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的礼物。”说着,她情不自禁地仰起头,亲了下他的脸颊。
    感受到脸颊的温润,江澈心下一动,顺势伸手,十分自然地抱住了她。
    两人旁若无人地紧紧相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对方的心跳。
    也不知道抱了多久,等到宋意真回过神时,赫然发现自家妈妈正看着自己,这才惊觉他们身处家庭小聚会。她的目光一一扫过身旁的其他五个人,大家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挂着暧昧又兴奋的笑容。
    宋意真瞬间感觉羞愤欲死,松开的手握成空拳,敲了两下江澈的背,低声道:“老公,可以放开了。”
    江澈松开宋意真,目光扫过众人,一脸云淡风轻道:“吃蛋糕吧。”
    几人忙不迭笑着附和,“嗯,吃蛋糕。”
    吃蛋糕的时候,宋意真总觉得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地都往她这儿看,弄得她好不自在。
    自从她主动亲了江澈一下之后,宋意真感觉包厢里的气氛就悄然变了。大家看她的时候,脸上好像都写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宋意真”。
    不过她想不通,她平时在他们面前,到底是什么形象,以至于大家会如此震惊。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时间,手里的蛋糕也慢慢地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离开餐厅前,宋意真实在忍不住,在洗手间里拦下江淼,问她:“你们今天到底在笑什么呀?怎么一个个都用那种眼神看我?”
    江淼朝宋意真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一点。
    宋意真照做,随后,江淼附耳小声道:“你们来之前,我们一直在讨论,在你和我哥之间,到底谁占上风。所有人都觉得是我哥,大家都觉得他之前敢那么作,都是仗着你喜欢他。”
    江淼顿了顿,继续道:“但我们都猜错了。你才是掌控节奏的那一方,他的情绪事实上被你牵着在走。而且,他似乎也很享受这样。”
    宋意真愣了半晌,忍不住感叹:“你们未免也太无聊了一点。”
    江淼:“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有些真情流露是骗不了人的,幸福就是幸福,不幸福就是不幸福,这用眼睛是可以看到的。”
    “嫂子你还不明白吗?你妈之所以费尽心思办这个生日会,她就是想看你结婚之后究竟幸不幸福。她跟我妈一样,刚开始都觉得你跟我哥之间的爱不平等,这下子,他们应该能放心了。”
    宋意真恍然大悟,沉默了半晌后,叹道:“大家对江澈的误解真的太深了。”
    江淼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这大概就是你和我哥能走到一起的原因吧。”
    ……
    回家的路上,宋意真一直在想江淼的话,她仔细想了想江澈对她和对别人的不同,好像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可以一直跟她说话,就算是尬聊也能进行下去。然而换做是其他人,他好像就比较惜墨如金。
    副驾驶座位上,宋意真纠结了一会儿,鼓起勇气问江澈:“老公,你有没有嫌我话多的时候啊?”
    江澈:“为什么这么问?”
    宋意真:“我只是忽然意识到,我有时候话好像挺多的,可以拉着你讲个不停。”
    “你应该不喜欢这样吧。如果你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可以直接打断我,不用迁就我。”
    话音刚落,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声,响动有些刺耳。
    江澈偏过头来看她,眼里噙着淡淡的笑,“我觉得,你现在话就有点多。”
    “啊?”宋意真赫然一愣,唇微微张开,怔在原地。
    随后,强大的荷尔蒙气息将她包围,柔软的唇被什么含住,温温润润的,还带着一丝奶油的甜味。
    “宋宋。”
    耳边忽然传来男人极具蛊惑力的低音,缓缓地,如同羽毛扫过她的心。
    “有什么话,我们今晚慢慢讲。”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三岁的乘风”,灌溉营养液
    读者“知久”,灌溉营养液
    读者“蔚藍之歌”,灌溉营养液
    读者“锦溪”,灌溉营养液
    读者“虞晗”,灌溉营养液
    第42章 [vip]
    这是一条栽满梧桐树的街道, 树叶在晚风中沙沙作响。
    路上很空,没有行人,也没什么车流。
    路的尽头,交通灯正一秒一秒地倒数着。
    三十秒, 红灯跳转绿灯。
    车里, 两人靠得很近, 额头轻轻相抵, 呼吸默默交缠。
    宋意真垂眸, 视线落在男人修长好看的手上。脑海里冒出许多个问题, 然而话到了嘴边,她却一句也问不出口。
    那些问题好像太过矫情了一点, 就算知道了答案,也没什么意思。
    她沉默了一瞬, 柔声问:“如果说你月底要去忙新戏的事儿,那你什么时候走?”
