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宋意真才真正体会到江澈所说的面对面和用手机联络的区别。
    傍晚,橙黄色的暖光落进房间里,铺了一地。
    窗外,一排排的银杏树铺就一片金黄的海洋。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树影摇曳,带着深秋特有的韵味。
    门吱呀一声开了,把宋意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江澈:“是从出版社寄过来的样书,你过来看看。”
    《沙漠遇绿洲》已经在印刷当中了,宋意真是第一批收到书的人。
    她从江澈手中接过崭新的书,撕开包装,将书的里里外外,仔细翻了一遍。
    宋意真找了一支笔,在书的扉页写下了“甜瓜”这两个字。写完之后她搁笔,指着空白处问江澈:“还要加什么吗?”
    江澈垂眸,目光紧紧地落在宋意真脸上,淡然一笑,道:“加一句话。”
    宋意真:“你说。”
    江澈一字一顿:“我喜欢你。”
    她面上一热,提笔正要写,却被他按住了手。
    宋意真一脸莫名地抬头,撞进江澈的视线。
    男人握住她的手,默默抬起来,放到了自己脖颈的某处,漫不经心道:“宋宋,签在这儿。”
    碳素笔划在肌肤上会疼,写的字也很丑,宋意真理智地拒绝了。
    “不需要用笔。”男人抬手,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擦了擦她的唇,淡淡地笑道,“盖个章就行。”
    第54章 [vip]
    宋意真愣在原地, 满脑子回荡着的都是江澈的那句“盖个章就行”。
    左手仍然被他握着,指腹碰到男人脖颈处的肌肤,莫名像是触了电似的,又酥又麻。
    残存的理智被烧得一点也不剩, 她静默了半晌,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抬头, 一言不发地看着江澈。明亮的光线落在男人颈侧, 给他整个人镀了层浅浅的晕, 衬得他好看得过分。
    两人无声地对视着。
    江澈的眼里噙着笑, 眼神干净坦荡。
    宋意真敛了敛眸,柔声哄道:“哥哥, 松手。”
    男人闻言,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自己的手。
    就在他彻底松开她的那一瞬间, 宋意真踮起脚尖,在男人的颈窝轻轻落下一吻。
    做完这件事,她害羞地搂住了江澈的脖子,脸埋在他肩侧,难为情道:“盖章了。”
    耳边的空气寂静了一会儿。
    沉默几秒后,宋意真听见他说:“做得好。”
    脸上一片燥热, 宋意真顺着他的话,小声反问:“既然如此,我能要奖励么?”
    男人安静了一瞬,低声笑了。
    宋意真:“笑什么?”
    江澈:“这话有点耳熟。”
    宋意真动了动手指,轻轻挠了一下他的后背, 以作回应。
    我跟你学的, 你能不耳熟么?宋意真暗自腹诽。
    “说吧, 要什么奖励?”江澈问。
    宋意真松开人, 往后退了两步。
    她看着他,眼眸晶亮,“哥哥,你把机票换成下午的吧。”
    她顿了下,继续:“我想送送你。”
    原本以为江澈听到她这个要求会皱一下眉头,或者会犹豫一下。
    然而宋意真没想到江澈竟然毫不犹豫地就点头答应了,没有表现出一点为难的样子。
    下一秒,她听见他说:“不用换。”
    “我本来买的就是下午的票。”
    宋意真忽然有一瞬间的失神,“你一开始就打算让我送你?”
    江澈点了点头,“嗯。”
    宋意真抬手掩唇,极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含混道:“你现在不怕那什么了?”
    江澈轻抿薄唇,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
    他低头,对她附耳,缓缓道:“不怕。”
    “因为,今夜足够漫长。”
    女生悄然红了脸,任由自己被他打横抱起,也任由自己沉溺在他的温柔里,跟着他一起放纵。
    翌日下午,临江国际机场,停车场内。
    水哥将视线从某个角落里收回,默默地推了下身边的小何,低声问:“多久了?”
    小何看了眼腕表,沉默了几秒,幽幽道:“你把行李弄去托运后不久,我就被赶下车了。”
    小何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轻咳了一声,“差不多已经四十分钟了。”
    水哥怔了怔,好奇道:“欸,你说,澈哥跟嫂子在干嘛呢?”
    小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像看傻子似的看他:“聊天呗,还能干什么。”
    水哥:“不是,他跟咱俩咋就没这么多话聊呢。”
    小何:“小夫妻要分开了,不得有一匣子的话要说啊。”
    水哥忽然贱兮兮地笑了下,推了下小何,说:“咱俩打个赌,要是待会嫂子下来的时候,口红没了,衣衫不整,你给我二百五十块,成不?”
    小何:“嘿,你才二百五呢,骂谁呢。咱哥可是正人君子,做不了那什么白日宣淫的事儿。”
    水哥:“就说赌不赌吧。”
    小何:“赌。”
    半个小时后,水哥和小何看见宋意真从车上下来,她跟江澈简单地拥抱了一下。
    随后,宋意真上了一辆黑色奔驰,不久之后,那车就开走了。
    宋意真戴着口罩,遮住了半张脸。水哥压根无法判断她的口红还在不在。
    小何得意地笑,“我说什么来着,愿赌服输,钱拿来吧,二百五。”
    “你看他俩,头发丝都没乱。我就说澈哥是正经人吧,你跟他共事这么久,竟然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跟宋意真分别后,江澈直奔休息室,水哥和小何紧跟其后。
    来的路上有粉丝认出江澈,他还非常随和地跟人合了影。
    三人在安静的休息室里落座,水哥不经意瞥到江澈衬衫上的一抹淡淡的口红印,眼皮禁不住狠狠地跳了一下。
    水哥犹豫了一会儿,指了指江澈的衬衫,艰难地开口:“澈哥,你衣服上有口红印。”
    江澈闻言垂眸,淡淡地瞥了眼,没有太大的反应。
    倒是一旁的小何开始脑补起来。嫂子长得也没很矮,站在澈哥身边,大概到他下巴那里。不是站着拥抱的时候蹭上的,那就是在车里坐着的时候弄上的……
    小何脑补了一出江澈把小娇妻按着亲的戏码,感觉某人在他心里谦谦君子高岭之花的模样一点点崩塌了。
    水哥揉了揉太阳穴,头痛道:“哥,你刚刚和粉丝合影的时候,外套是敞开的,对吧?”
    江澈表情淡淡,不可置否。
    水哥:“这要是上热搜了,怎么解释?”
    江澈:“解释什么?这是我老婆留的唇印,又不是别人。大家不会误会的。”
    小何:“……”
    “哥,人家倒是不会误会你出轨,但是会觉得你……嗯,不清心寡欲不纯洁了……”
    江澈:“……?”
    ▍作者有话说:
    读者“”,灌溉营养液
    读者“尊贵的全订读者”,灌溉营养液
    读者“三岁的乘风”,灌溉营养液
    读者“是豆豆呀”,灌溉营养液
    读者“沐沐的小木木”,灌溉营养液
    读者“三岁的乘风”,灌溉营养液
    读者“黑妹”,灌溉营养液
    读者“鸢”,灌溉营养液
    读者“萱李子璇”,灌溉营养液
    第55章 [vip]
    几个小时后, 宁雪家。
    餐桌上的火锅汩汩冒着泡,热气上窜,氤氲出一片轻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