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着,宋意真忽然笑出了声。
    江澈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
    “笑什么?”
    宋意真抿了抿唇,温声道:“我终于知道了嫁给一个演员有什么好处。”
    江澈淡淡地挑眉,“说说看。”
    宋意真抓着江澈的手,认认真真地分析道:“你知道那种乙女向的游戏吗?”
    江澈:“知道一点。”
    宋意真:“人家游戏里会设置不同性格的美男,供女主去攻略。什么霸道总裁,高冷王子,腹黑小狼狗,可爱治愈系小奶狗,阳光美少年之类的,几乎是应有尽有。”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江澈,轻咳了一声,缓缓道:“什么样的角色,你都可以演。”
    江澈挑起她的一缕头发轻轻绕,一脸玩味道:“你这是在暗示我,换不同风格来一次么?”
    宋意真愣了一下,差点被口水呛到,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不是……唔……”
    话还没说完,男人的吻便落了下来。
    她情不自禁地迎合,默默承受来自于他的炽烈情意。
    两个人都知道家里还有别人在,也不敢玩太过火。纵情至深时,本该释放出来的情绪被热烈的吻堵着,化成一声声呜咽,藏在薄被之下。
    这种克制的放纵,恰恰又让这场极致的欢愉盛宴变得刺激起来。
    高潮迭起的夜,宋意真终于知道了一个男人的精力究竟可以旺盛到什么程度。
    意识模糊的那一秒,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如果他只要一个吻,那就给他一个吻。
    ——除此之外,千万别多嘴。
    第三次经过江澈房间的时候,江妈妈喝了一口柠檬水,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放在了门上。
    正准备敲门的时候,江淼拽住了她。
    “妈,人家睡个懒觉怎么了?你非得现在叫他们起床吗?”
    江妈妈没好气地看了江淼一眼,杀了一记眼刀过去,指了指走廊尽头。
    江淼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热烈的阳光透过窗户落进走廊,衬得走道尽头的那盆绿植愈发翠绿。太阳的确已经升的很高了,再过不久,都可以吃午饭了。
    江妈妈:“你哥肯定通宵玩游戏了,害得你嫂子也睡不好。你说他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甚至连你都不如。”
    “你看你熬夜也不至于睡到中午都不起来吧?”江妈妈哼了一声,“我看他啊,就是进娱乐圈,跟人学坏了。他以前不这样的。你哥以前只有通宵学习的份儿,什么时候通宵打过游戏?”
    江妈妈把手里的茶杯递给江淼,抬起手放在门上,过了一会儿又放了下来。
    “算了,真真也不容易,让她多睡会儿。”
    江妈妈拿着杯子慢慢往外走,边走边咕哝:“欸,淼淼你说,你哥究竟有哪儿点好?怎么就把你嫂子迷得神魂颠倒欲罢不能了呢。难道是靠颜值吗?”
    江淼抱着胳膊,淡笑一声:“或许吧。我哥那张脸,确实够祸国殃民。”
    说着她忽然想起昨晚撞见她哥主动吻嫂子的画面,莫名觉得她哥在嫂子面前肯定特别骚,根本就不像是她妈想的那样。
    她瞥了江妈妈一眼,不咸不淡地来了句:“妈,这很简单啊,等我哥熬夜熬丑了,嫂子就会不喜欢他了。”
    江妈妈脚下一晃,手一个不稳,差点把杯子给摔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住手里的茶杯,默默地看了江淼一眼,“赶明儿我去你小姨那儿给江澈办张美容卡,让他定期去保养保养。”
    江淼忍不住笑出了声,“妈,您可太逗了哈哈哈哈……我哥要是听见您这话,估计觉也不睡了,直接从梦里醒过来哈哈哈……”
    笑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江淼转身,看见江澈从房间里出来,一脸神清气爽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通宵打过游戏的人。
    江淼:“哥,你怎么现在才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江妈妈在一旁灵魂注视,一句话没说。
    江澈没回,直接岔开话题:“家里有红糖吗?”
    江妈妈突然会意,“真真不舒服么?”
    江澈点头,“有点儿。”
    “我给她煮点热茶。”
    江妈妈:“你长时间不回来,估计家里东西在哪儿都忘了,下楼直接问阿姨就可以了。”
    她说着要往江澈房间的方向去,“我去看看她。”
    江澈拦下她,“您先别去。”
    江妈妈微愣:“为什么?”
    江澈:“我老婆害羞。”
    江妈妈摆摆手,“她跟你说这事儿当然害羞,跟我就不一样了。”
    江妈妈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味来,一脸惊喜地看着江澈,问:“你刚刚说什么?”
