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靠着围栏,吹着舒爽的海风,看看夕阳,看看夕阳下宁静的海面,从大学时的趣事聊到小说、聊到未来,时间在欢声笑语中不知不觉地溜走了。
    等到提醒的闹钟响起,宁雪恋恋不舍地抱了抱宋意真,颇为伤感道:“明天下午我就要回去啦,再过一阵子,要开始全国奔波做节目,可能见面的时间不会太多,像今天这样待在一块儿谈天说地真的太难得了。”
    宋意真抬手拍了拍宁雪的后背,轻声说:“没关系,我闲。如果你想见我,我去找你。”
    宁雪被她这话逗笑了,笑了一会儿打趣道:“你这么爱我,你家那位吃醋怎么办?”
    宋意真笑着摆手,“行了,别贫了。我们回去吧。”
    宁雪:“你不想看看江老师拍戏吗?”
    没等宋意真回答,她又撒娇似的说道:“我想看苏女神欸,你陪我看,可以吗?”
    宋意真点了点头,“好。”
    拍摄现场的人不少,但并不混乱,画内画外泾渭分明,大家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演员们在场景里走戏,助理们在戏外等着,有的人拿着剧本,有的人拿着水壶,还有的人在低头处理不断进来的消息。
    宋意真和宁雪跟小何来到了江澈的休息区,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江澈的身影,但并不能很清晰地看到他的脸。
    毕竟,他们这里跟最核心的拍摄区域还有一定的距离。
    不过,他们离导演的监视器倒是近,可以站在一侧看成片效果。
    看他们试了一遍戏,宋意真大概知道他们拍的是书的哪部分剧情。
    这是故事中段,男主角乔慕发现岛上的秘密,试图出逃失败,还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
    徐染劝他接受命运,死了逃出去的心。两人由此闹得不太愉快。
    试戏过后是一条正式拍摄。
    江澈拖着疲惫的身体,狼狈不堪地走进镜头。海边坚硬的礁石划伤了他的腿,因此他的每一步都走得极慢。
    苏映雪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在看到江澈之后,她很快掩去脸上的担忧之色,放慢了脚步,淡淡开口:“回来了。”
    江澈礼貌地应了一声,强撑着找了纱布和药酒,坐下来给清理自己的伤口。
    苏映雪朝他走近,在他面前站定,随后缓缓蹲下来,抱着双膝睨他。
    江澈没看人,只是专心地处理腿伤。
    苏映雪抬手掐住他的脸,嘲讽道:“乔慕,认命吧。你逃不出掉的。”
    江澈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毫不留恋地别过了脸。
    “既然你来这座岛,就和我们一样,”苏映雪说着起身,苦笑了一声,继续道,“是罪人。”
    听到这儿,江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冷笑了一声,眼里的坚定一点点消失,最后,他颓然地松开了攥着纱布的手。
    “卡——”
    “很好,这条过了。”
    导演的声音从对讲机里扩散出来,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没过多久,他又加了句:“我们再拍一条,保一条啊。”
    “化妆师给演员补补妆,抓紧时间。”
    镜头之外,宁雪低声称赞道:“女神不愧是女神,这场戏发挥得真出色。江老师也不错,肢体语言表达得简直完美。”
    她说着偏过头看身边的宋意真,发现她那双好看的杏眸里竟然蓄满了眼泪。
    宁雪递了张纸给她,忙问:“怎么还哭了?心疼了?”
    宋意真没说话,等江澈完整地演完了第二条,才慢吞吞地回宁雪:“我就是觉得乔慕好惨,好可怜啊。”
    创造这个角色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惋惜之感,但代入江澈之后,宋意真整颗心都没办法平静。越是回想整本书的剧情,越是想哭。
    怕她情绪失控影响现场拍摄,宋意真选择了离开。宁雪陪着她往保姆车所在的方向走,小何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
    待他们走后不久,这场戏彻底结束,导演指挥现场调度下一场戏,演员们有了几分钟的休息时间。
    江澈走到休息区,拧开桌子上的瓶装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
    喝完水,他拿着剧本默看下一场,词早已提前背熟了,多看一遍以便减少错误。
    看剧本的空档,导演过来跟他确认下一场的内容。两人顺利地沟通了一下具体细节。
    聊完,导演笑着拍了拍江澈的肩膀,说:“江澈啊,你今天状态非常不错呀。你是不知道,你刚刚那场戏拍完,我后面那一片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的。”
    “说起来,我还纳闷呢,你什么时候招了两个漂亮的女助理?”
