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程寻,江淼眉飞色舞,兴致盎然地给江澈讲了讲程寻的实绩。
    江澈:“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江淼:“上个星期。”
    江澈:“……”
    江淼:“你到时候见到他了,帮我要张签名,要个微信,行不?”
    江澈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没可能。”
    江澈深知江淼的三分钟热度,并不想开口答应这事儿,所以拒绝得非常干脆。
    江淼扯了扯嘴角,目光从他脸上挪到不远处的宋意真身上,她轻声问:“哥,如果刚刚这个要求是嫂子提出来的,你还会这么快就拒绝吗?”
    江澈闻言,清冷的眸光沁了几分温柔,薄唇动了动,缓缓道:“不会。”
    江淼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你看你这人,太偏心了。”
    江澈垂眸,“她跟你不一样。”
    他的女孩儿最是长情,一旦喜欢谁,欣赏谁,不会轻易改变心意。
    江淼还要说什么,摄影师已经在喊他们过去了,于是,她把剩下的话吞回肚子里。
    起身走到摄影区的时候,他们跟刚下来的宋意真一家擦肩而过。
    江淼不经意瞥到自家哥哥主动牵了一下嫂子的手,动作十分自然。
    视线再往上,两人互看的眼神很有爱。跟她哥看她完全不是一个样。
    在这一刻,江淼忽然有一点懂,什么叫/做/爱/情的力量。
    以前,她总觉得自己的哥哥是个怪咖,看不懂他。现在她长大了,依然不怎么能懂。
    但是情况还是有了变化,他找到了那个能够懂他,让他释放柔情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江淼忍不住笑了。
    ……
    无数画面定格,一张张照片出炉,拍摄终于到了尾声。
    告别摄影师,又休息了一阵,愉快的晚餐时光开始了。
    拍完全家福之后,大家都变得松弛了不少。
    江淼和宋意真索性脱掉高跟鞋,换上了舒适的平底鞋。
    晚饭过后,天色渐渐暗下来。江岸两侧灯光慢慢亮起来,成为美景的点缀。
    包间里,宋妈妈在放视频,从小时候的照片一直放到长大成人、组建家庭。
    伴随着催泪的音乐,宋意真忍不住湿了眼眶。
    一片温情的气氛里,宋妈妈清了清嗓子,说:“下面,由我来给大家放一段珍贵的影像。”
    台下,宋意真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只手轻轻包裹着她的手,耳边响起江澈安慰的话音。
    “别紧张。”他说,“借这个机会,练练胆子。”
    宋意真深吸一口气,轻轻“嗯”了声。
    ……
    影像开始播放,镜头里最先出现了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儿。
    她倚在门口,慢慢往外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周遭,像是在找什么。
    很快,有一个小男孩出现在画面里。
    小女孩张望时看到了他,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外,定定地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小男孩。
    待他走近,她先开口,奶声奶气地喊了声:“江澈。”
    小男孩停下脚步,抬眸看了她一眼,幽幽道:“别叫我名字,叫哥哥。”
    小女孩低下头,紧张不安地搅着手指,“可是我们绝交了,我不能叫你哥哥。”
    小男孩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走近她,卸下肩膀上的书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了盒巧克力出来,动作娴熟地递给她,“这个送给你,很甜哦。”
    小女孩接过他的巧克力,从口袋里摸了几颗糖,双手捧着给江澈。
    等他接过糖以后,她又掏了掏口袋,从里边拿了张纸出来。
    “我给你写了道歉信,咱们和好吧。”
    “和好之后,还是好朋友。”
    小男孩把小女孩口中的信拿过来,然后打开。
    随后看到了硕大的拼音,以及无数行乱码,他认真地辨认了一番,勉强能看懂。
    “你这是把你认识的几个字都写上去了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妈妈说写信要好一点,可我刚刚学写字,好多字都不会。”
    “哥哥,咱俩以后别绝交了好不好?”小女孩奶声奶气地说,“写道歉信好累啊……”
    小男孩:“好。你以后再说要绝交,我就会提醒你。”
    小女孩伸出手,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睛,认真道:“那我们和好吧。”
    说着她勾起小指,笑盈盈道:“拉勾。”
    ……
    包间里的笑声此起彼伏,待到投影被关掉,众人不约而同地开始调侃起江澈和宋意真。
    江爸爸若有所思地回忆道:“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了。”
    江爸爸笑道:“我有一段时间特意算过,有一个月,他俩绝交了32次。上一秒还心平气和地聊天呢,下一秒就绝交了。一顿饭的功夫,俩人又和好了,还真的还蛮逗的。”
    江妈妈在一旁添油加醋,“呵,这小家伙嫌幼儿园无聊,自个儿倒好,倒是有空哄女孩儿。一天一个哄法,我真是叹为观止。”
    坐在江妈妈身边的江淼捂着肚子笑道:“难怪我哥和我嫂子现在都和和气气的,看来是小时候闹够了哈哈哈哈……一天绝交一次真是秀儿,比不过比不过……”
    ……
    父母们说的这些,宋意真几乎没印象。那时候她还太小了,不怎么记事儿。
    一旁,宋意真好奇地问江澈:“你还记得吗?”