    江澈:“我老婆害羞。”
    从江澈口中听到“老婆”这两个字,积攒了一个上午的郁闷一扫而空,江妈妈的心情都愉悦了不少。
    江妈妈的脸上瞬间绽放出明媚的笑容,开心地说:“行吧,那你照顾她吧,我就不瞎掺和了。”
    “对了,儿子。”江妈妈拍了拍脸颊,一脸认真道,“男人也要注意保养。”
    说完,她就拉着江淼下楼了。
    江澈一脸莫名其妙,没把江妈妈的话放在心上。他在楼下煮好红糖姜茶,又弄了些热食,拿了个托盘一起端着上楼。
    他们的房间里自带一个卫生间,宋意真洗漱完从里面出来,恰好看到江澈端着食物进来。
    江澈:“肚子还疼吗?”
    宋意真摇摇头,下意识拨了拨头发遮住自己的脖颈和锁骨。
    跟全身的酸痛比起来,小腹的那么一丁点儿痛感真的不算什么了。
    ▍作者有话说:
    终于放假了,2号到8号,我会努力更新的!
    第28章 [vip]
    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 宋意真发现自己来例假了。
    当时她的第一反应是,还好不是昨晚来的例假。要不然,她觉得她可能会给江澈造成不小的阴影。
    宋意真的身体一向不错,没有痛经的烦恼。例假第一天偶尔会痛, 但疼痛一般都比较轻微, 并非难以忍受。
    江澈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大步流星地走到宋意真身边, 扶着她到桌子前面坐下来。
    “手还有力气吗?”江澈一脸关切道, “要不要我喂你?”
    宋意真怔忪了一秒, 心想自己还没有娇弱到这种地步。但要是他想喂她吃饭,她觉得她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于是, 宋意真咬唇,清眸里沁着水雾, 弱弱地说:“要。”
    江澈挨着她坐下,指了指托盘里的食物,慢条斯理地问:“先吃哪个?”
    宋意真垂眸,目光轻轻扫过托盘里的几碟菜和清粥,很快选定目标,“喝粥。”
    江澈拿起勺子, 舀了一勺粥,先吹了吹,自己尝了一口,确定不烫,这才递到宋意真嘴边。
    二十分钟后, 吃完饭的宋意真精神了不少, 脸色也比刚起床的时候红润得多。
    江澈:“你要是难受的话, 可以卧床休息。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宋意真轻轻揉了揉肚子, 眨了眨眼,“我还好,没有特别难受。”
    “这是在家里,你不用硬撑。”江澈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多休息休息。”
    宋意真愣了一下,郑重地点头,“好。”
    就像有一种冷叫做妈妈觉得你冷,在他们家,有一种难受叫做老公觉得你难受。:)
    尽管小腹没有痛得厉害,但宋意真的腰和腿都特别酸,她乖乖地听江澈的话,在屋里活动了一阵,消食之后就去床上休息了。
    夏季炎热,房间里开了空调,门窗都关着。凉丝丝的风吹在人身上,特别舒服。
    宋意真拿着手机看q.q.空间,翻相册里的照片。她的相册设置了隐私权限,除了她和江澈,其他人都看不到。
    重温过去的照片,宋意真发现自己她以前看起来挺傻气的。齐刘海,剪刀手,万年不变的蓝白条校服,笑起来露一排洁白的牙,仿佛那样就是最好看的。
    她跟江澈不同级,她读初中的时候,他在读高中。三中有初中部和高中部,虽说同在一个学校,但相隔甚远。要不是住得近,他俩或许没什么见面的机会。
    三中有食堂,学校规定学生都得在食堂里吃饭。宋意真还记得,他们俩每天中午会一起吃饭,然后沿着一条清静的小路散步,有时候会聊聊当天的趣事,或者交流学习的心得。即使一句话不说,只是并肩行走,时间也莫名消失得很快。
    那时候,江澈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人长得又帅,是连食堂阿姨见了都忍不住给他多打一点菜的存在。
    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宋意真免不了跟他暗中较劲。初中三年,他一直都是她的榜样,也是她的对手。
    直到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江澈要出国念书。在机场,他跟每个人拥抱道别,最后到她的时候,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好好读书,不要早恋。”
    那天晚上她回家,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的那句话。情窦初开的年纪,她的心里好像有点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天天见面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一旦分开,思念就会像藤蔓一样疯长,缠绕住人的心,一圈又一圈,理不清剪不断。
    少年的叮嘱,像是蛊惑又像是魔咒,把年少的宋意真圈在了一个名为“暗恋”的笼子里。
    她悄悄地把那份心思藏匿起来,更加认真努力地学习,想要跟他比肩。
    上高中的时候,学校每次开表彰大会,宋意真基本上都会在台上。拿着奖状接受全校同学的目光时,她偶尔会想,如果江澈也在台上就好了。
    后来,他进了娱乐圈,她念了西语,那份执念便被她埋在了心底最深的角落里。
    事实上,成为他的妻子这件事,带给她的快乐远远大于与他同台。
    因为她知道,这辈子,他们会一起并肩走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