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葫芦】如果印了15万册卖不出去怎么办?
    【冰糖葫芦】[瑟瑟发抖.jpg]
    【出版编辑粟粟】这个大大你就不用担心啦。
    【出版编辑粟粟】偷偷告诉你,我们boss这回其实也是为了讨夫人欢心啦。刚刚提到的妖颜,就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夫人。自家夫人写的恋爱故事,他白送出去都乐意。
    【出版编辑粟粟】而且话说回来,你们几位都是有过成绩的老作者,有粉丝基础,麻烦对自己有点信心好吗,甜瓜大大。
    宋意真差点就要被说服了。
    尤其是那将近百万的稿酬,更是狠狠地拨动了她的心弦。
    只不过,她还是困惑。
    于是,她问了编辑最后一个问题。
    【冰糖葫芦】为什么找我写呀?我不擅长感情戏。
    【出版编辑粟粟】大大,你没看微博吗?
    【出版编辑粟粟】前几天,雨加雪大大圈你,发了她去你家吃饭的照片,还写了一篇生动的小作文。你家粉丝都嗑疯了,都希望你能出一本恋爱日记呢。
    宋意真晃了晃神,忙不迭退出微信,登录微博。
    她不常玩微博,只是偶尔需要宣传的时候上去营业。
    平时刷刷小号,潜潜水。
    不登不知道,一登不得了。
    满屏的999+,差点把她的手机弄死机。
    宁雪的微博发出去之后不久,被一个名叫“甜甜的恋爱bot”的博主转发了。
    随后各大营销号跟上,创相关词条,上了好几次热门话题榜。
    后来新鲜劲过去,热度这才慢慢降下来。
    【出版编辑粟粟】大大,你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啦。
    【出版编辑粟粟】你就写写日常嘛,写完之后还可以送给你先生,留作纪念,多浪漫呀。
    在堪堪抗住高额稿费的诱惑后,宋意真的心理防线被编辑的最后一句话彻底击溃。
    她说得没错,三万字最快十天可以写完,慢一点的话一个月。
    而一个月后的今天,正好是天蝎座的尾巴,是江澈的二十五岁生日。
    把这个作为生日礼物之一送给他,会不会有很有意义呢?
    宋意真想了很久,心底的那个声音最终给了肯定的答案。
    于是,她回复编辑。
    【冰糖葫芦】我可以写。
    【冰糖葫芦】不过,我得问问我先生的意见。他不一定乐意被我写进书里。
    【出版编辑粟粟】行,等你的好消息。
    ▍作者有话说:
    江澈:写可以,别忘了给谢礼。
    宋意真:脸红.jpg
    ——
    感谢:
    读者“黑妹”,灌溉营养液
    读者“夏”,灌溉营养液
    第66章 [vip]
    宋意真酝酿了很久, 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对江澈开口。
    她把自己跟出版编辑的聊天记录发给宁雪,希望能从宁雪那儿得到些灵感。
    约莫过了五分钟,宁雪给她回复。
    【雨加雪】哈哈哈甜瓜大大,你不是一向擅长直球的嘛, 就直接跟他讲呀。我猜他不会生气, 你以前不是把他代入过程屹吗?现在不过是多代入一点嘛。
    【雨加雪】自传式恋爱小说, 说到底也还是小说, 可以存在合理虚构的地方。你也用不着那么束手束脚, 先自由创作, 以后再根据出版社意见改稿。
    宁雪总是能准确地抓住宋意真在意的点。她三言两语就给她吃了颗定心丸。
    不过,半晌过后, 宁雪话锋一转。
    【雨加雪】但是,真真你有没有想过, 如果你把这本小说的男主设定为艺人的话,会不会掉马啊?
    【雨加雪】毕竟娱乐圈当红艺人就那么多,公开感情状况的男艺人也就两个,许弋和江澈。你再把年龄一筐定,那么大家就会很明显地知道你写的是江澈。
    【雨加雪】这样一来,你身上那个江太太的马甲, 肯定会被扒得连渣都不剩。
    【雨加雪】你能承受吗?
    宋意真盯着屏幕静了静,修长的手指戳着键盘飞快打字。
    【冰糖葫芦】这个问题我想过,所以在这本书的设定里,江澈不会是演员。
    【雨加雪】那他是干什么的?
    【冰糖葫芦】经常出差的、工作超级忙的金融从业者。
    江澈在国外读的大学,学的是金融, 还拿了一个法律的双学位。
    因此, 把书里的江先生设定为金融从业人员或者律师, 也算合理。
    恋爱日常的重点落在男女主角的互动, 其他东西作为背景是锦上添花的存在。
    【雨加雪】那姐妹你呢?
    【雨加雪】你是干啥的?
    宋意真鼓了鼓腮帮,敲下了一行简短的字,发送。
    【冰糖葫芦】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写小说的。
    宋意真也不知道到底是那句话戳中了宁雪的笑点,她发了一长串的“哈哈哈”,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雨加雪】既然设定已经圆过去了,那么接下来,你可以开始创作啦。
    【雨加雪】你们生活中的素材应该挺多的吧,我甚至都能提供几个。
    【冰糖葫芦】[等投喂.jpg]
    【雨加雪】嘿嘿,容我回忆回忆,之后写个文档发给你。
    【冰糖葫芦】[谢谢.jpg]
    这几天江澈拍戏的时间比较固定,每天都可以回来跟她一起吃晚饭。
    因此,宋意真打算在晚饭后跟他说这件事。
    太阳渐渐落山,消失在海天相接处。
    接到江澈电话的时候,宋意真正在读一首跟落日相关的西语短诗。
    她放下诗集,从阳台的吊椅里坐起来,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刚刚从一种惬意的状态里抽离出来,女孩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了一丝惫懒。
    电话那头,江澈问:“刚睡醒?我吵到你了么?”
    一般人知道妻子日落了都还在睡觉,可能会吐槽,但江澈不会。
    他非常尊重且包容她的生活习惯,遇事往往会先考虑她的心情。
    这一点让宋意真格外感动。
    “没睡觉。”宋意真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说,“刚才一直窝在椅子里看书,状态没调整过来。”
    “嗯。”江澈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我跟同组的几个演员去吃饭,你来么?”
    男人那边的背景音听起来有些嘈杂,有船笛声,还有鼎沸的人声,像是在码头附近。
    宋意真一开始没听清,江澈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反而让江澈有点意外。
    “我以为你会拒绝。”江澈的语气有一丝不置信。
    宋意真只是笑了笑,轻松道:“既然要去见你的同事,我是不是得打扮打扮?”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
    “不用。”他顿了下,继续说,“我老婆天生丽质。”
    男人的语气自然又坦荡,听得宋意真耳边发烫。
    她低头捏了捏衣角,既害羞又觉得甜蜜。
    “不需要盛装出席,你觉得舒服就行。”江澈说,“我让小何去接你。”
    “他几点钟过来?”宋意真问。
    “二十分钟之后。”
    “好。”
    海岛某餐厅包间内。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苏映雪落座的时候仍然一脸茫然,“有生之年,我居然能遇到江老师主动请吃饭?!”
    “哈哈哈,映雪,不光是你惊讶,我也愣了老半天。江澈经纪人跟我说的时候,我以为我在梦里呢。”饰演女二号的路欣然搭了搭苏映雪的肩膀,“不过我纳闷啊,江老师今天约我们来这儿,是要说什么呀?难道是接着讨论剧本修改的事情?可导演不是说已经定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