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葫芦】我也回家了。
    【澈】宋宋,视频么?
    【冰糖葫芦】现在不太方便。
    【澈】那你先忙。
    【冰糖葫芦】嗯。
    江澈把手机扔到沙发上,他脱了外套,伸手解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靠着墙忽然发起了呆。
    今天拍了几个小时的哭戏,眼睛有点疼,心也颇不平静。
    江澈闭上眼睛,吸气又吐气,努力让自己把情绪缓慢地调整回来。
    大脑处于放空状态,他什么也没有想,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突然从眼睛里流了下来。
    下一秒,门铃响了。
    江澈快步走到门口,直接开门。
    不久前刚刚跟自己说不方便视频的女孩,拿着一束白色的满天星,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错愕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一颗心被无尽的喜悦所占据。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声。
    “你怎么来了?”他问。
    “你怎么哭了?”她问。
    他接过她手里的满天星,把人拉进来,“眼睛发炎了。”
    江澈关上门,把花放好,一把将人抱住。
    “宋宋,你学会说谎了。”他笑着,眼里盛满了宠溺,“不乖。”
    后背有一双手轻轻抚上来,很温暖。
    一片寂静里,他听见她说:“我没骗你呀,我这不是回家了么?”
    “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第57章 [vip]
    江澈的房间在六楼, 客厅里窗户没关,窗帘也没被拉上。
    有风从外面吹进来,有些凉。
    宋真拍了拍江澈的背,往后退了两步, 从他怀里离开。
    她扬起脸, 目光落在江澈泛红的眼角, 温声细语道:“你的眼睛得上药, 还得休息。”
    宋意真边说边卸下背上的双肩包, 包被男人很自然地接过去。
    两个人并排往屋里走。
    江澈进了卧室去拿药箱, 宋意真则留在客厅里。她关了窗,又一丝不苟地把窗帘拉上。
    凉风被挡在了外面, 加上她开了客厅里的空调,很快, 周遭暖和起来。
    宋意真接过江澈递过来的小型医药箱,勒令他去沙发上躺好。
    她在医药箱的隔层里找到了眼药水,拧开盖子,朝人靠近。
    跟刚到这座岛的那天晚上相比,江澈好像憔悴了一些。
    他的眼睛有些红肿,衬得整个人可怜兮兮的。
    宋意真微不可察地轻叹了声, 她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滴完眼药水后,轻声道:“哥哥,你现在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什么事都不要想。”
    江澈沉默了几秒后拒绝了她, “我可能做不到。”
    宋意真整理好医药箱扭过头来看人, 江澈已经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既然如此, 那他的言下之意就是在想事情。此刻, 他应该在想戏吧。
    宋意真轻轻地扯了扯嘴角,忍不住轻喃:“你果然是工作狂啊。”
    一瞬的寂静过后,男人慢条斯理地接话:“我没有在想工作。”
    宋意真脱口问道:“那你在想什么?”
    江澈笑了笑,没说。
    宋意真没深究,挨着他坐下,十分自然地枕着他的肩膀,也学着他的模样闭目养神起来。
    一路舟车劳顿,她现在其实也挺累的。尤其是赶最后一班轮渡的时候,她几乎耗费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拿出了当年跑八百米冲刺的劲儿,一路狂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宋意真再次清醒过来时,她躺在床上。江澈躺在她身侧,像是睡着了。
    她轻轻挪了挪身子,伸出右手,悬在虚空,顺着他的眉眼,他的轮廓,细细临摹。
    房间里很安静,静得能听见两个人的极轻的呼吸声。
    宋意真就这么记他的模样,都能玩得不亦乐乎。
    举了许久,手有些发酸。放下来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江澈柔软的唇,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就在她恍神的空档,手腕处骤然一紧。宋意真回神,看着扣在自己手腕处的那只手,默默抬起眼眸。
    手腕被江澈扣着动不得,手指落在他的唇侧,颇有几分暧昧。
    她对上男人的视线,温声问:“醒了?”
    江澈淡然地回:“没睡。”
    宋意真囧了一瞬,忽然有种被公开处刑的感觉。
    “眼睛……”她想了想,问,“好点了么?”
    江澈:“嗯,已经不疼了。”
    宋意真稍稍用力,动了动手腕,男人很快松开了她。
    她收回手,默默侧了侧身,让自己保持平躺的姿势。
    “几点了?”她问。
    江澈:“十点半。”
    宋意真想了想,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去,“我去洗个澡。”
    她找出睡衣,迈开步子走到浴室门口,思忖片刻后又折回来问江澈:“要不要一起?”
    江澈点了点头,“好。”
    ……
    温热的水通过花洒落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热气氤氲成雾,充盈整间浴室。
    肌肤的温度跟随着水温一并升高,源源不断地暖意传递至人的心尖。
    曼妙的氛围里,江澈主动开口问她:“你一个人过来的么?”
    宋意真摇头,“跟宁雪一起来的,她把我送到楼下之后,就回酒店了。”
    “要不是程寻打岔,我还能再早一点来找你。”
    听她这么说,江澈忽然想起他回家时在门口偶遇程寻的事。
    程寻说遇到了两个私生饭,还莫名其妙地问他有没有裸睡的习惯。
    现在想来,程寻口中的两个私生饭应该就是自己老婆和她的闺蜜。
    江澈故作淡然道:“程寻误会了,不过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宋意真:“他说什么了?”
    江澈:“他问我有没有裸睡的习惯,让我注意点儿。”
    “裸睡?裸……”宋意真无奈地笑道,“他听岔了。宁雪担心附近有狗仔,一直叮嘱我做好伪装,她说不伪装无异于裸奔……就这么简单,根本不是程寻想得那样。”
    “其实在路上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方面的担忧,不过,当我离你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反而释然了。”宋意真说着,张开双手抱住他,微扬着头,鼻尖轻轻蹭了蹭他的下巴,“比起见你,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嗯。”男人低低地应了声,性感的喉结上下滚了滚,温柔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来,“宋宋,欢迎回家。”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羽鸟和树”,灌溉营养液
    读者“2014夏末初”,灌溉营养液
    读者“爽就完事了”,灌溉营养液
    读者“山山而川”,灌溉营养液
    读者“蔚藍之歌”,灌溉营养液
    读者“黑妹”,灌溉营养液
    读者“唯有敬亭山”,灌溉营养液
    读者“鸢”,灌溉营养液
    读者“三岁的乘风”,灌溉营养液
    第58章 [vip]
    等宋意真洗完澡, 吹完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的行李箱还在小区的保安室里。
    因为拖着行李到处走不太方便,所以她把行李先放在了保安室, 轻装上阵去找江澈。
    一番周折之后终于见到人, 欣喜之余, 她完全把行李给忘在脑后了。
    宋意真暗暗在心底骂了自己两句, 默默拢了拢身上的浴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