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里的光一点点消失,直到彻底不见。
    “卡——”
    导演从监视器后面站起来,对江澈比了个大拇指,赞不绝口道:“我已经被你说服了,你就是乔慕!”
    一下戏,助理小何就跑过去扶江澈。江澈慢慢站起来,朝他摆摆手,“不用,我可以。”
    刚刚的那场戏消耗了他的不少能量,江澈一时间还没办法走出来。
    他躺在躺椅里休息,偶然听见了一旁程寻和苏映雪的对话。
    两个人由刚刚他演的那个桥段说起,自然而然地聊到了原著小说上去。
    苏映雪:“我记得原著故事的第一版,乔慕自杀了。一开始作者可能是想制造出一种宿命轮回的感觉。即使乔慕的父亲再怎么伪装,再怎么努力让儿子做勇者,最终,他的希望还是落空了。”
    “后来作者改成了怀着深深的负罪感活下去,我当时还无法get到那个点,就在刚刚,我感觉我理解了。”苏映雪说,“在江澈演的乔慕身上,我看到了一股倔强。就这几分钟,我感觉他真的让人物活起来了。”
    程寻若有所思:“你可以去看最新修订版,故事改得更好了。如果乔慕真的自杀,在死的那一刻,他确实很悲壮。然而一定意义上,他也成了像父亲那样的懦夫。他最后,成为了跟父亲不一样的人,故事的意义便完全不同了。”
    苏映雪沉默了一会儿,感叹道:“这本书好像是甜瓜太太的处女作欸,能写成这样,真的很不错了。”
    程寻点头,“确实不错。甜瓜写的几本书我都看了,我觉得就《七号灯塔》的故事性最强。”
    苏映雪惊讶地问:“程寻,难不成你还看了《沙漠遇绿洲》?
    “嗯。”程寻一本正经道,“甜瓜写的每一本书我都看了。”
    苏映雪啧了两声,调侃道:“忠实粉丝啊。”
    “算是吧,不过我个人不怎么喜欢《沙漠遇绿洲》这个故事,男女主的爱情太梦幻了,梦幻到不真实。”程寻看向苏映雪,问她,“你觉得世界上会有那样的爱情吗?”
    苏映雪:“我觉得会。”
    程寻笑了笑,“会不会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苏小姐你欠我一顿饭。”
    “……”
    江澈并不爱偷听他人讲话,只是刚好凑巧,听到他们讨论《七号灯塔》的原著小说,这才听了一耳朵。
    听同组演员聊自家老婆,江澈心里感觉好一阵微妙。
    不过,听起来,程寻和苏映雪都看过原著且颇有心得。这令他感到无比欣慰。
    江澈戴上耳塞,合上眼,安静地小憩。
    留在帝都的第三天,江澈和众主演们一起拍了海报。
    大家配合默契,拍摄过程进行得异常顺利。
    拍完后的闲暇时间,在场的人三三两两聊起天来。
    程寻随口问江澈:“江老师下午有什么安排?”
    江澈礼貌作答:“我打算去芙蓉街转一转,然后坐飞机回家。”
    程寻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这么快就走?不在帝都玩两天?”
    “不了。”江澈的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人,语气和缓,“家里有人等我。”
    程·孑然一身·单身贵族·寻:“……”
    程寻定定地目送着江澈离开,直到人完全消失在视线尽头,他这才幽幽收回视线。
    偶然经过的苏映雪顺着程寻的目光往外看了看,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忍不住开口问他:“你在看什么?”
    程寻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或许世界上真的存在那样的爱情。”
    苏映雪愣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程寻把手机拿出来,登上绿江小说的app,给甜瓜的那本《沙漠遇绿洲》投航空母舰。
    苏映雪:“……”
    两分钟后,她听到程寻吐槽:“这个'我家小猫爱挠人'是谁啊,粉丝值太秀了。”
    苏映雪凑过去看了一眼。
    【你家程爷】位于粉丝榜第二,粉丝值还不到第一名【我家小猫爱挠人】的一半。
    而那位遥遥领先其他人的【我家小猫爱挠人】,粉丝值居然高达13145200。
    程寻的手停在投霸王票的界面,顿了一会儿,又收了回来。
    “算了,人家说不定两口子呢,我瞎掺和什么?”
