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戴了副金丝边框眼镜,微低着头,黑发十分自然地垂坠着,看上去又轻又软,敛收锋芒。
    夕阳透过落地窗洒在客厅一角,静静地落在他身侧,光影色调不一,勾勒出一张极富少年感的脸。
    恍惚间,宋意真好像看到了那个曾经在绿茵场上飞驰的少年,像是一道闪电,在她的青春里划过,肆意又张扬。
    而这道光,如今就在她面前,成了要跟她共度余生的人。
    莫名的,她觉得心里某处暖烘烘的。
    角落里,注意到宋意真的存在,江澈放下书,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宋意真回神,迈开步子走过去。
    她十分自然地坐到了江澈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温声道:“我睡了多久?”
    江澈瞥了眼腕表,薄唇轻启:“四十分钟。”
    宋意真唇角微松,“那还好。”
    江澈:“嗯,不算很久。”
    宋意真:“你在看什么书?”
    江澈把书拿起来,翻了面给她看封面。
    《小王子》,法·圣埃克苏佩里著。
    “要一起看吗?”江澈问。
    宋意真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福至心灵,清了清嗓子,娇嗔道:“我眼睛疼,老公你念给我听,好不好?”
    话音刚落,忽然从某个房间里传来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
    宋意真猛地惊了一下,循声往某个方向看过去。
    她愣了一瞬,问江澈:“家里还有人?”
    没等江澈回答,宋意真就看见一抹娇小的身影从洗手间里出来。
    女生冲她打了个招呼,强忍住笑意,语速飞快道:“那什么,哥,嫂子,我先走了啊,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说完,人便急匆匆地走了。
    宋意真低头,难为情地咬了咬牙,轻声问:“你妹怎么在这儿?”
    江澈一脸云淡风轻:“她来给我们送水果。”
    “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一声?”宋意真羞赧道,“丢死人了……”
    男人抬眸,一双桃花眼温柔似水,一瞬不瞬地瞧着她。
    江澈抬手勾起女生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四目相接,温热的呼吸轻轻交缠。
    江澈唇角微勾,“继续吗?”
    宋意真低声嗫嚅:“继续什么?”
    江澈翻开书页,指了一段,“读给你听。”
    宋意真把头埋在他肩侧,闷闷地回:“你读吧,我听着。”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
    像是故意似的,他忽然凑近,凑到她耳边去念,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清晰地,说给她听。
    “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原本打算以此缓解尴尬,然而一整段听下来,宋意真的脸更红了。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宋意真忽然觉得,网友们支的招真不靠谱,至少她实施起来没有一样是成功的。
    到头来,说不定跟江澈之间的信任感没加深多少,她在公婆面前的形象先崩塌了。
    安静了一会儿,宋意真抬起脸,万分纠结地看着他,“江澈,以后你家里人会不会觉得我……特傻呀?”
    江澈从容不迫道:“叫一声老公,我就告诉你。”
    宋意真一字一顿:“老公。”
    “声音甜一点。”他说着忍不住笑了,“就像之前那样。”
    宋意真眼泪都要出来了,“你也笑我!”
    “不会的。”江澈说着,语气分外笃定,“他们只会觉得我俩天造地设。”
    听他这么说,宋意真一下子被哄住了,“真的?”
    “因为……”江澈捧起她的脸,粲然一笑,加重了语气说,“咱们俩是一对傻子。”
    ▍作者有话说:
    犯傻也得有人陪着演嘛。
    讲个好笑的事:我写完女主睡着那一段,我也睡了,然后睡醒了又继续写qwq
    爱捉虫,如果提示有修改可以不用管嗷
    注: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出自《小王子》
    感谢:
    读者“翎羽”,灌溉营养液
    读者“食余”,灌溉营养液
    第24章 [vip]
    别墅小区门口, 一辆红色的宾利停在路边。
    夕阳的余晖透过树叶罅隙落下来,树影随风晃悠,轻轻晃过车身。
    车窗缓缓降下,一个保养良好的中年美妇人从里面探出头, 慢悠悠摘下墨镜, 冲不远处的少女招手, “淼淼, 这边。”
    江淼朝人点头示意, 她绕到一边, 拉开车门,利索地上了车。
    随后, 车窗升上去,茶色玻璃将外面的世界和车里隔开。
    驾驶座上, 江母一脸激动地问:“怎么样了?你哥和你嫂子,他们的关系有进展吗?你哥什么态度啊?”
