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的人双眼微微失神,惊魂甫定,脸上挂着几滴没有擦干的水珠,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宋意真做了个深呼吸, 勒令自己不去想那些疯狂的画面,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余光从镜子里瞥到站在门口的江澈, 她转过头往后看, 递给他一个眼神。
    江澈收到她的目光, 眼底波澜不惊, 只是微微动了动唇,指了指自己, 然后比划了一个走的手势。
    宋意真定定地点了点头。
    眼见江澈离开自己的视线,她默默地捂住胸口, 忽而用力地喘了几口气。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一瞬间,她的心里竟然会有那么邪恶的想法。
    宋意真觉得自己肯定是写小说写魔怔了,才会把这种玛丽苏的情节带入到现实里。
    她还记得自己之前为了写吻戏而要求江澈对她狠点儿,那一幕幕翻车画面在脑海里清晰地放映,恍如昨日。
    宋意真禁不住想, 如果她刚才真的听从自己的心,把江澈给按墙上轻薄了,她估计会特别特别后悔。
    人恍惚着,脑海里忽然闪过江澈看她的那个眼神,那一副又纯又乖的模样, 真的让她忍不住想要欺负他一次。
    作为一个从小乖到大, 讲文明有礼貌的好孩子, 在宋意真的认知里, 这样无端想要欺负人的念头是不对的。
    脑海里有两个声音在吵架,一个说她不对劲,一个鼓励她不要怂,就是上。
    宋意真混乱地摇了摇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好朋友宁雪发消息求助。
    作为重度网瘾少女,宁雪几乎是秒回。
    【雨加雪】姐妹,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吗?
    【雨加雪】我最近休假,闲着呢,可有时间了。你有啥事就说。
    【冰糖葫芦】宁宁,我觉得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冰糖葫芦】我今天突然产生了虐待我老公的想法。
    【雨加雪】???
    【雨加雪】手段残忍吗?
    宋意真看着宁雪的问题,沉思起来。
    这种事情应该很打击男人的自尊心吧。他那么风光,又受万人吹捧,被她欺负,可能会觉得丢脸。
    于是,她非常认真地打下了一行字,给宁雪发了过去。
    【冰糖葫芦】我不知道,但对我老公来说,可能有点残忍。
    【雨加雪】难道……你是s?
    【冰糖葫芦】我不确定。
    【冰糖葫芦】或许我需要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雨加雪】人多多少少会有点阴暗面吧。其实有时候我的脑子里也会一闪而过某些不好的画面,但我从来不会付诸实践。人跟禽兽的区别在于,人可以用意念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觉得你跟禽兽的距离,大概隔一个银河吧。:)
    【雨加雪】再说了,偶尔产生一两次这样不正确的想法应该没关系,你完全不需要太有负罪感。
    【雨加雪】就像你如此信任我,找我倾诉一样,去找你老公好好聊聊吧。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呐。
    宋意真盯着屏幕上发来的大段文字,怔愣了半天。
    宁雪说的很有道理,她确实应该跟他谈谈。
    只不过,把她内心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给江澈听,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她需要时间自我消化一下。
    【冰糖葫芦】我今晚冷静一下,明天再找他谈。
    【雨加雪】嗯。
    【雨加雪】不过,我有点好奇,你究竟想到了什么样的手段去对付江澈呀?捆绑还是拿小皮鞭抽?
    看着宁雪的消息,宋意真情不自禁地眯起了眼睛。她一脸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宁雪脑洞太大。
    【冰糖葫芦】[冷汗.jpg]
    【冰糖葫芦】没有捆绑,也没有小皮鞭,就那什么,我想把他按在墙上强吻。
    微信聊天界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输入了半天也没有内容发过来,最后直接连正在输入的提醒也没有了。
    宋意真愣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正准备给宁雪打电话,对方来消息了。
    【雨加雪】不好意思,太震惊了,手机屏幕都摔裂了…………
    宋意真给她转了个红包,让她拿去修屏幕。
    宁雪不客气地收下了。
    【雨加雪】要不是因为认识你,我觉得你刚刚的行为都可以被截图投稿人类迷惑行为大赏了[哭笑不得.jpg]
    【冰糖葫芦】?
    【雨加雪】正常人产生这种想法的第一反应不应该就是直接上么?你会有这种想法,肯定是因为你老公太帅了,你把持不住啊!!!
