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江澈吃完了饭,发现宋意真还没放筷子。
    她今天的饭量似乎比以前要大,然而一想到昨晚和今早的事儿,江澈禁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把她给累着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她:“老婆,你累吗?”
    宋意真盯着碗里的菜,轻声回:“不累啊,我现在特别有精神,就是……”
    吃多了,有点撑。
    话还没说完,她忽的打了个饱嗝。宋意真连忙捂住嘴,低着头装死。
    江澈盯着她看,唇角忍不住松了松,“饱了就别吃了。”
    沉默了半晌,宋意真抬头,定定地看着人,道:“我就想着多吃一点,让你开心,但是我好像真的吃不下了……”
    宋意真说着放下筷子,拿纸巾擦了擦嘴角。
    江澈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她对面来到她身侧。
    他弯腰,手扶在椅子边缘,用哄小孩似的语气跟她说话:“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做饭吗?”
    宋意真迎上他的目光,十分捧场地问:“为什么?”
    男人的手指轻轻敲了几下椅背,弯了弯唇:“因为心情好。”
    “而我心情好是因为你。”他耐心解释道,“如果因此而把你累着了,那我的快乐就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
    “你以后千万别什么都由着我来,累了或者难受都得告诉我。”江澈静了几秒,“我会收敛点。”
    宋意真听懂了江澈的意思,她囫囵应了声,红着脸不吱声了。
    这个话题再讨论下去,她可能直接想找个地儿藏起来。
    “对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江澈说着扶她站起来,拉着她的手,一步步往书房的方向走。
    进了书房,江澈指了指屋里角落里的一个纸箱,“从出版社寄过来的,里面好像是纸张。”
    宋意真:“我想起来了,我的出版编辑前两天跟要签名来着。”
    江澈拿了剪刀,三下五除二的拆掉了快递,把里面的一摞摞纸张都拿了出来。
    跟纸张一起邮寄过来的,还有一个蓝色的文件袋,袋子里装着一叠印了铅字的a4纸。
    宋意真把那一小叠纸拿出来,仔细看上面的文字。
    一行行黑字写着粉丝的姓名或昵称,以及各式各样的to签要求。
    有的人希望宋意真写祝福语,有的人直接表达了对她以及她的作品的喜欢,希望得到她的回应。
    她花了半个小时读完这些文字,不知不觉中,肚子也不怎么难受了。
    彼时,江澈端着一壶煮好的清茶走进来,倒了一杯递给她,突然来了一句:“宋宋,其实你的书受欢迎不全是因为我。”
    他指了指宋意真手里的纸,继续道:“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他们都喜欢你的故事,你不需要妄自菲薄。”
    明亮的书房里,有一阵微风吹过来。风轻轻撩动她的头发,江澈伸手帮她往后拨了拨。
    宋意真握着茶杯,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心忽然软得一塌糊涂。
    今天早上的那段聊天,他都看到了啊。铺垫了这么长,原来就是为了安慰她。
    宋意真抿了一口茶,茶温正好,入喉时唇齿留香。
    她放下杯子,弯了弯唇,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有你在真好。”
    一整个下午,宋意真都忙着签名,写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继续写。
    每次签名的时候,宋意真都庆幸笔名不需要用真名,“甜瓜”两个字还是比较省事的。
    一下午写完了一小摞签名,宋意真内心里有着满满的成就感。
    恰好遇到夕阳西斜的黄昏时刻,屋里的光线特别漂亮,天然的构图跟画似的。
    于是,她忍不住拿出手机,把面前的纸张摆好,找了个最合适的角度拍了几张照片。
    随后,她选了一张最满意地传到了微博上,配以文字,发了出去。
    发完微博,宋意真就跟江澈出门去超市了。
    他们在超市里逛了一圈,买了一些水果和零食。到了要结账的时候,江澈去排队付钱,宋意真则跑到旁边的奶茶店里买奶茶。
    排队等奶茶的时候,宋意真碰巧遇到了江澈的妹妹江淼。
    小姑娘闷闷不乐地坐在店里,用勺子戳着面前的盒装冰淇淋,像是在拿冰淇淋撒气。
    宋意真拿着小票走到江淼桌前,手轻扣桌面,制造出声响。
    等江淼抬起头来看她时,宋意真看到女生肿成桃的眼睛,骤然吓了一跳。
    她在江淼身边坐下来,忙问:“淼淼,你怎么了?”
    江淼看了她一眼,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地说:“嫂子,我失恋了。”
    宋意真霎时懵了,“淼淼,半个月前你还没对象呢,怎么就失恋了呢?”
