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雪那边回得很快。
    【雨加雪】航班取消了[无奈.jpg]
    【雨加雪】我也没想到突然就下雨了,而是还是暴雨橙色预警。原本打算跟同事一起回去的,现在看来还得在这儿待上一两天了。
    【冰糖葫芦】那酒店还有房吗?
    【雨加雪】有的。现在是淡季,房间很好订。
    【雨加雪】机票我已经改签了, 别担心, 一切顺利。
    【冰糖葫芦】嗯。
    【雨加雪】待会儿等雨小一点了, 我去找你玩吧, 我一个人待着有点无聊。
    【冰糖葫芦】好啊。
    【雨加雪】对了,江老师在吗?
    【冰糖葫芦】不在。
    【雨加雪】那就好。
    【雨加雪】讲真,我还没适应跟他同处一个空间。[尴尬.jpg]
    宋意真看着宁雪的文字哑然失笑,按下录音键,温声道:“他这个人其实很好相处的。”
    宁雪同样也发来语音,“姐妹,那是对你。”
    “不过话说回来,”宁雪疑惑,“今天有暴雨,剧组不放假吗?”
    这种天气拍戏确实危险,尤其还是在灯塔附近。
    “不清楚。”宋意真顿了顿,“我问问。”
    宋意真问了水哥,水哥很快给她答复,说是受暴雨影响拍摄延期,大部队现在就近在一个酒店里休息,今天大家应该都不回来了。
    宋意真如实向宁雪转告,宁雪考虑片刻,语气欢快地说道:“我看外面雨好像小一点了,我买点吃的过去找你吧。”
    宋意真:“下雨外卖估计也不方便,你买点食材,我们中午煮个火锅吧。”
    宁雪应得十分爽快:“行,安排。”
    宁雪所在的酒店隔壁有一家小型超市,挂断电话后,她飞速下楼,三下五除二地挑了生鲜和蔬菜,又在调料区找了两种口味的火锅底料。
    为了和这场雨抢时间,她行动的速度非常快,从进超市到付完钱走人只花了六七分钟。
    宁雪防雨的装备齐全,为了避免衣服鞋子被打湿,她撑伞之余,还穿了厚厚的透明雨衣,以及完美包裹裤腿的长款雨鞋。
    尽管看上去有些土气,但非常幸运地,从超市到海边公寓的那段路,她的衣服没有湿。
    宁雪前脚刚踏进公寓楼的大门,后脚雨势就变大了。
    雨珠噼里啪啦的,如同瀑布似兜头浇下,砸在地上,声音脆响。
    宁雪暗暗庆幸,松了一口长长的气。
    她收了伞,默默解开雨衣的帽子,以及最上面的几颗扣子。
    感觉到呼吸顺畅许多之后,宁雪脱了雨鞋,换上事先准备的懒人鞋,愉快地哼着小曲往电梯的方向走。
    她买的雨鞋用的是很轻的材质,用包装着,也不重。不过拎着东西跑了一路她也有些累了,现下提着大包小包走了几步,竟然轻喘起来。
    她停下脚步,思忖了几秒,忙给宋意真打语音电话,“真真,我到了,你下来帮我拿一下东西吧。”
    宋意真应了声好,随后挂断了电话。
    等人的过程中,宁雪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栋公寓楼。
    四处观望时,余光不经意间瞥到一个高大的黑影一晃而过。
    她恍惚了一瞬,往那个方向又看了眼,走廊尽头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看花眼了吧。”宁雪嘟囔出声。
    宋意真很快下楼,帮宁雪提东西。
    这会儿公寓里人少,搭乘电梯的就她们两个。
    一路畅通。
    出了电梯,转过拐角。
    宋意真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晰的男声,叫住了她们,“喂,你们两个。”
    来人语气不善。
    宋意真和宁雪双双回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高个子男生。
    男生穿着一身黑衣黑裤,还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浑身上下写满了“不好惹”。
    宁雪眯起眼,毫不避讳地将人打量了一番,放下手里的东西,微微蹙眉。
    这人,应该就是不久之前,她在一楼看见的那个黑影吧。
    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男生在暗处,语气偏冷,“即使再怎么狂热,也不能偷钥匙吧?”
