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过客厅, 径直走到江澈房间的衣柜前, 随手找了一套运动装换上。
    江澈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宽大松垮的,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她站在屋里的全身镜前看了好一会儿, 默默地挽起了袖子和裤腿。
    不多时听见门铃响,宋意真拎着裤子迈开步子往外走, 看上去有些滑稽。
    她走到门口停住,戒备心忽然上来,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眼,只见外边站着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那人戴着黑色鸭舌帽,正低着头看手机。
    楼道里的灯光有些暗,衬得四周有几分阴森。
    宋意真看了两眼, 赶紧收回了目光。
    突然,她的脑子忽然闪过n种对外面那人身份的猜测。
    什么狂热粉丝,狗仔队,变态之类的……都成了她脑补的对象。
    宋意真越想越害怕,视线不自觉地往浴室的方向飘。
    正当她准备去叫江澈的时候, 浴室里的水声彻底停了。
    不一会儿, 江澈从浴室出来, 在注意到她之后, 他朝她走了过来。
    待人停在她面前,宋意真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她默默往后退了两步,躲在他身后,指了指门,用弱弱的语气小声说:“澈哥哥,门口有个奇怪的人,你看看认不认识。”
    江澈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温声安慰道:“别怕,应该不是生人。”
    尽管嘴上这么说着,江澈还是非常谨慎地看了下猫眼,在发现外面站着的人是小何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扭过头来告诉宋意真:“是小何,应该是来帮你送行李的。”
    “送行李?”宋意真怔了怔,“你怎么知道?”
    “宁雪告诉我的。”江澈边说边开门。
    果不其然,待门彻底打开后,宋意真看到了自己的灰色行李箱。
    门外,小何正百无聊赖地玩手机自带小游戏。
    听见开门声的那一刻,他停住手上的动作,边抬头边说:“哥,你可终于开门了啊……”
    话说到一半瞧见门后站着的人,小何顿了一下,立马转换笑容:“嫂子来了啊,我、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宋意真松开江澈的衣角,“没有。”
    “没有就好。”小何干干地笑了两声,往前推了推身侧的行李箱,把箱子推到屋子里以后,他撂下一句“再见”,就急匆匆地回了隔壁屋。
    隔壁,正在看行程表的水哥见小何冒冒失失地回来,忍不住说:“诶,让你去送个行李而已,你怎么跟见鬼了似的?”
    小何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猛喝了好几口才堪堪定了定神。
    他扭过头,回道:“鬼是没有,女人倒是有一个。”
    水哥手指一顿,怔了片刻反应过来,忍不住啧了声,“到底是年轻气盛啊,这才分开几天就舍不得了。”
    小何:“我记得明天是夜戏吧,拍到凌晨的那种?”
    水哥:“嗯。”
    小何沉默了一会儿,偏过头去看外面,他的视线越过窗户落在漆黑的天幕。
    一轮圆月高悬,月光皎洁无暇,映亮了天空一隅。
    隐隐约约听到海浪翻涌的声音,静静听来,像极了恋人间的亲昵低语。
    与此同时,在江澈的卧室里,宋意真和江澈正依偎在一起聊天。
    江澈:“宋宋,你觉得徐染对乔慕的感情,究竟是友情还是爱情?”
    傍晚收工的时候,江澈被刘导拉过去聊了下这个问题。当时两人没定下最终版本,刘导说要听女生的意见于是建了个讨论群。
    直到深夜,那群女孩子们都还在热情地讨论着。只不过话题早已从电影本身歪到了护肤品上去了。
    宋意真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其实,她写这本《七号灯塔》的时候,感情戏基本上都是一笔带过的。
    “我觉得,徐染对乔慕的感情是由欣赏而衍生出的爱慕。那种喜欢十分纯粹,就像……今晚的月光,洁白无瑕,且坦荡。”宋意真缓缓道,“他们之间大概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吧。”
    江澈“嗯”了声,认可了她的观点,“我跟你的看法一样。”
    说罢,他继续道:“电影结尾有一段回忆,是讲徐染和乔慕一起经历的过往。原本是从乔慕的视角来呈现的,但我和刘导讨论之后,我们一致认为,从徐染的视角出发或许效果会更好。”
    宋意真微抬起头,笑着看他,手指不安分地蹭着他的脸颊,淡淡道:“所以,你是想让我从女孩子的角度,给你一些拍摄建议或者灵感?”
    江澈:“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你是徐染,你眼里的我,不对,是你眼里的乔慕,是什么样的?”
    虽说乔慕是她笔下的人物,但宋意真自己并不能很好地代入徐染。她只能想想自己对江澈的感觉。
    宋意真闭上眼,仔细想了想他们相处的过往,很多温馨的场景一幕幕如同电影画面般慢慢放映。
    记忆里的江澈,是明亮而帅气的。他有温柔的一面,也有霸道的一面,他会害羞,会吃醋,有时候还很孩子气,但对她而言,无论是哪一面的江澈,都能轻易地拨动她的心弦。
    她想了很久,久到她睁开眼时,江澈都快要睡着了。
    男人垂着眼,语气带着倦意:“宋宋,你有答案了么?”
