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画面定格的瞬间, 她愣住了。
    等到宋意真反应过来的时候, 江澈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她刚准备开口, 想让江澈把她的丑照删除,此时,男人把相机递到了她眼前,毫不避讳地给她看。
    宋意真垂眸,看着屏幕中的女孩儿,目光微微一顿,刹那间失了神。
    原本以为是惨不忍睹的灾难片,但她没想到,照片里的自己表情不仅没有崩坏,反而被江澈抓拍到了那么一股天真烂漫的感觉。
    明暗交错,光影将她的五官优势尽可能地放大了,同时还营造出了一种美好的氛围。
    宋意真突然有些怀疑,照片里的人究竟是不是她自己。
    “喜欢吗?”男人在耳畔萦绕,他的声音低沉,带了几分蛊惑的味道。
    她抿着唇,轻声说:“喜欢是喜欢,不过……”
    不过,她身后的风景那么美丽,却在逆光中失了色彩,沦为陪衬,是不是有点浪费?
    相比于宋意真的纠结,江澈倒很会抓重点,他直接忽略她话里的转折,愉悦地笑道:“要不要多拍几张?”
    宋意真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他,一双杏眸睁得大大的,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礼尚往来。你入镜,我拍你。”
    江澈站在原地沉默了两秒,而后默默放下了手里的相机,走进了她的镜头里。
    下午,《七号灯塔》片场。
    公共休息室里,从睡梦中醒过来的程寻打了个哈欠,一脸困倦地问隔座的苏映雪:“几点了?”
    苏映雪划开手机屏幕看了眼,回道:“四点四十七。”
    程寻环顾四周,没见着江澈或者他助理的身影。他抬手捏了捏眉心,狐疑道:“江老师还没来吗?”
    苏映雪翻看着手里的剧本,头都没抬一下,“今天他拍夜戏。通告单上写的化妆时间是五点。”
    程寻“哦”了声,想起自己曾经听来的那些关于江澈的传说,禁不住感叹:“大家都说江老师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跑通告永远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一个。现在看来,也有例外的时候嘛。”
    苏映雪闻言笑了笑,不以为然:“其实,那些传言也不假,江澈确实非常敬业。两年前,我跟他有过合作,一般没有什么事情耽搁的话,他会提前一到两个小时来片场。”
    说完,苏映雪合上剧本,幽幽地睨了程寻一眼,随即揶揄道:“你有时间操心这些事,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提升自己的演技。今天ng的次数未免也太多了一点。”
    程寻闻言一噎,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有些颓唐地瘫在椅子里,脸上写满了郁闷。用苏映雪的话来说,此刻的他,没有半点阳光偶像的样子。
    程寻并不是那种受不得骂的人,只是今天ng的次数实在太多,已经打破了他刚演戏时的可怕记录,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干演员的这块料。
    更何况,他也算是作者甜瓜的忠实粉丝,对这部作品很有感情。《七号灯塔》这本书他看了不下二十遍,剧本也研究了好几遍,很多台词或者桥段他甚至可以一字不漏的背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演出来的样子就是达不到导演的要求。
    程寻低着头,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小声碎碎念:“我是不是根本不适合拍戏,以前的顺利不过是侥幸罢了?因为角色接近我本人性格,所以处理起来才会游刃有余。一碰到复杂的角色,我就原形毕露了……”
    苏映雪看他表现出来的这副可怜样子,也不好意思说太尖锐的话。她微不可察地叹了声,随即柔声道:“你也别太受伤了,这都是必经的过程。导演对你严要求,说明他看重你。既然你能通过试镜,那就证明你是适合徐泽的人选。只不过,你需要再努把力,挖掘一下你的潜力。”
    程寻安静了片刻,抬头看向苏映雪,郑重地道了声谢:“前辈,谢谢你。”
    突然被叫前辈的苏映雪感到受宠若惊,连忙摆摆手,说:“我也就比你早入行两年,你可别把我叫老了。咱们好歹也算同门,你不用太见外。”
    程寻:“嗯。”
    聊到这里,两人之间彻底安静下来,谁也没再多说话。
    苏映雪接下来跟江澈有几场对手戏,所以她会一直待到晚上八/九点钟。而程寻今天的戏份早就已经结束了,苏映雪知道他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应该是在等江澈。
    毕竟江澈之前是想演徐泽的,他的观点对程寻来说或许会有一定的参考性和启发性。
    下午四点五十分,化妆师和造型师先后抵达休息室。随后而来的,还有程寻千盼万盼的江澈。
    江澈进来后跟苏映雪还有程寻一一打了招呼,落座后不久,造型师便开始给江澈弄头发。
    苏映雪想起昨晚拉群聊剧情改编的事,于是趁机问江澈:“江老师,对手戏的事,你有什么想法?”
    江澈知道她是在说讨论群的事儿,于是调出备忘录,把自己写好的东西以文本的方式分享了出去,“稍等,我发群里。”
    苏映雪点开江澈分享的文件,认真地看里面的文字,平静的眸光里渐渐起了波澜,最后,她忍不住问:“江老师,你真打算把这段重头戏的表现机会都让给我吗?”
    江澈:“戏好看就行,我的戏份多少不重要。”
    程寻见苏映雪神色激动,忍不住离开座位,凑过去看她的手机屏幕。程寻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大致内容,看完着实有些意外。
    程寻对剧本内容烂熟于心,自然知道他们在讨论哪一段剧情。电影的结尾,会出现男主角乔慕的一段回忆,回忆里有一些之前没有出现过的桥段,主要是用来补充男主角人设的。换成女生视角后,整个氛围感柔和了不少,给人传达出的意义更多元了。对于整部电影而言,或许这样的处理更合适。
    不过他没想到,江澈的心思居然可以做到那么细腻,他把徐染可能会有的几种反应都写了出来,并且有一条完整的逻辑线。
    于是,大受震撼的程寻十分虚心地向江澈讨教:“江老师,你是怎么想出这些桥段的?”