    男人的手轻易覆上她纤细的手,掌心的温度传递到她的手上,有点燥热。
    宋意真静静地等着答案,等了一会儿,终于听见他开口:“大概8月中旬。”
    “宋宋, 你放心。”江澈温声道,“在你出国前的这一年,我会尽量陪你。不管工作有多忙,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回来见你。”
    宋意真闻言笑了笑, “就算我出国读书, 我们也能经常联系呀。”
    “你看。”她说着抽出一只手去拿手机, 在江澈面前晃了晃, “我们可以聊天、打电话,还可以视频,就像以前那样。”
    宋意真说这些话的言外之意,是希望他不要过度担忧她出国这件事。
    虽说出国之后,他们之间有了时差,但是他们依然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联络,维系感情。
    江澈现在表现得好像是特别害怕见不到她了,所以要抓紧时间跟她相处似的。
    “就算以后我回国了,我们忙着各自的工作,说不定也不能每天都见面。这种常态,哥哥你迟早得习惯。”
    宋意真用十分认真的口吻说:“我并不希望你明明已经很累了,还非得赶回来见我。如果这种事情变成每天的任务,久而久之,你说不定会厌烦的吧。”
    江澈没说话,只是接过她的手机,默默地放在了一边。放下手机之后,他关掉了前座的灯。霎时,车里的光线暗了不少。
    路旁,昏黄的路灯倾洒着光芒。丝丝缕缕的细线透过茶色玻璃垂坠进车里,那光线的明暗程度足以能让两人看到彼此的存在,却并不清明。
    宋意真定了定神,不由得紧张起来,说话时声音都有些不稳,“哥哥,你怎么把灯关了?”
    江澈开口,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哑,“宋宋,你现在看得清我么?”
    宋意真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不甚明朗的光线里,她勉强能看清江澈的脸。但五官的细节很大程度上被弱化,反而添了几分神秘感。
    她想了想,老老实实地摇头,说:“看不太清。”
    “就像此刻,灯光暗下来,你看不清我。”男人淡淡地笑着,缓缓道,“隔着屏幕的,也不算是真实的我。”
    他顿了顿,慢慢朝她靠近,用右脸颊轻轻蹭了蹭她的左脸颊,“视频里的江澈不能这样。”
    说着,他抬起手,伸出食指一点点擦过她的唇,“也不可以这样。”
    “更不能……”男人的喉结上下滚了滚,嗓音又哑了几分,他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对我而言,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如果我选择不远万里去见你,只会是因为我想见你,而不会是为了完成任务。”
    宋意真听罢,足足愣了好几分钟。
    她只觉得浑身发软,脑海里一片空白,甚至无法思考。
    宋意真攥着衣角,默默调整呼吸,一点点找回理智。
    随后,她定了定神,抬眸问江澈:“可我们结婚后的这一年,不就是这样过来的么?”
    “哥哥你也没回来看我几次,那是不是代表,你那时候并不想见我?”
    江澈微微一怔,唇角一松,笑出声来。
    “宋意真同学,你举一反三的能力很强嘛。”
    忽然被叫全名的宋意真感觉背后一凛。
    她咬着唇,小声嘟囔:“干嘛叫我全名?”
    江澈抬手,惩罚似的捏了捏她的鼻尖,说话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你的大学生活,好像并没有预留时间给我。我甚至,输给了你的小说。”
    宋意真轻轻“啊”了声,懵了几秒,忽然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之前,江澈工作忙,闲下来有时间找她聊天或者视频的时候,她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教室,有时候是在学习,有时候是在写小说。好像次数多了以后,江澈都是等她去联系他。
    “我去你们学校找过你好几次,每次都会在图书馆2楼206阅览室的72座看见你。”
    宋意真震惊又茫然:“……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呀?你就那么偷偷地来,又偷偷走掉了么?”
    江澈点了点头,“你在图书馆里的模样特别认真,弄得我都不忍心打扰你。”
    他顿了两秒,继续说:“那时候,我就在想,大学生活对于你来说或许很宝贵,我该给你足够的空间,不要让你因为和我谈恋爱而打乱了你原本的生活节奏。”
    那时候,江澈并不知道宋意真写小说的事情。等到前段时间,当他知道她的笔名之后,回过头去看她的作品,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或许,当初那个长期泡图书馆的宋意真,不是在学习,而是在写小说。
    “说真的,我嫉妒过。”江澈勾了勾唇,十分坦然地说,“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嫉妒过你的文字,以及你的读者。”
    宋意真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怂怂地问:“那你后来怎么想通的?”
    江澈靠近,对她附耳:“因为,你的故事很精彩。而且对你来说,那些文字,一字一句都很珍贵。”
    “况且我知道,往后几十年,陪你度过的人会是我,我又何必计较。”
    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际,男人的一言一语从耳边传递到心尖,在她的心上打上了重重的烙印。
    不知为何,她的眼眶忽然湿润了。眼泪就那么不期然地从里头掉出来,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滑过脸颊,悄然坠下来。
    似乎也就是一瞬间,汽车前座的灯亮了,视线再度清明。
    宋意真抬眸,赫然撞进一双漆黑漂亮的眼睛里。她动了动唇,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那张帅气的脸慢慢在眼前清晰。
    江澈温柔地吻了吻她的脸颊,用另一种方式替她擦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