    “嗯。”宋意真一字一顿道,“其实重点不在于乔慕,而是在于徐染。女孩子喜欢一个人,无论这个人怎么样,在她眼里,他都是帅气美好的。”
    “你只要站在镜头前,不经意间流露帅气就好啦。”她继续道,“只要女孩表现出她的悸动,紧张,欣喜,甜蜜,把那种喜欢融在每一个眼神或者动作的细节里,那么氛围感就出来了。”
    宋意真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忽然越说越兴奋,到最后忍不住求表扬:“澈哥哥,你觉得我的提议有没有建设性?”
    须臾,耳畔传来一声低笑,男人像是心情极好地回:“有。”
    “而且我感受到了。”
    宋意真问:“你感受到了什么?”
    江澈沉默了一瞬,缓缓道:“甜蜜。”
    心灵相通的甜蜜。
    第59章 [vip]
    清晨, 太阳从云后探出脑袋,几缕微光透过云层漏下来,映亮了海岛的一隅。
    《七号灯塔》拍摄现场,工作人员迎着熹微的晨光布景, 调配灯光、道具。
    艺人休息室内, 刚刚做完造型的程寻打了个哈欠, 转头对旁边的苏映雪说:“听说导演昨晚拉了个群, 讨论改剧本的事儿?”
    苏映雪目光微顿, 轻轻抬起头, 将目光从手里的杂志上移开,看着程寻, 淡淡地“嗯”了声,继续道:“导演觉得我跟江老师的部分对手戏可以有更好地处理方式, 所以想集思广益。”
    程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你们最后讨论出结果了吗?”
    苏映雪摇头,“没有。”
    苏映雪说完将视线重新移回到杂志上,刹那间似乎是想到什么,不禁勾唇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说:“江老师昨天好像很早就睡了, 全程没参与我们的讨论。最后话题歪得不成样子,更谈不上有结果。”
    程寻愣了一瞬,纳闷道:“江老师那种工作狂居然也有松懈的一天?难不成真是被私生饭影响了心情?”
    苏映雪闻言怔了怔,她合上手里的杂志,再次抬头看向程寻, 两眼茫然, “江老师的私生饭都追到这里来了?消息这么灵通?”
    程寻用力点了点头, 环顾四周见没有人, 于是稍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你是不知道,我昨晚在公寓楼下跟那两个女的狭路相逢,听到她们说要去偷看江老师的裸……”
    他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鄙夷道:“总之很色/情,我都说不出口。”
    顿了下,他又继续:“你说现在这些粉丝怎么能疯狂到这种地步啊,也太没品了吧。”
    苏映雪听罢,冷静了几秒后说:“我不信。”
    “兴许是你听岔了呢。”苏映雪道,“据我所知,江老师的粉丝大多都很理智且佛系。最重要的是,咱们现在住的那片安保森严,陌生人想要上去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江老师不穿衣服下楼,否则那些人怎么可能得逞?”
    “我也知道应该不可能,但万一嘛。”程寻挑眉,“不过不用担心,我昨晚警告了她们,那两个人应该不会再来了。”
    程寻说完离开座位,在休息室内活动了一番。
    回原位时,他经过苏映雪身旁,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她手里的杂志,目光定在标题里的“甜瓜访谈”四个字上。
    感受到光线变暗,苏映雪抬眸看了眼人,随手把杂志递给他,“你先看,我眯一会儿。”
    程寻接过杂志,认真地翻阅起来。
    访谈的问题不多,基本上围绕《七号灯塔》来的,跟之前直播里说得差不多。程寻看完后又往后翻了翻,停在了某一页。
    杂志社做了一个票选“最会调情的言情小说男主角”活动,《沙漠遇绿洲》的男主程屹以接近4万票的成绩夺得了第一。
    甜瓜以程屹的口吻写了一则获奖感言,还一一回复了几位读者的问题。
    其中有个读者问:大大,你笔下的程屹这么会撩,是因为大大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吗?
    甜瓜回复了八个字。
    ——不是男朋友,是老公。
    看到这里,程寻的目光霎时顿住。
    他忽然想起《七号灯塔》最初版里蹩脚的感情线,以及《沙漠遇绿洲》里那种水到渠成的甜蜜感,忍不住在心底啧了声。
    透过泛着淡淡的墨香书页,不知道为何,他似乎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与此同时,小岛某公寓里,被程寻视为“色/情/狂”的宋意真正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
    等她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迷蒙中睁开眼,瞥见透过窗缝漏进屋里的几缕阳光,宋意真揉了揉眼睛,转头去看枕边人。
    男人并没有躺着,而且用手撑起脑袋,侧着身子低头看她。
    屋里的光线不算很暗,是恰好能让她看清他的脸的程度。他的眼神是那样清澈干净,又是那般含情脉脉,弄得宋意真多少有些难为情。
    宋意真偷偷做了个深呼吸,懒洋洋地迎上他的目光:“早啊,江先生。”
    江澈没说话,只是俯身,在她的一侧脸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而后不徐不疾地压低声音道:“早安,江太太。”
    一句亲昵又温柔的“江太太”,将宋意真的睡意彻底扫光。感受到萦绕耳际的温热气息,她的耳朵不受控制地红了。
    宋意真闭上眼,不敢如此近距离地去看他,只是默默地抿着唇,努力消化这份亲近。
    过了一会儿,脸颊的温热散尽,男人的气息远了些,宋意真这才慢慢吞吞睁开眼,定定地抬眸瞧他。
    落进屋里的阳光轻柔,像是一层天然的滤镜,衬得人干净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