    母亲的一连串发问,让又累又渴的江淼一时难以招架。她拿起手边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平复了一会儿心情说:“看起来挺好的, 妈你就别瞎操心了。”
    原本刚进他家时,江淼见江澈一脸冷漠地在看书,跟她打招呼也是不冷不热,就觉得估计是没戏了。
    哪知道,她不过是去借了个厕所, 上完洗手间正准备出来时, 却意外听见了那一声娇滴滴的撒娇, 差点没把她直接送走。
    江淼想起宋意真坐在江澈腿上的那个画面, 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关键是,他哥压根就没有把人推开的意思,那一脸享受的样子简直是世界奇观。
    依她看,她哥和嫂子的感情好得很,你侬我侬的,没有半点嫌隙,根本就不像她妈脑补的那么惨。
    “淼淼,我跟你讲,你千万别被你哥给迷惑了。”江母眯起眼,一本正经地分析,“他可是拿过最佳男主角奖的人,他是我们家里最会演戏的,谁演得过他呀!”
    “当初我和你爸撮合他跟你嫂子,他一开始还不同意,说不想那么早结婚。”江母哂笑一声,“被我们好说歹说给说动了,好家伙,新婚之夜就飞出国拍戏去了。”
    “你见过这么过分的人么?天大的事儿能比新婚夜还要大吗?”江母越说越激动,“人家真真多好的姑娘啊,一心一意喜欢他那么久,他倒好,一点儿也不知道珍惜。”
    “……”
    江淼越听越不得劲,话到嘴边好几次,却发现自己完全插/不/进/去。
    等江母冷静下来,她才说:“妈,嫂子当时才21岁,还在念大学,哥不想那么早结婚不是很正常嘛。”
    “再说了,他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嫂子吗?”江淼回忆起当初婚礼上的点点滴滴,“婚礼那天的告白,我觉得他是真心的。”
    “人家两个人的事儿,咱们怎么可能比当事人还清楚?”
    “喜欢不喜欢,看眼神就知道了呀。”
    江母摇摇头,笃定道:“淼淼,你可不能被你哥骗了。婚礼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他用眼药水,他的眼泪根本就不是真的。”
    江淼:“……”
    江母:“嗐,扯远了。淼淼,你就告诉我,你进屋之后,都看见啥了?”
    江淼咬了咬牙,尴尬地笑了笑,“妈,那画面太美,我讲不出口。”
    江母:“……?”
    江淼:“反正就是嫂子向哥哥撒娇,哥哥好像没有反感。他们两个看上去蛮亲密的。”
    江母一脸震惊:“真的?”
    江淼郑重地点头,举起手说:“如果我说谎,我爸就胖40斤。”
    江母:“……”
    江淼挽过江母的胳膊,柔声道:“妈,你看哥哥这不是悬崖勒马,放下工作回来了嘛。”
    她顿了下,补充道:“这证明他还有救,不是吗?”
    江母沉默了一会儿,不咸不淡道:“再观察观察吧。”
    说完,江母拨了一个号码。
    江妈妈的一通电话打乱了宋意真和江澈原本的下厨计划。
    挂断电话后,宋意真回房间里打开行李箱,把自己准备的礼物装了进去。
    江澈提醒她:“你最好再带几件衣服。”
    “我妈很可能留我们在那边住。”
    宋意真怔了怔,“我们就隔了一条街欸,回来不是很方便吗?”
    江澈讳莫如深地笑了笑,“你听我的,准没错儿。这不是近不近的问题,是我妈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