,她便又要去开门,结果第二次被拦下。
    宋意真不明所以,“……?”
    “甜瓜大大。”男人忽然凑近,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颊,“用了我的故事,版权费是不是该结一下?”
    “你想怎么结?”
    话音刚落,细密而温柔的吻铺天盖地落下来。
    缠绵热吻的空档,江澈低声问:“就这样结,可以吗?”
    “宝贝儿。”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超可爱的rita”,灌溉营养液
    读者“知梦”,灌溉营养液
    读者“白茶清欢”,灌溉营养液
    读者“echo”,灌溉营养液
    读者“爱吃樱桃的喵喵”,灌溉营养液
    读者“席安”,灌溉营养液
    读者“更新”,灌溉营养液
    读者“云芙”,灌溉营养液
    读者“看不见我鸭看不见我”,灌溉营养液
    读者“北伊=^_^=”,灌溉营养液
    读者“森森森森”,灌溉营养液
    第21章 [vip]
    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将女生整个人包围, 慢慢地将她的理智彻底瓦解。她轻轻地“嗯”了声,顺势抬起头,积极迎合。
    夏夜的风带了点燥热,吹在两人身上没半点消解热意的作用。
    被江澈抱着亲了半天, 宋意真有些站不住, 双腿微微发软。
    感受到她的异样, 江澈轻轻松开她。
    男人低头, 见宋意真面色酡红, 双眼迷离, 眼里沁着薄雾,像是醉了酒似的, 心下一动。
    “累了?你要不去休息吧。”说着,他的手绕过她的身侧, 帮她开了房门,“很晚了。”
    宋意真站在门口,一瞬不瞬地瞧他,一脸错愕。
    她的脸上愈发滚烫,心底最诚实的欲.念驱使着她,顾不上羞耻, 伸手扯了扯江澈的衣角,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男人眼眸低垂,一双桃花眼水波潋滟,噙着淡淡的笑意。
    江澈勾唇,看上去心情很好, “宋宋, 你这是在邀请我?”
    宋意真抿着唇, 闻言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都做得如此直白了, 没想到江澈比她还直白,非要逼她亲口承认不可。
    宋意真脸皮薄,受不了,赌气似的扔了句:“才没有。”
    她转身进屋,人还没站定,身后贴上来一阵温热,随后门被关上。
    “你干嘛跟进来?”宋意真咬唇,轻声嘟囔。
    江澈扶了扶她的腰,掌心的温热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给她,他从背后环抱住人,语气比任何时候还要温柔,“那我邀请你,你愿意吗?”
    宋意真转过头,忍不住嗔了他一眼。她抬起右手,食指蜷曲,轻轻地挠了一下男人性感的喉结,温声细语:“你低头,我就告诉你。”
    江澈照做,下一秒,女生的声音萦绕在耳畔,“我愿意。”
    这个回答像是一根针,捅破了隔在两人之间的那层朦胧的窗户纸。
    男人化被动为主动,没再犹豫。
    两人从门口一路吻到床上,情到浓时,宋意真羞赧得不行,她伸手要去关灯,径直被拦住。
    她扭过头,难为情道:“哥哥,你别看我。”
    宋意真总觉得,她此刻的表情,一定特别不要脸。
    “宋宋。”江澈的声音低哑,近在耳际,又酥又磁,“你看着我。”
    床边留了一盏温黄的灯,灯光轻柔,不甚浓烈,足够这对恋人看清彼此。
    宋意真转过脸,眸光撞进那双熟悉的眼睛里。细细再看,她在他眼里又捕捉到了别的情绪。
    “你看到了什么?”
    宋意真怔愣道:“你呀。”
    他的发梢微湿,精致好看的五官被光线衬得柔和。然而灯光遮不住他已然红透的耳朵,也没掩住那双藏匿星河的眼睛里散出来的猛烈爱意。
    男人的手慢慢覆上她的,轻轻拨开她的十指,让她与他双手交握。
    “我的心情跟你一样。”江澈的喉结轻轻滚了滚,语气分外认真,“但,我想记住你现在的样子。”
    “宋宋,你很漂亮。”他说,“在我心里,没有谁比你更美丽。”
    这样的告白比潮水更凶猛,像是夏日里的狂风骤雨,席卷过宋意真的心。
    潮涨潮落,来来回回好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