    “……”
    晚上九点半,c城。
    宋家别墅,宋意真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长发披散在肩膀两侧,发梢滴着细小的水珠。
    她拿毛巾擦着头发推开门,不经意间瞥到一抹颀长的身影。
    男人静静地倚靠在窗前,目光淡淡地瞧着外头的一轮明月。
    宋意真快步走到他身后,张开双手抱住他,粲然一笑,“老公,欢迎回家。”
    江澈将目光收回,慢慢转到女生身上。
    他侧身,顺势揽过宋意真的肩膀,低头时下巴蹭过她的额头,语气轻而缓,“嗯,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尊贵的全订读者”,灌溉营养液
    读者“pisnow”,灌溉营养液
    第46章 [vip]
    颈间传来一阵凉意, 宋意真赫然回神,想起自己头发没干,下意识往旁边退,轻声道:“我头发是湿的……”
    垂眸瞧见江澈微湿的衬衫, 一小片水渍洇开, 痕迹有些明显。
    宋意真张了张嘴, 刚想说些什么, 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 再度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头顶传来一道极具蛊惑力的低音, “没关系。”
    男人轻轻笑了一声,“就这么让我抱一会儿, 宋宋。”
    因为靠的很近,宋意真能感受到江澈声带的震颤, 一下一下,像小石子,莫名地落进她那片宁静的心湖。
    心尖有一圈圈涟漪荡开,慢慢地,越扩越大,蔓延开来。
    她默默伸出手, 一点点攀附男人的背,无声地回应着他。
    抱了一会儿,江澈松开她。
    两人甜蜜地对视了几秒,江澈道:“我帮你吹头发。”
    宋意真笑着应声,“好啊。”
    宋意真在梳妆镜前坐下, 把长发都拨到身后。
    江澈拿来吹风机, 通上电, 调了一个合适的风档, 开始给她吹头发。
    暖风呼啦啦地倾泻而出,在宋意真的头顶和耳际来回萦绕。
    用热风吹了几分钟,江澈换了冷风。
    宋意真抬眸,从镜子里打量着几日未见的江澈。
    男人垂着眼,注意力全部在她的头发上,眼尾微微上扬,唇角轻抿着,看起来颇为放松。
    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撩起头发细吹,认真又细致。
    她就那么盯着镜子,一瞬不瞬地看他。
    又过了几分钟,耳边的风声停了。
    宋意真猛地一下回神,碰巧迎上镜子里的那双眼眸,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唇。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好意思,江澈移开眼,骨节分明的手按了下她的肩膀。
    “我去洗澡。”他说,“你把浴袍换了,换一身干衣服,免得着凉。”
    宋意真一一应下,待男人迈开长腿转身要走时,她鬼使神差地站起来,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角。
    视线里,男人脚下一顿,随即转过头来看她。目光交缠的瞬间,宋意真松开手,顺势抬了抬脸,轻轻闭上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
    想象中的吻并没有落下来。
    宋意真死死地捏着衣角,一时不知该如何收场。
    她没有听见江澈离开的脚步声,也没有感受到他的靠近。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搭住了她的腰。
    随后,唇间一重,温温软软的触感打消了她所有的疑虑。
    五分钟后,宋意真终于明白了一开始那几秒的停顿意味着什么。
    十分钟后,宋意真靠着墙轻轻喘气,面色酡红,说话声音略有些不稳:“老公,你不是要去洗澡吗?”
    男人的手臂撑在她的身侧,轻松地将她圈在墙角,眼尾微勾,语气慵懒道:“不着急。”
    宋意真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被勾起来的心怎么也定不下来了。
    她站在他面前,心跳得厉害。
    明明已经结婚这么久了,每次亲密接触,她总会害羞得像是刚谈恋爱似的。
    然而江澈就不一样了,他早已褪去青涩,变得更加沉稳,更加游刃有余。
    她总是不自觉地沉溺,沉溺于他的亲近,他的温柔,以及他的热情。
    男人的目光静静地落在她的脸上,宋意真迎上去注视了他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