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宁雪一语点醒之后,宋意真便很快地给自己做起了心理假设。她对着镜子练习了好几遍,最终鼓气勇气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从洗手间里出去,没走几步,余光不经意间瞥到一双大长腿。宋意真脚步一顿,视线缓缓往上移,不偏不倚地落进了江澈的视线里。
    此时此刻,江澈站在走廊的另一侧,他随意地靠着墙,姿态慵懒。
    宋意真原本以为他会在客厅或者卧室,但她没想到,他竟然就在走廊里等着。
    “你一直站在这里?”她往后退,后背抵着白墙,站得笔直。
    江澈摇头,言简意赅道:“刚来不久。”
    他顿了下,继续问:“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宋意真别开眼,故意看向别处,掩唇轻咳一声,说:“还没。”
    说完,她微低下头,不自觉地害羞起来。
    或许真的教她得手一回,今晚这事儿才能翻篇。
    可是,真要壁咚江澈,没那么容易。
    宋意真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抬起头来。正当她越过心理防线,准备大胆一次的时候,站在她斜对面的江澈忽然开口说:“宋宋,咱俩吵一架,怎么样?”
    宋意真彻底愣在了原地。她很纳闷,也感到特别意外。
    她怔了半天,勉强拼凑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咱俩为什么要吵架?”
    江澈一脸认真,“给情绪找一个出口。”
    宋意真听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他肯定是觉得她心里有事儿,又不肯讲,憋着难受,所以跟他吵一架,把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
    江澈还是一如既往地贴心,不过这一次,他猜错了。
    宋意真仔细思忖片刻,晶亮的眼眸里忽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她敛了敛眸,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那就吵一架。”
    小时候闹绝交,他俩倒是经常斗嘴。长大之后懂事了,他们俩好像再没怎么吵过架。
    那种争吵到面红耳赤,脸红脖子粗的场景,宋意真没经历过。话逼急了就互揭老底的戏码,她也没演过。
    她还真不会吵架。
    宋意真:“从哪儿开始吵?”
    江澈不假思索:“说说你看我不顺眼的地方。”
    宋意真隐去眼底的笑意,忽而严肃起来,露出一脸有很多话要讲的表情。
    她迈开步子,走到他身侧停下。
    她抱着胳膊,一脸冷漠地看着江澈,故意安静了一阵,才不徐不疾道:“你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
    江澈垂眸,目光落在她脸上,故作镇定地问:“还有呢?”
    宋意真一本正经地演着自己的剧本,“人长得是不错,但不太懂长幼尊卑。”
    江澈愣了一下,不知道宋意真这话是什么意思。从刚刚开始,她好像就不太对劲,像是在演戏。
    “宋宋。”江澈沉声开口,“你在找新故事的灵感?”
    原本打算顺其自然地调戏他一把,被这么一打岔,宋意真积攒了好久的勇气差不多挥霍完了。
    她的脑子一下子停止了思考,只觉得臊得慌。
    在这种情况下被问,她几乎是随口就说出了心里的真实想法:“我不是在找灵感,我就是想……欺负你一下。”
    江澈微微怔了怔,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瞬间明白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生踌躇了一会儿,最终抬起眸,对上他的视线,一脸真诚道:“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男人性感的喉结轻轻滚了滚,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四个字。
    “任凭处置。”
    宋意真一点点松开紧捏着裙子边缘的手,抬起来搭上江澈的胳膊,稍稍用力往后推了下。
    男人的后背抵着墙,薄唇轻抿着,低头看她。
    宋意真拿手撑着墙,踮起脚来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她接受了自己不够高的事实。
    正在她准备找个道具垫脚的时候,江澈忽然伸手搭住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
    双腿离地后,本能地弯曲,扣住了男人的腰。
    宋意真紧张地抿了抿唇,抬手勾起江澈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叫姐姐。”
    江澈靠近,在她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露出一副天真纯洁的表情,漫不经心道:“姐姐。”
    他顿了下,随后来到她的耳畔,轻轻吹了一口气,轻笑一声,说:“姐姐,你的耳朵红了。”
    宋意真的心不自觉地颤了颤,她一下子瘫软在他身上,脸埋在他的颈窝,坦然装死。
    她被他抱着来到了沙发旁,江澈坐下来,慵懒地半躺着,她趴在他身上,那姿势像是她把他推倒了似的。
    宋意真动了动唇,刚想说什么,话全部被江澈噎了回去。
    他靠在沙发上,手撑着脑袋,一脸惬意地说:“要不要试试在沙发上欺负我?你觉得呢,好姐姐?”