    江淼拿出手机,把自己的屏保递给宋意真看,“你看,你就是这个人。”
    “今天是我喜欢他的第二十一天,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能持续这么久。”
    江淼抽了一张纸巾擤鼻涕,难过地说:“可是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他传出绯闻了。”
    “网友们分析得可真的,我估摸着也是真的。”江淼瘪了瘪嘴,丧气道,“我的情路可真坎坷啊……”
    宋意真盯着江淼手机屏幕上的程寻,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只能在一边默默地给她递纸巾,一边想安慰人的法子。
    程寻要出演《七号灯塔》的男二号徐泽,所以宋意真对他有点印象。按理说,有一个明星哥哥,江淼的追星之路应该很顺遂吧。不过听她碎碎念,她目前没有在现实中接触这个人。
    宋意真抚了抚江淼的背,低声问她:“你怎么能笃定网上的绯闻就是真的呢?”
    “我觉得是真的吧,爆出来的视频我看了,他跟苏映雪聊得那么暧昧,一看就是恋爱中的状态啊。”江淼说着把手机拿出来,调出营销号的截图和视频证据给宋意真看。
    总共就一分钟的视频,压根没有现场的声音,全是一些不靠谱的猜测,看起来可信度很低。
    宋意真想了想,对江淼说:“我觉得这个新闻肯定有反转,你可以等程寻本人出来澄清。”
    程寻是选秀出身,一开始出道的时候就跟公司有约定,在合约存续期间不会谈恋爱。如果他觉得自己需要步入人生下一个阶段了,他会选择离开。对于这样一个艺人来说,他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打破自己的原则,更何况,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女艺人调情。
    相比江淼的崩溃,微博上的程寻粉丝倒是冷静得多,而且画风还相当地一致。不少人都说要是程寻敢谈恋爱,明天他就得退出娱乐圈。毕竟,这是他自己立下的flag,没人逼他。
    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说,爱豆谈恋爱也好,不谈恋爱也罢,只要不是又当又立,嘴上一套背后一套,欺骗粉丝,这些情感问题都不是什么不能原谅的问题。像程寻那样非常有事业心的男爱豆,大家甚至觉得他对自己太狠了。
    果不其然,买两杯奶茶的功夫,微博热搜就反转了。
    宋意真拎着奶茶,转头看见江淼破涕为笑的模样,愣了半天。
    她走过去,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一段有声音的视频。
    视频里,程寻和苏映雪身处活动现场,两个人坐在一块,兴致冲冲地聊着天。
    然而聊天的内容居然这样的——
    程寻:“我刚刚在直播间给甜瓜刷了十三万的礼物,我平衡了。”
    苏映雪:“据我所知,平台会抽成一半,瓜瓜她收不到十三万欸。”
    程寻:“要不我再去刷十三万?”
    苏映雪:“那你还不如去买书送人更有意义。”
    程寻:“我也不能全买啊,得给其他人机会。”
    苏映雪:“行了吧,就此打住,要是被摄像机拍到咋俩在刷直播,不得被笑死啊?”
    程寻:“那要不假装在聊电影,我装得深沉一点儿?”
    苏映雪:“……”
    一堆网友在底下刷十三万到底是什么梗,宋意真也是一头雾水。
    昨天的直播结束之后,她没问礼物有多少钱,只是跟出版社说把礼物的折现捐出去做慈善,编辑也答应了。
    她完全没想到,刷礼物的那俩人不是明星高仿号,而是本人。
    她更没想到,程寻和苏映雪似乎是她的书粉。
    与此同时,冷静下来的江淼吃了一口冰淇淋,抬眸看愣在她身侧的宋意真,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嫂子,你怎么了?”
    宋意真看了她一眼,淡然自若道:“没什么。”
    “对了,淼淼,你需不需要我跟你哥送你一程?”
    江淼默默地拿出包里的墨镜戴上,一本冷漠道:“不用了,我对秀恩爱过敏。”
    宋意真:“……”
    第49章 [vip]
    回去的路上, 车子停在某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空档,宋意真问江澈:“欸,你妹妹最近迷恋程寻, 这事儿你知道么?”
    江澈看着前面, 淡淡地点了点头, “知道。”
    似乎知道宋意真想问什么, 他继续道:“这丫头, 喜欢谁都是三分钟热度。”
    宋意真安静了一会儿, 她回想起江淼哭肿的眼睛,喃喃道:“我觉得这次她像是认真的。”
    “网上传程寻谈恋爱了, 她哭得好伤心。结果消息一被澄清,她立马又恢复成江淼原本的样子。”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淼淼看上去,很像是真的陷进去了。”
    江澈抿着唇,没有立刻回应。恰好红灯变绿,他发动车子,再度启程。
    过了半晌,他主动开口:“宋宋, 那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宋意真靠着车窗,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轻声回:“我也不知道。”
    江澈敛了敛眸,岔开话题:“程寻谈恋爱的事儿,网上是怎么传的?”
    宋意真:“有人把程寻和苏映雪在星光大典观众席热聊互动的动图传到了网上。动图里, 他俩举止亲密, 笑容暧昧, 营销号就脑补说这俩人在热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