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宋意真遇到一个吃冰棍的小男孩,忽然有点馋了。于是,她打开了手机里的外卖软件。
    因为来例假,江澈不准她吃冷饮以及生冷的食物,就连凉性的水果也不让她碰。
    忍了这么多天,她终于可以好好放肆一下了,点外卖的手根本就停不下来。
    然而到付钱的时候,宋意真还是小小的犹豫了一下。
    以前有过暴饮暴食得急性肠胃炎的惨痛经历,慎重考虑过后,宋意真最后只点了两盒哈根达斯冰淇淋。
    一个是香草味,一个是巧克力味。
    外卖送到的时候,是下午四点钟,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宋意真一个人。
    她盯着手机怔愣了好久,最后还是忍住了给江澈发消息的念头。
    他今天出门有事,现在还没回来,应该说明他在忙。
    宋意真把两盒冰淇淋放进冰箱冷冻室里,紧接着就去沙发上躺着小憩。
    眯了没多久,她恍惚间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宋意真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扭过来看向玄关的方向。
    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男人微低着头,眉眼干净。
    宋意真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起来,趿着拖鞋奔向人。
    她跑到他面前站定,胳膊抬到一半又放下来,温柔地笑道:“澈哥哥,欢迎回家。”
    江澈不经意间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抬起头,没说话。
    他伸出手,十分自然地揽过她的肩,将她拉进怀里。
    有个认识的导演来c城出差,约江澈见一面。从早上八点多出门到现在,他们有八个小时没见面了。
    放在以前,宋意真根本不会觉得八个小时有多久,而今天不知怎的却格外漫长。
    “澈哥哥。”女生娇嗔一声,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多甜多软,“你是不是对我下蛊了啊?”
    似乎是被她的这番言论给惊到,男人低声笑了笑,慢慢松开她。
    他抬手勾起她的下巴,垂眸对上她的视线,眼神里满满的宠溺,“说说理由。”
    宋意真清了清嗓子,大言不惭道:“你不在,我超级超级想你。”
    江澈抿着唇,故作姿态:“你以前上学的时候,可没这么想我。”
    他顿了下,继续道:“等你之后去西班牙,你还会这么想我吗?”
    宋意真微微一愣,一瞬不瞬地看他。他的眼里噙着淡淡的笑,语气里也没什么责备的意味。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是在吃醋,跟学习较劲。
    “没有,我以前也想你。只不过……”宋意真喃喃道,“只不过,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可以很好地抑制住对你的那份想念,把它们变成一种无声的动力,支持我好好生活、好好学习。”
    “可现在不一样,此时此刻,你就在我身边,我……我……”
    说到这里,宋意真忽而结巴起来,后面的话太过于肉麻,光是想想就唇齿发麻。
    她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把后半句给咽了回去,“算了,不说了,太丢人。”
    江澈抱住她,侧过脸,薄唇落在她耳畔,沉声开口:“宋宋,喜欢我并不丢人。”
    宋意真闻言心尖一颤,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沉默良久,宋意真调整好呼吸,缓缓开口:“澈哥哥,我买了冰淇淋,我们一起吃吧。”
    江澈静了静,“你现在能吃冷饮了么?”
    “嗯。”她用十分笃定的语气说,“可以了。”
    江澈:“吃完晚饭再吃。”
    宋意真:“好。”
    落地窗前,夕阳洒下点点碎金,铺了一地。
    女生的手肘撑在桌面上,手捧着脸,笑容灿烂:“澈哥哥,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澈眯起眼,佯装不知,困惑道:“你生日是下周。”
    宋意真的笑容淡了几分,“你逗我玩儿呢?”
    前些日子,她还提过这事儿。那天晚上在海边,她问他结婚纪念日要什么礼物,他回答了一句“我要你”。
    那场景,宋意真仍然历历在目。她不信江澈会忘。
    江澈没什么大的表情变化,从善如流道:“那你说说看,明天是什么日子?”
    宋意真努了努嘴,安静了好一会儿,最后主动岔开话题:“我想问你一件事。”
    她把手机上那张关于《七号灯塔》阵容的那张图递给他看,“这是真的假的?”
    话题突然从明天是什么日子转换到工作方面的事儿,江澈一下子难以适应。
    他敛了敛眸,正色道:“宋宋,今天我去见的人,就是刘光导演。他跟我在约这部戏,想让我演男主角。”
    宋意真忽然有种被彩/票/砸中的感觉,突如其来的惊诧把她的整颗心填得满满的,“怎么可能?”
