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故作镇定道:“那个你看会儿电视,我先去洗澡了啊。”
    刚说完,余光不经意间瞥到电视屏幕上的历史记录,宋意真眯起了眼。
    她转过头去看江澈,抿了抿唇,强忍住从心底窜上来的笑意,问他:“哥哥,你什么时候喜欢看这样的节目了?”
    江澈往后靠了靠,默默抬手捂住了眼睛,“二十分钟之前。”
    宋意真看向电视屏幕,念出上面的一行行标题:“如何挽救婚姻危机?‘勾引’妻子的一百种方法?中年巨婴泪洒现场:老婆,我错了?”
    江澈默默夺过她手里的遥控器,把电视关了,“……别念了。”
    宋意真敛了笑,主动抱住他,温声细语:“我那时候说希望你离我远一点,不是讨厌你的意思呀。”
    “只是在那个瞬间,我觉得你实在是太……”她顿了顿,“嗯,太可爱了,就产生了一些很奇怪的想法。”
    “我知道了。”江澈放下手里的遥控器,也伸手抱住了她。
    他侧了侧脸,脸颊轻轻蹭了蹭她的,低声问:“我现在对你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可以么?”
    她软糯地应了声,缓缓道:“先去浴室。”
    顿了下,又说:“记得轻点。”
    ……
    后来某天,宋意真被宁雪问起这晚的事,她回答了两个血泪教训。
    一,天蝎座的男人好像很“记仇”。
    二,千万别买布艺沙发,弄脏了不好洗。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三岁的乘风”,灌溉营养液
    读者“山山而川”,灌溉营养液
    第53章 [vip]
    半个多月后, 宋意真和江澈结束了在家乡的蜜月生活,回到了临江市。
    进入秋天的临江市一扫夏的炎热,天气凉爽舒适。
    回临江的第三天,江澈要去帝都参加新戏的剧本围读会。
    分别前的那天晚上, 宋意真帮江澈收拾了行李。她看了天气预报, 上面说帝都这两天可能会下雨, 降雨的概率有百分之七十。于是, 她往他的行李箱里放了一把伞。
    诸如此类的注意事项越查越多, 东西也越放越多, 到最后,行李箱都快要塞不下了。
    这时候, 宋意真忽然意识到,江澈只不过是去帝都待三天而已。三天的短途旅程, 压根不需要用两个行李箱来装东西。
    于是,宋意真又把后来装进去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最终,她留了必要的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
    合上行李箱,宋意真不禁陷入了沉思。
    她在想,如果从明天开始,江澈又回归到那种忙碌的状态, 他们三天两头见不到面,她会如何。
    刚开始的时候,她肯定会失落,但时间久了,当她的精力被其他事情分掉的时候, 思念也会渐渐地被冲散吧。
    想着想着, 身体忽然腾空, 等宋意真回过神来时, 人已经被江澈抱到了床上。
    “怎么在地上坐着?”温柔的男声响在耳畔,透着关切,“冷不冷?”
    宋意真抬眸看人,刚想说不冷,结果身体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男人扶着她躺下,帮她盖好被子,还细心地掖了被角。
    宋意真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她动了动身体,却被男人一把按住,“先乖乖躺一会儿,让身体暖起来。”
    地上铺了柔软的地毯,坐着倒也没那么冷。只是入了夜,气温越来越低,穿着单衣坐久了,难免会有些凉。
    宋意真躺在软枕上,如瀑的黑色长发散着,柔和的灯光坠下来,衬得她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江澈,牵起唇角笑得娇俏,软声撒起娇来:“老公,你抱抱我,我就不冷了。”
    江澈似有若无地笑了笑,起身走到床的另一侧。
    不多时,宋意真感觉到身边的床榻动了动,随后被子掀起来一块,一个温暖的身体靠近,从背后轻轻地拥住了她。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还冷么?”
    “不冷。”宋意真轻轻摇头,“很暖和。”
    “天气预报说帝都会下雨,我给你拿了一把伞。”
    “嗯。”江澈应了声,又问,“想要什么礼物?”