    【雨加雪】这跟心理问题没有半毛钱关系呀,姐妹!你嫁的人是江澈!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就他那张脸,也足够人色令智昏!我拜托你清醒一点啊!!!
    宋意真抵着墙,双腿随意地交叠着,她看着手机上的文字,想通了一点,然而想着想着还是忍不住开始钻牛角尖。
    【冰糖葫芦】可是,如果万一,下次我有了更过分的想法呢?人是会得寸进尺的,某些原则一旦被打破,就再也无法回去了。
    【雨加雪】那等问题出现了再说呗。
    【雨加雪】你看你,一看就是恋爱经验少。你眼中“过分”的行为,在男生看来,那是情趣好不好。[偷笑.jpg]
    宁雪她妈是某大学的社会学教授,研究的方向之一就是婚姻关系。宁雪从小耳濡目染,对这种话题总能滔滔不绝的说上几句,而且往往说得还挺有道理。
    宋意真认同她的这个观点,但她并不确定,江澈是否喜欢这种“情趣”。
    认识他这么多年,她好像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露过“狂妄”的一面。
    当然了,狂妄这玩意儿,她也没有。
    【雨加雪】姐妹,我觉得你今天不去实践一下,你晚上都睡不着觉。放心吧,你老公肯定不会介意的。天蝎座嘛,不就好这一口?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你信星座?
    【雨加雪】我信啊。你是巨蟹,你老公天蝎,按星座书上的说法,你俩是天生绝配呢。你看,这说的多准。
    宋意真怔了怔,脸颊悄然染了一抹绯色。
    她打开手机浏览器,在搜索框里输入了“天蝎座”这三个字。
    看了一些分析之后,宋意真更害羞了。
    【冰糖葫芦】大部分说的挺准,少部分不准。
    【雨加雪】[坏笑.jpg]
    【雨加雪】嘿嘿,那喜欢doi那一条是真的吗?
    宋意真抬手摸了摸脸颊,试图给自己降降温。
    过了一会儿,她才回了宁雪一个表情包。
    【冰糖葫芦】[纯洁喷雾.jpg]
    与此同时,客厅里。
    江澈正开着电视,一丝不苟地盯着屏幕看。
    电视里正在放一档收视率很高的情感调解类节目。
    这个节目曾经找过江澈去当情感观察员,他当时还觉得自己的婚后生活如鱼得水,非常符合节目要求。
    如果不是因为档期冲突,他说不定就去了。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不到一个月,他就被打脸了。
    就在几分钟前,他好像被老婆嫌弃了。
    电视节目里刚刚结束一段年轻夫妻battle,两个人互相指责完,接下来就到了专家点评的桥段。
    专家首先批评了这位丈夫,然后对他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从你上台到现在,你对你的老婆提出了很多要求,但你并没有对自己设一个标准。比如说,在要求你老婆做什么事的时候,你给她同等的回馈。”
    “刚刚这位丈夫也说了,自己好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需要时间来改变。你年轻的时候,她还能欺骗自己说你没长大。可现在你快到不惑之年了,还长不大,那就是巨婴,知道不?”
    “……”
    听完专家的一长段话,江澈把电视的声音关了,陷入了沉默里。
    他们之间,他是不是索取太多,付出太少了?又或者他表现出了孩子气的一面,让宋意真觉得他不够可靠,对他幻灭了?
    事实上,从宋意真让他离她远点的那一刻起,他的内心是有点受伤的。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前一秒他们还温情脉脉地说着话,下一秒她就视他如洪水猛兽。
    更重要的是,她似乎并不想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澈跟宋意真认识了十九年,有时候,她只要一个眼神,他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这一回,他真的猜不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屋里静极了。
    从远处隐隐传来夏夜虫鸣声,在他的耳朵里喧闹着。
    江澈坐在沙发上,按了下手里的遥控器,关了电视机。
    他开始回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的细枝末节。
    江澈的脑子里第一次有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和猜测,然而他基本上每想到一个就否定一个。
    他了解宋意真,她在他面前向来坦荡,有什么话几乎没有藏着掖着过。
    真的不能开口对他讲的事情,要么非常难以启齿,要么就是不重要。
    江澈冷静地想了想,他觉得答案应该是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