    江澈还没来得及回答,偶然经过的制片抢答道:“不是助理,听说是江澈经纪人的朋友。”
    制片说着笑起来,“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还听见统筹和场务在讨论呢,说是想找他经纪人要人家姑娘的微信号呢。”
    导演:“这群家伙,干正事没见多积极,追女孩倒是殷勤。”
    一旁安静的江澈淡淡开口:“可能是工作量不饱和。”
    导演制片若有所思:“有道理。”
    恰好路过.累到脚不沾地.只是刚好闲聊了两句的场务和统筹:“……”
    送宁雪回酒店之后,宋意真也回了江澈的公寓。
    出版社那边催着要诗稿见刊,她加急整理了一下自己译好的几首诗,给编辑发了过去。
    发完文档后不久,宋意真收到了十多条微信好友申请。
    她眯起眼,回忆了一下最近有没有加奇怪的微商群,而后通过了最上面的那个人。
    【火火】你好,我是《七号灯塔》剧组的执行导演,我叫火火。今天在片场看到你,觉得你的形象不错,想认识你一下。
    【冰糖葫芦】你好。
    【火火】有意向从事影视行业吗?我觉得你的形象气质不错。
    【冰糖葫芦】你好,我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宋意真以为话题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对方又发来了消息。
    【火火】冒昧地问一下,你有男朋友了吗?
    【火火】说实话,我是被迫cue来加你的。我的好几个同事都想认识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单身。
    宋意真愣了一下,手指搭在手机屏幕上,好半天没动。
    她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打了四个字,干脆利落地点击发送。
    【冰糖葫芦】我结婚了。
    对方似乎是被她的话镇住了,没再发消息。
    临睡前,宋意真收到了这位“火火”的消息。
    【火火】抱歉,唐突了。那如果你以后想来剧组体验群演什么的可以找我,我可以帮你争取特约。
    宋意真发了句“谢谢”,然后彻底结束了跟这个人的对话。
    她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关了灯。
    房间里彻底暗下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间,宋意真感受到自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被强大的荷尔蒙气息包围着,她下意识往那个怀抱里挪了挪。
    迷迷糊糊之间,她抬手摸了摸江澈的脸颊,轻轻揉了揉,睡眼惺忪着说:“老公,脸疼不疼?”
    江澈沉声开口:“不疼。”
    像是梦呓般,她软糯地重复:“不疼就好,不疼就好。”
    男人会心一笑,默默地把婚戒戴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他关掉灯,动作轻柔地抱住怀里的人,用哄睡般的语气,在她耳边低吟:“你是我的。”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夏”,灌溉营养液
    读者“fog”,灌溉营养液
    读者“小柏绝懒_”,灌溉营养液
    读者“alx”,灌溉营养液
    读者“鹿米夕”,灌溉营养液
    第64章 [vip]
    闹钟响过第七遍, 宋意真翻了个身,睡意昏沉地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探了探。
    指尖碰到某个金属物的边缘,冰凉的触感给人好一个激灵, 让她直接清醒了过来。
    身体离开温暖的被窝, 周围的空气瞬间凉下来。
    宋意真吸了吸鼻子, 伸手捞起被子将自己裹紧。
    她滑开手机屏幕, 盯着最上层的天气框看了好一会儿。
    今日有雨, 气温最高二十三度, 最低十六度。
    此时的气温是十七度,只比最低温高一点。
    来海岛之前, 她看过这边的平均气温,准备了一些秋装和防感冒的常备药, 因此她并不担心会没有合适的衣服穿。
    宋意真掀开窗帘想看看外面的天气状况,谁知窗户玻璃上糊了一层雨雾,将她的视线模糊得彻底。
    她拉上窗帘,掀开被子下床,打开衣柜找了件外套披上,而后再度回到床上, 打开微信给宁雪发信息。
    【冰糖葫芦】下雨了,你的飞机还能按时起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