    ▍作者有话说:
    下一章明天早上9点前更新。
    感谢:
    读者“三岁的乘风”,灌溉营养液
    读者“尊贵的全订读者”,灌溉营养液
    读者“鸢”,灌溉营养液
    读者“君子大大”,灌溉营养液
    读者“灼灼”,灌溉营养液
    读者“黑妹”,灌溉营养液
    读者“唯有敬亭山”,灌溉营养液
    第52章 [vip]
    宋意真起来了一点, 双手撑在沙发上,怔愣地看着江澈。
    她原本只是想壁咚他一下,让他叫一声姐姐,可是现在的局面就非常被动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江澈竟然会借题发挥, 而且演得真像那么回事。
    看他这一脸享受的样子, 要不是事先知道他什么样, 宋意真觉得自己都要信了。
    她考虑了一会儿, 决定顺着江澈的“剧本”演下去, 见招拆招, 看他的反应。
    宋意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身坐在了沙发上。她的一只手撑在沙发边沿, 随后慢慢倾身,故意凑到江澈耳边, 用她自认为最凶的语气说:“我很凶的,你最好乖一点。”
    奈何女生的声音偏软,落在男人耳里,压根不像是在放狠话,反而像一只小奶猫,再怎么张牙舞爪, 也没什么威慑力。
    江澈忍住笑意,脸上故意露出一丝惧意,不徐不疾道:“嗯,都听你的。”
    话音刚落,一个猝不及防的吻忽而落了下来, 力道有些重。
    随后, 他看见宋意真一脸困惑地看向他, 讶异地问:“你不反抗吗?”
    江澈浅浅地笑了笑, 语气散漫:“放弃了。”
    宋意真被他的反应搞懵了,她寻思在这出戏里,江澈应该宁死不屈才对。
    于是,她执拗地说:“你不能这么简单就屈服了呀!面对不公平的恶势力,你应该奋起反抗。”
    男人闻言,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不咸不淡道:“你算什么恶势力。”
    宋意真感觉自己被挑衅了,然而当她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时,才惊觉江澈跟她演的根本不是同一个剧本。
    男人修长的手指搭在胸口,慢条斯理地解着睡衣的扣子。
    他一脸平静,眉眼间又露出了那副单纯的模样。
    宋意真一把按住他的手,小声问:“你干嘛呀?”
    江澈扬了扬眉,“满足姐姐的心愿。”
    宋意真羞赧得不行,忙道:“我才没有那个意思!就此打住,行不行?”
    “澈哥哥,咱俩都别演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别故意闹我嘛。”
    此话一出,江澈的神色果然变了。
    那种熟悉感回来的瞬间,宋意真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她从沙发上起身,刚准备要走,手腕处急急被人扣住。
    随后一股力道将她拉了过去。
    宋意真跌坐在江澈怀里,看着他衣衫半露的模样,有一刹那间的失神。
    很快,她反应过来,伸手去帮他扣睡衣的纽扣,她一边弄一边说:“你刚刚演的太像了,我差点就信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
    这种情节只适合写进小说里,不适合放在现实生活中。
    宋意真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江澈的衣扣上,当她扣完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男人的笑声。
    她抬眸,迎上他的目光,随后听见他说:“我没有演,只是听从了内心的声音。”
    宋意真猛然一怔,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她本来以为江澈是为了迁就她才变成这样的。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真喜欢被她这么调戏??
    江澈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像是在说什么学术问题,他一字一顿继续道:“你得有始有终。”
    宋意真咳了一声,连忙摇头,话都说不利索了:“不、不必了。”
    一心想着缓解尴尬的宋意真在慌乱之中随手抓起旁边小沙发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