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寻主动承担起了洗碗的任务,进厨房忙活起来。宁雪则在一旁洗锅,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
    两人熟络得很快,一顿饭的功夫,差不多快成了朋友。
    宋意真慢条斯理地擦完桌子,进卫生间洗了个手,随后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她走到门口,定在门前,抬眼往猫眼里看了看。
    见来人是江澈,便不假思索地开了门。
    门开的瞬间,男人跌跌撞撞地倒进她的怀里。
    他的衬衫和外套湿了一片,大片水痕洇开,从锁骨蔓延到胸口。
    宋意真扶住他,小声感叹:“怎么淋成这样呀。”
    女生轻轻用力,关上了门。
    玄关处,男人大半个身子靠着她。
    他垂着眼,精神恹恹,看上去有些虚弱。
    宋意真用手背贴他的额头,“没发烧,还好。”
    她担忧地看着他,叮嘱:“澈哥哥,你现在得把湿衣服脱下来,然后换身干的。”
    “没力气。”江澈半开玩笑似的说。
    他贴着女生瓷白的脖颈,呼吸绵长而平稳。静了一会儿之后,他撑起身子站好,手抵着墙,摆出了像是将女生壁咚的姿势。
    男人食指微曲,轻轻用力便抬起了女生的下巴。他垂眸看她,眼尾微扬勾着笑,轻启薄唇,一个字一个字说得缓慢又缱绻:“你帮我脱。”
    “哐当”,一双筷子应声而落。
    细木棍砸在地面,制造出不小的声响。
    玄关处的两人循声望过去。
    视线跟人对上。
    宋意真:“……”
    江澈:“……”
    程寻:“……”
    程寻恍惚了一瞬,笑容一点点僵在脸上,取代的是无尽的尴尬。
    骤然间,他觉得江澈在他心中稳重前辈的形象轰然倒塌。
    就像仙侠剧本里,高傲清冷的谪仙被拉下神坛一般。
    这一刻,程寻忽然很想买张船票连夜离开这座岛。
    如果能回到几个小时前,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贪恋那顿火锅。
    打死不会。
    第65章 [vip]
    程寻和宁雪在诡异的尴尬中识趣地结伴而逃。
    不久后, 屋子里只剩下宋意真和江澈两个人。
    江澈脱掉湿衣服进浴室冲澡。
    浴室外,宋意真抱着干净的衣服在门口等。
    她倚着墙,脑袋耷拉着,眼睛盯着脚尖出神。
    上一次这么尴尬还是在家里, 当时江淼过去送水果, 撞见他们俩抱在一块儿腻歪。
    这回被宁雪和程寻看见, 一个是好朋友, 一个是江澈同事, 尴尬直接翻倍, 差点让她无地自容。
    说来也奇怪,他们俩明明是结了婚的合法夫妻, 真情流露再正常不过。
    可每每被人撞破调情的场面,宋意真总会莫名有种偷情被抓包的错觉。
    想到这里, 宋意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她想,她或许该勇敢一点,毕竟以后总有一天,她要跟所有人大大方方地介绍——
    “这是我的丈夫江澈。”
    “他是一名演员。”
    以及适应江澈向众人介绍自己——
    “这是我的太太。”
    她不可能逃避一辈子。
    “短时间内强迫自己改变不太可行……”宋意真小声跟自己商量,“那要不然,制定计划慢慢来?”
    温水煮青蛙, 总有一天她能打败身体里那个胆怯的自我吧。她想。
    宋意真打定主意,开始想改变的方案。比如,和江澈牵着手一起逛街,跟他一起去人多的地方,尝试进入彼此的社交圈子?
    她在脑海中设想了许多不同的场景, 一时间想得入了神, 压根没有发现到浴室的门开了。
    直到手上一轻, 她这才注意到, 江澈已经洗完了澡。
    发愣的空档。
    “吱呀”一声,浴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宋意真闻声抬眸。
    淡淡的雾气在他身后缭绕,细碎的暖光斜斜地映照过来。
    江澈站在光与影的交界,整个人透出那么几分超凡脱俗的味道。
    他微微侧着头,修长好看的手拿着毛巾擦湿漉的头发,看向她的眼睛里噙着一丝笑,说话时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宋意真抿了抿唇,“没什么。”
    她暂时不打算告诉他她的这些不成形的想法。
    宋意真十分自然地拉过他的手,往客厅沙发的方向走,“我帮你吹头发。”
    “嗯。”江澈放下毛巾,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谢谢。”
    听到这句道谢,女生想起昨天傍晚在车里的场景,蓦然停了脚步,微微仰头,学着他当时的语气,对他说:“你不用跟我客气。”
    江澈一愣,右手食指轻轻勾了勾她的鼻尖,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你呀。”
    两人走到沙发旁。
    宋意真在茶几隔层里拿了吹风机,插上电。男人坐在沙发上,任由她摆弄。
    暖风呼啦啦倾泻而出,绕在两人之间。
    女生的手指时不时穿过他的发丝,动作温柔。
    吹了几分钟,宋意真换了风挡收尾,机器的声响随即小了下来。
    气氛正温馨,她开口:“我听水哥说,剧组在灯塔附近的酒店休息。你……是特意回来的么?”
    江澈:“他可能没跟你说,我今天上午没事。”
    “啊?”宋意真怔了怔,“那你去了哪儿?怎么还淋成那样?”
    江澈一一回答她:“家里没食材了,我就开车去了菜市场。买完东西之后回来,半路上想到剧本里的几幕,感觉忽然来了,特别想体验一下被雨淋的感觉。”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可能你会觉得我有点疯。”
    “不会。”宋意真摇头,“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哪部分剧情。”
    她关了吹风机,拔掉插头,“那你淋完雨有收获吗?”
    江澈没立马回答,沉默了一会儿。
    宋意真放好吹风机,坐到他身边,一脸认真地等他的下文。
    男人定定地看着她,目光灼灼,“本来可以有的,但是被打断了。”
    宋意真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他回来时的情形,一时间哭笑不得。
    视线不经意间扫过男人半遮半露的锁骨,她默默别开眼,伸手拿起沙发上的薄毯,完完整整盖住他的上半身,嗔道:“你正经点。”
    江澈非常自觉地用毯子把自己裹住,往后稍稍靠了靠,摆出一副“我是良家妇男,你不要过来”的模样。
    宋意真被他逗笑了。
    笑了好一会儿,她才平静。
    她扯开话题:“那你买的食材呢?”
    江澈:“东西还在车里,车在停车场。”
    宋意真吃饭吃得早,这会儿不饿。
    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刚刚走过十二点,她问:“你饿不饿?”
    江澈:“还好。”
    “午饭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宋意真看着他,一脸认真道,“你教我。”
    江澈本不想让她劳累,但看她如此主动,也不好灭了她的兴致,便应允了。
    “那我们先下楼去拿食材。”
    宋意真“嗯”了声起身,忽然想起自己煮了热茶,转身去厨房里倒了一杯。
    “水温差不多了。”她把玻璃杯递给江澈,“你先喝点,驱驱寒。”
    柠檬清香,红茶甜而不腻,温度适宜,浓淡恰到好处。
    江澈非常认真地喝完了。
    穿好外套出门,等电梯的时候,两人并排站着。
    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他牵起她的手,低头吻了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