    “和上次一样?”
    “我不需要礼物。”宋意真侧身,抬起脸,鼻尖轻轻蹭了蹭他的脸,低声道,“你早点回来就好。”
    他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宋意真一点点陷入他的眸光里,刹那间,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漫天星辰。
    耀眼而灼热的光芒弄得她好一阵羞赧,没多久便撇开了眼,重新躺好了。
    搭在腰上的手臂用力,微微收紧,使得她整个人都被圈在了他的怀里。
    她被他抱得很紧,静默间,她感受到了男人胸腔的震颤。
    “那边一结束我就回来。”
    宋意真欢喜地点了点头,慵懒地应声:“好。”
    她想到江澈是明早七点的飞机,想了想,问:“要我送你么?”
    江澈:“不用。”
    宋意真抬头,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一脸真诚:“我定十个闹钟,肯定能起来。”
    江澈愣了下,笑道:“你安心睡觉,别破坏自己的美梦。”
    宋意真:“你好像总喜欢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离开。结婚的时候也是,等我睡醒了,你人都没影了。我们难道就不能好好地告一次别么?”
    江澈沉默了两秒,松开怀里的人,默默地坐了起来。
    宋意真见他这反应,也跟着坐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还是不小心碰到了江澈的逆鳞,他脸上的笑容忽然就消失了。
    宋意真伸手,轻轻戳了下江澈的胳膊,蹙着眉问:“澈哥哥,你生气了?”
    江澈没回答,只是侧身去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滑屏解锁,然后对着屏幕点了一下,举到她的面前。
    手机屏幕变成了一面镜子,清晰地映出了宋意真的脸。
    她不明所以,怔愣地移开视线,看向江澈,“什么意思?”
    江澈面不改色,淡淡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么?”
    宋意真的脑子刷的一下懵了,“啊?”
    她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为情地笑了。
    女生松开的手轻握成拳,轻轻地捶了一下男人的胸口,明明心里开心得要命,嘴上却嗔怪道:“江澈,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演上了。”
    “还有啊,你老这么盲目地夸我,我指不定哪天意志不坚定就膨胀了。”
    宋意真清了清嗓子,掩住笑,一本正经地继续碎碎念:“再说了,就算我可爱,你也不能心软得连告别的话都说不口呀。”
    江澈故意咳了一声,纠正道:“倒不是因为心软。”
    宋意真瞥他,“那是因为什么?”
    江澈凑近她耳边,低声说:“我怕忍不住。”
    宋意真不明所以,“嗯?”
    话音刚落,温热的吻落在她脸颊。
    心跳不自觉地漏了一拍。
    “明白了么?”
    她低低地“嗯”了声,默默地躺了下来。
    宋意真侧身,背对着江澈,努力保持声音的平稳。
    “澈哥哥,提前祝你一路顺利。”
    “晚安。”
    “晚安。”
    ……
    江澈离开临江市的当天,宋意真接了一个笔译的活儿,需要翻译西语诗集。
    她把签完的三千多份签名寄给出版社,又开始过起了忙碌的生活。
    想江澈的时候,她就给他发信息、打电话,跟他视频,一点也没有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
    江澈从帝都回来之后没多久,又被导演叫去参加了两次剧本围读会。直到进组前两天,最终版本的剧本才定下来。
    江澈离开的前一天,宋意真照例帮他收拾行李。这一次,她装满了两个行李箱。
    电影的正式拍摄地在南方的某座小岛上,她查过那里的气候,冬天暖和,偶尔会下雨。
    伞再次碰上了用场。
    这一次要跟他分开三个多月,宋意真不由得有些伤感。
    对于以前的她来讲,三个月好像一晃就过去了。然而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三天见不到他都像是一种煎熬,更何况是三个月。
    尽管她让自己变得忙碌、充实,可一旦停下来的时候,她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
    最夸张的一次,他们在一天之内你来我往地发了几百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