    江澈扶额,看上去似乎有点不想面对,“记得一点。”
    “如果他们讲的是真的……”宋意真低声问江澈,“绝交那么多次,你为什么还愿意跟我做朋友啊?”
    江澈想了想,回答她:“大概是因为……你比幼儿园有趣。”
    说着,他淡然勾唇,“谁知道我五岁的时候,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不过,我倒是很清楚我现在在想什么。”
    宋意真搭上他的肩,靠近了他几分,“嗯?”
    男人薄唇轻启,一字一顿:“我想……”
    “欺负你。”
    “欺负”两个字还特意加了重音,宋意真刷地一下脸红了。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樱花茶茶”,灌溉营养液
    第41章 [vip]
    从热烈的讨论中抽出身来, 宋妈妈不经意间注意到了躲在江澈身后的自家女儿。
    宋意真的耳朵绯红,那抹绯色一直蔓延到脖颈,在白皙细嫩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扎眼。
    好一副不胜娇羞的少女情态,叫她看了都觉得可爱不已。宋妈妈掩唇轻笑, 忙转过头去跟宋爸爸说礼物的事儿。
    在场的其他人像是心照不宣似的, 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氛围中, 热闹地讨论着什么, 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角落里的小夫妻身上, 给足了他们“空间”。
    等宋意真平复心情平复得差不多了, 她惊奇地发现,除了她和江澈, 其他人依然在热火朝天地聊着,也不知道聊着什么, 看上去特别开心。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宋妈妈顺势开始cue下一个流程,她按了下桌上的服务铃,很快,服务员推着一个小推车缓缓走了进来。
    小推车上摆着六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盒子上面贴了漂亮的卡纸, 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名字,和生日祝福。
    宋意真从上往下拆礼物盒,一一道谢。宋妈妈送的是漂亮的裙子,宋爸爸送了手链,江爸江妈送的也是首饰, 江淼送了一个生肖水晶。最后拆到江澈的礼物时, 她愣了一下, 特意看了他一眼, 犹豫着要不要当场拆。
    江澈轻轻颔首,淡淡道:“打开看看。”
    宋意真“嗯”了声,在众人的注视下,把江澈的礼盒打开了。
    她定睛一看,盒子里立着两个小人儿,很精致。
    一旁,江淼惊呼:“这人捏得也太好看了叭!”
    “哥,你在哪家店买的手办啊,我也想去定制一个!”
    江澈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江淼楞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难不成是……你自己做的?”
    江澈不咸不淡地“嗯”了声。
    他垂眸,一瞬不瞬看向宋意真,“我很笨,学了很久,陆陆续续做了半年才做好。”
    他指着盒子里的人,认真道:“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灯光悄悄地洒落,投进盒子里,映出两个小人儿的影子。
    那影子相互靠近,依偎着,就像此时的他们。
    宋意真定了定神,缓缓盖上盒盖,抬眸看人,“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