    “你……答应了?”宋意真深吸了一口气,幽幽道,“你不会因为我,降低你接戏的标准吧?”
    “万一以后你粉丝知道了,说不定会骂我拉低你的水准……”
    江澈摇头,很认真地回答她:“不会的,宋宋,我看过剧本,这个故事很优秀。
    “目前我和导演唯一的争议点是,我想演男二,而刘导想让我演男一。”
    今天他跟导演聊了剧本,改动后的剧本人物形象更饱满更合理了。他之所以要挑战男二号,是想要过把瘾。
    宋意真费了好一番功夫消化他的话,以及平复心情。
    她完全没想到,这个剧居然真的被知名导演接过去了。这对于她而言,是莫大的荣耀。
    宋意真仔细琢磨了一阵江澈的话,随后问他:“你是觉得男主角太过于阳光,跟你以前的角色撞型么?”
    江澈点点头,不可置否。
    宋意真从容地说:“其实,男主只是用表面的阳光来掩饰内心的脆弱。这个人物的复杂性不亚于男二号。我反倒觉得,某些时候,男一号更接近真实的你。”
    “试戏、定角再到最后官宣,应该有不少的流程要走。哥哥你现在就下决定,或许还太早了。”
    “……”
    噼里啪啦说完一大段,宋意真有些口渴。喝水时不经意间瞥到江澈,见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宋意真赫然愣了愣。
    江澈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她,这令她多多少少有些受宠若惊。
    “怎么了?”宋意真放下水杯,微微蹙眉。
    江澈轻启薄唇,温淡地开口:“明天是7月16号,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话题突然跳回来,这下轮到宋意真感觉不适应了。
    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就像在坐过山车似的,起伏不定。
    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只见江澈从身后的黑色背包里拿出一张手绘贺卡。
    贺卡划过桌面,被递到她的面前。
    宋意真垂眸,视线慢慢地定格在面前的这张贺卡上。
    贺卡的封面写了三个字——邀请函。
    她拿起贺卡,轻轻打开,两行遒劲有力的钢笔字映入她的眼帘。
    ——三年八班的宋意真同学,明天晚上,我想邀请你去三中顶楼看星星。
    ——你愿意吗?
    宋意真看着这行字沉默了许久。
    过去经历过的种种画面在脑海里像电影镜头似的放映,在那么一瞬间,她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十六七岁的少女时代,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小心翼翼又视如珍宝。
    而如今,那份心意无须再藏,他们之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即使一天表达一百次、一千次对彼此的喜欢,甚至都不会腻。
    宋意真咬着唇,眼眶微微湿润,定定地说了两个字:“愿意。”
    江澈抽了张纸巾给她擦泪,动作缓慢而温柔。
    夕阳无限好的当下,无声胜有声。
    良久,宋意真的心情彻底平复。她捏着贺卡,嘴角的笑意止也止不住。
    “不过话说回来……”宋意真敲了敲桌面,不紧不慢道,“关于角色的分析,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江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很有道理。”
    宋意真闻言得意地笑了起来,“你看,我多了解你!”
    江澈笑笑,默默在心里点了点头。
    江澈还记得,结婚前夜,宋妈妈问他:“我女儿单纯又天真,总是傻乎乎的,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他那时候想了一会儿,把闷在心里很久的话都说了出来,“我一直以为,我的心就像一片迷雾森林,不会有任何人闯得进来。直到某天,一个长着翅膀的精灵入侵,她拨开迷雾跑进来,我才发现,我在她面前,几乎是毫无保留。”
    毫无保留地向她分享他的喜怒哀乐,毫无保留地关心她、爱护她,也因此毫无保留地被她看穿。
    她单纯又天真,看上去傻乎乎的,似乎什么也不懂,不谙世事。然而,她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眼看透了藏在他这副皮囊之下的灵魂。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江澈觉得“soulmate”最合适。
    她是他的灵魂伴侣,也是他这辈子命里注定的唯一。
    ……
    “澈哥哥,你想什么呢?”宋意真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么出神?”
    江澈的眼神渐渐聚焦,落在她脸上。他抱着胳膊,打趣道:“宋宋,你书里的男主角,该不会都是以我为原型吧?”
    宋意真忽的沉默了几秒,咬牙轻哼:“才、才没有。”
    她发誓,就那本《沙漠遇绿洲》借了点他的影子,其余的都没有。
    不过,江澈这么一说,反倒点醒了宋意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