    江澈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目光凝聚在虚空的某处,看上去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就在等他回答的空档,程寻自行脑补了无数种可能,最后没想到江澈竟然说了一个令他大跌眼镜的答案。
    “多亏了我太太,是她给我的灵感。”
    程寻注意到江澈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瞬间从冷淡变成了温柔,连唇角也在不自觉中上扬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程寻和苏映雪不是没见过江澈笑,只是他给人的感觉永远是谦谦君子般的温淡,多了未免有些程式化。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展露出这么真情实感的一面,两个人都觉得很意外。
    苏映雪好奇地问:“江老师平时也会和太太讨论剧作方面的事情吗?”
    “嗯。”江澈眼里噙着笑,“她在这方面很有天分,总能给我一些中肯的建议。”
    苏映雪忽而想起什么,禁不住掩唇轻笑。
    程寻见状,忙问:“你笑什么?”
    “我记得上次江老师和甜瓜大大连线直播的时候说过,他原本想演徐泽,但他家那位建议他演乔慕。”说着,苏映雪轻啧一声,抬手拍了拍程寻的胳膊,语重心长道,“小伙子,你想演好徐泽,或许得先谈一场恋爱。”
    程.弱小.无助.被狗粮齁到受伤.寻:“……”
    早晨看杂志,刷到喜欢的作者大大恋爱的消息。下午想要探讨角色,意外被某位从不对外分享私生活的清泠影帝塞了一嘴新鲜狗粮。
    程寻忽然对这个到处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世界感到绝望。他寻思,难道今天是什么适合秀恩爱的好日子吗?怎么好像全天下情侣都开始炫耀自己的另一半了?
    似乎是提及自家那位心情好,江澈竟然意外地挑起话题,跟程寻聊了聊戏。
    程寻顺着话题说到了今早被导演骂的事情,江澈听罢后平静地说:“徐泽前期情感比较外放,贴近你本身的性格,所以你处理起来觉得轻松。到后期,这个角色身上的沉重感出来了,确实有挑战性。”
    江澈说着轻轻打量了程寻一番,直言道:“我猜想导演之所以对你今天的表现不满意,很可能是因为你外表看起来还不够憔悴。”
    “毕竟,你要演的是几天几夜没有完整睡过觉的状态。”
    听到这里,程寻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瞥了眼面前的镜子,发现自己郁闷了一下午之后,看起来果然脸色差多了。
    更重要的是,程寻被导演骂了一通之后,他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那种痛苦难过的感觉。对于他这种没演多少部戏的新人演员来说,这样沉浸式的体验或许效果更好。看来,导演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程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即看向江澈,由衷地感激道,“江老师,谢谢你,改天请你吃饭。”
    “我只是实话实说。”江澈语气温淡,“不必谢我。”
    既然江澈都这么说了,程寻也就没有再坚持。他打了个哈哈把场面圆了过去,默默地把这事放在了心里,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还了江澈这个人情。
    下午的短暂接触过后,程寻忽然对江澈的感情生活产生了好奇心。
    说真的,他实在无法想象,如此一板一眼又冷淡疏离的男人,究竟是如何追到他老婆,并且将人拐进自家户口本里的。吃醋、撒娇、调戏……诸如此类的技能,他应该都没有吧?
    不过,如果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或许也能说得通。程寻想。
    翌日凌晨五点,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深蓝的天幕中漂浮着几片薄云,黎明的曙光晕染其间,简简单单勾勒出一幅温润的水彩画。
    海滩附近的公寓里,宋意真掐灭闹钟,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抓了两下乱糟糟的头发,一鼓作气下了床。
    简单洗漱过后,宋意真准备进厨房做早饭,这时,从玄关处传来一道钥匙转动的声音。
    几十秒后,江澈跟宋意真面面相觑。
    “工作提前结束了吗?”
    “怎么起来得这么早?”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发现话语撞在一起后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安静的瞬间,江澈主动回答了她的问题:“今天状态不错,拍得快,提前收工了。”
    宋意真“嗯”了声,继续手上系围裙的动作,“我是打算做早饭来着。”
    江澈:“需要我帮忙么?”
    宋意真摇摇头,“不用。”
    尽管她已经有了主意但还是问了句:“你想吃什么?”
    江澈不假思索:“番茄鸡蛋面。”
    宋意真开心地笑了笑,“我就知道是这个。”
    “你先去休息,二十分钟之后我叫你。”说完,她便进了厨房,关上了透明玻璃门。
    江澈站在外面,目光透过玻璃门,紧紧地锁在厨房里的一抹倩影上。
    忽然之间,他感觉身体里因为拍了整夜戏而堆叠起来的疲惫感,正一点一点地在消失。
    ▍作者有话说:
    程寻:吃醋、撒娇、调戏……诸如此类的技能,他应该都没有吧?
    江澈:呵,小儿科。
    ————
    感谢:
    读者“毒舌的一块姜”,投掷地雷和手榴弹
    读者“夏”,投掷手榴弹
    读者“夏”,灌溉营养液
    第62章 [vip]
    卧室里, 江澈安静地躺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从窗缝里漏进来的几缕微光,落在他的脖颈和肩膀,隐隐绰绰, 淡淡地勾勒出轮廓。
    刚下戏的时候, 他的状态很差。整个人仿佛被抽离了灵魂, 处在一种极度难受的状态之中, 冷静了好久没能走出来, 直到回家才缓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