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雪低头拿眼镜布擦镜片,不徐不疾道:“真真, 你老公走的第一个晚上, 你就从家里跑出来跟我一起睡, 你说他会不会吃醋啊?”
    此时, 坐在宁雪对面的宋意真从锅里夹起一块煮好的豆腐, 放在油碟里蘸了蘸调料, 漫声回答:“不会。”
    宁雪:“欸,他有过吃醋的时候么?”
    宋意真想了想, 一本正经道:“大部分时候,他不会吃醋。”
    宁雪闻言抬头, 重新戴上眼镜,饶有兴致地问:“那小部分时候是指……?”
    宋意真刚想回答,话到嘴边又默默咽了回去。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江澈每次吃醋,后果基本上都是她被撩到腿软,甚至有些画面还有点少儿不宜, 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讲出来为好。
    宋意真轻轻眨了眨眼睛,卖萌似的用美食转移宁雪的注意力,“宁宁,肉都要老了,你快点吃。”
    宁雪闻言赶紧去夹锅里的牛肉, 吃了一阵她才堪堪反应过来。
    宁雪故意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 一脸八卦地看向宋意真, 露出一副“我悟了”的表情。
    宋意真看着宁雪的表情微微一愣, 总觉得她已经在脑补什么了。
    她动了动唇,刚想说话,结果宁雪冲她摆摆手,笑道:“姐妹,你不用明说,我都懂 。”
    宋意真笑了笑,任由她去了。
    宁雪又挑起了别的话题,两个人聊了聊近况,又说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到了吃饭的尾声,不知不觉说到了各自的小说。
    宁雪问宋意真:“真真,你打算什么时候挖新坑啊?”
    宋意真支着脑袋,揉着肚子,缓缓道:“暂时还没有特别想写的故事,等有灵感了再说吧。”
    “你呢?”她十分自然地把问题抛给了宁雪,“你的那本《蔷薇热恋》完结三个多月了吧,最近有开新文的打算么?”
    宁雪捂住嘴巴打了个饱嗝,缓了一会劲儿,道:“我在存稿呢,最近太忙了,如果贸然开新坑,更新肯定跟不上,等存够了稿子再发。”
    宋意真:“那你这次写了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宁雪:“一个跟十二星座有关的青春群像故事。”
    女生说着抿唇轻笑,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其实这是你给我的灵感。”
    宋意真:“我?”
    “你壁咚强吻你老公的事迹完全震撼了我。”宁雪忽然激动起来,她清了清嗓子,控制住即将失控的表情,幽幽道,“总之,我觉得百分百契合的两个星座之间,一定有特别奇妙的化学反应。”
    宋意真看着宁雪,愣了一瞬,后知后觉地笑了。
    饭菜都是宁雪准备的,所以宋意真主动承担了洗餐具的活儿。
    她在厨房里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锅碗瓢盆都刷干净了。
    宋意真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宁雪刚结束打扫工作没多久。
    宁雪大大咧咧地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开了一瓶菠萝味的果啤喝。她瞧见宋意真出来,拍了拍身侧的位置,示意她过来坐。
    两人盘腿而坐,面前摆着的是茶几,茶几上放了一些零食和饮料。
    宋意真瞥了眼面前未开封的果啤,默默移开眼,拿了果啤旁边的酸奶。
    宁雪指着果啤说:“这个只有3.5度,喝几口不会醉人的。真真,你要不要试试?”
    宋意真语气果断,“不了,我喝不了酒。”
    宁雪:“一点都不能碰?”
    宋意真:“嗯。”
    见她这么说,宁雪也没再坚持。
    两个人打算看个电影,但又不知道选哪部。于是,她们拿出手机在网上找推荐。
    宋意真关注过好几个高质量的电影大v,她点开微博,刚准备搜索大v的名字,不经意间看到了热门话题。
    宋意真的目光落在屏幕上,顿了好一会儿。
    一旁,宁雪察觉到她的异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不由自主地读出了热门微博里的文字。
    “江澈在机场与粉丝合照,衬衣上被蹭上口红印?”宁雪忽然被逗笑了,一边登微博一边碎碎念,“现在的营销号造谣都不带脑子的么?江澈怎么可能会让不熟的女人接近自己?简直是天方夜谭好不好!”
    说着说着,宁雪忽然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身边的宋意真,“真真,江澈衣服上的口红印,是你的吧。”
    宋意真回神,看了宁雪一眼,轻轻应了一声,“嗯。”
    宁雪把微博上的图片点开,放大,睁大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忽而拔高音量,激动地问:“卧槽,这个位置你是怎么蹭上去的?!”