    “看你们长得挺好看的,怎么喜欢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呢?”
    “私闯民宅犯法,知道么?”
    男生说话的语气刚开始含有嘲讽,不知道为何,到了最后,竟然还生出了几分惋惜之意。
    弄得两人莫名其妙。
    宋意真无奈地扯了扯唇角,尽量心平气和:“这位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手里这把钥匙是江澈给我的。”
    男生从阴暗处走近光明里,脸也一点点清晰。
    他迈步向前,鼻腔溢出一声轻哼,冷冷道:“这位小姐,跟江老师共事那么久,我对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再说了,他都已经结婚了,是有家室的人,怎么可能……”
    男生忽然想到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后半句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垂眸,看到宋意真拿着钥匙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精致的钻戒。
    他愣了半晌,再次开口时,语气缓和了许多,“你是……江老师家里那位?”
    宋意真转身去开门,没否认。
    记忆的碎片慢慢拼凑成形,宁雪认出眼前人是程寻。
    她无奈地叹了声,从包里摸出张名片,毕恭毕敬地递过去,“程老师,我真的不是私生。”
    程寻接过她的名片,目光在“记者”这两个字上多逗留了两秒。
    宁雪坦荡地笑了笑,“您放心,我也不是狗仔。”
    程寻听罢道歉:“抱歉,是我没搞清楚。”
    “咔哒”一声,门被推开。
    宋意真拎着东西进屋,宁雪紧跟其后。
    一分钟后。
    宁雪探出头来,问:“程……那什么,还有事?”
    程寻抬手虚握成拳,放在唇边清咳了两声,“我没带钥匙,能不能进去坐坐,等我经纪人过来?”
    宁雪跑过去问了宋意真的意见,很快又跑回来,冲程寻粲然一笑:“程老师,吃火锅吗?”
    临近中午,三人围着餐桌吃火锅。
    气氛不错,程寻见机找补,试图把自己糟糕的形象从人心底抹去,只是直男夸人终究有些生硬,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嫂子,你手上的戒指真漂亮,和你的气质很搭。”
    程寻说完还觉得自己夸得到位,既称赞了宋意真,又暗暗夸耀了买戒指的人眼光不错。一举两得。
    宁雪夹了一块雪花肥牛,放进芝麻酱料里,目光从碗里移到宋意真手上,随口说:“欸,真真,怎么突然想起戴婚戒了?之前没见你戴过呢。”
    宋意真垂眸,目光落在左手的无名指,微微发怔。
    耳边,女生的话还在继续。
    “哈哈,昨天那么多人加你,江老师有危机感了吧。”
    宁雪说着,一副磕到了的样子,“想不到江老师居然会暗戳戳宣示主权,简直不可思议。”
    邻座,程寻听了觉得离谱,直呼不可能。
    说实在的,宋意真是在洗漱的时候注意到手上的婚戒的。
    听说,左手无名指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把戒指戴在那儿,寓意是将伴侣放在心上。
    一旦被勾起回忆,她便忍不住想。
    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出昨晚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耳边轻轻萦绕江澈蛊惑似的低吟。
    想着想着,一抹绯色十分猖狂地从脸颊一路蔓延到了耳根。
    她没插话,连忙埋头吃菜,将自己藏在一片氤氲的雾气里,遮掩面上的表情。
    好不容易把这个话题熬过去,聊着聊着,俩人忽然又cue起程寻的那个误会。
    宁雪:“程老师,你当时为什么误以为我们是私生啊?”
    程寻难为情了一秒,在美食的刺激下又特别坦荡地讲了出来:“我听岔了。我以为你们想偷拍江老师,还要拍裸/照。”
    宁雪听罢哈哈大笑,轻轻推宋意真的胳膊,一本正经地戏谑道:“真真,你应该有不少江老师的那什么照片吧。”
    宋意真捏着筷子的手蓦然一顿。她嗔了宁雪一眼,柔声道:“才没有,宁宁你别开我玩笑啦。”
    ……
    一顿火锅愉快地吃完,三人各自分工,收拾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