    “你们家那位不会那么变态吧?离别之前,穿着衣服还让你……”
    宋意真虽然不知道宁雪到底脑补了什么,但是她知道她肯定误会了。于是,宋意真忙不迭解释:“宁宁,你别多想,就是在睡觉的时候不小心蹭上去的。”
    宁雪:“字面意义上的睡觉?”
    宋意真蹙眉,“不然呢?”
    宁雪会心一笑:“就酱酱酿酿嘛,干嘛非要我讲出来,怪害羞的。”
    宋意真大囧,认真解释道:“昨晚太累了,我没睡好,今天白天的时候一直犯困。结果,我去送我老公的时候,直接睡着了。”
    “他倒也没生气,反而陪着我一起做懒虫。”说到这里,宋意真的脸色柔和了许多,“我靠着他睡了好久,应该就是那时候不小心蹭到的。”
    宁雪笑了笑,把手机举到宋意真面前,“你看,不止我一个人想歪了。”
    宋意真接过她的手机,顺着评论一条条看下去。
    ——这到底得用什么糟糕的姿势,才能在那个位置留下口红印啊!
    ——楼上那个姐妹,这还用问吗?!肯定是被按着亲了很久,又被抱了半天才弄上去的!
    ——本cpf已经嗑疯了,粉真正的一对简直不要太快乐!!!糖成精了!!!
    ——赌两包辣条,口红印绝对是某人家里那位的。
    ——现在虐狗的方式真是越来越高级了qwq
    ——我有一个大胆且污的想法,但是我不敢说嘿嘿嘿。
    ——我脑补了一些奇怪的画面,我不干净了呜呜呜
    ——哈哈哈我还记得江澈刚出道的时候,有人评价他说是干净的天使,天使今天终于堕落了,我他妈好开心(bushi)
    ……
    宋意真把手机还给宁雪,人却依然懵着,久久无言。
    彼时,她收到了来自江澈的视频邀请。
    宋意真从地上站起来,往卧室的方向走,顺手点了接受。
    对方的视频画面里只有一团雾,什么也看不清明。
    “澈哥哥?”宋意真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她的话音刚落,视频画面正中央的玻璃门被打开,江澈穿着白色浴袍从里面走出来。
    浴袍的领口敞着,有水珠自脖颈划过一截精致的锁骨,悄悄没入胸膛。
    他没有看镜头,只是径直走到盥洗池前,拿起吹风机吹湿漉的头发。
    宋意真靠着墙站定,下意识做了个深呼吸。
    她莫名觉得,自己被勾引了。
    江澈随意地吹了几下头发,快步朝着镜头这里走过来。他微微俯身,靠近时怼着脸,那种不经意间的颜值暴击让宋意真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起来。
    “澈哥哥?”她又喊了一声。
    镜头那边的江澈晃了晃神,拿起手机,温柔地勾唇,“网络正常,没有卡顿。”
    “我看见你了。”
    第56章 [vip]
    宋意真站在原地愣了半天, 双颊不期然地染了一抹绯红。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还面对着镜头,赶紧切换了视角。
    宁雪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小公寓,主卧她自己睡,次卧当书房。
    宋意真在主卧和次卧之间犹疑了片刻, 最终选择了次卧。
    她进屋, 开了灯, 找了个不暴露屋内陈设的地儿坐了下来。
    次卧里铺的是日式榻榻米, 宋意真坐在软垫上, 靠着白墙, 冷静了一会儿。
    待脸颊上的红晕散去,她这才把反扣着的手机倒过来, 拿起来换了前置摄像头。
    镜头那边一片黑暗,只有细碎的声音传过来。
    宋意真挂掉视频通话, 给江澈发了个消息。
    【冰糖葫芦】还视频么?
    女生放下手机,靠着墙看屋里的陈设。
    对面的墙壁上挂着几幅装饰画,画风十分小清新。左侧的墙壁上有一个简易的挂式书架,书架上有两层,上面一层放着几本西语诗集,下面一层则摆着宁雪出版过的言情小说。
    书架下方横着一张长书桌, 桌面上放着一台银灰色的笔记本电脑,桌角靠窗的位置摆了一 盆白色的满天星。
    小巧可爱的白色花朵染了灯光的温黄,在某一瞬间,真有几分像夜空里的星星。
    屋子不算大,但干净温馨, 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宋意真闭上眼睛, 安静地坐着, 慢慢放空自己的大脑。
    约莫过了两分钟, 视频邀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回,宋意真十分从容地把手机拿起来,点了接受。
    屏幕那边的江澈换了睡衣,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好了,对比他之前在浴室里的装扮,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
    宋意真就这么安静地盯着江澈看了一会儿。
    镜头里,男人对上她的视线,唇角微微勾起,冲她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