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离码头不远,开车过去十分钟就到了。
    因为计划有变,苏映雪连忙给助理发消息,告知对方这件事。
    消息刚发完,手机上突然跳出一条日程提醒。
    她愣了一瞬,抬头问路欣然:“再过几天是江老师生日,你想好送什么礼物了吗?”
    路欣然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故弄玄虚道:“保密。”
    苏映雪伸手挠了挠她的腰,把人弄得咯吱直笑。
    “快说。”苏映雪忽然摆起了前辈的谱,“让姐姐抄个作业。”
    路欣然拗不过,只好把自己画好的线稿拿出来,“喏,就这个,还差上色。”
    路欣然以前是学美术的,画画功底很好。尽管只是画了个草图,但人物的神韵和他们之间的氛围感已经很好地表现出来了。上完色之后再看,应该会更惊艳。
    苏映雪忍不住夸赞她,“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用心。”
    路欣然淡淡道:“cp粉的自我修养罢了。”
    跟江澈共演这么久,苏映雪大概了解他的脾性。
    他要是收了礼物,一定会找机会回礼,不欠人情。
    这样送来还去,说真的没太大意义,有时候反而会弄巧成拙。
    她并非买不起贵重的礼物,只是不想给过生日的人额外增加心理负担。
    像路欣然那样送画就没什么事,一副漂漂亮亮的cp图,谁看了都不会误会。
    苏映雪正烦着,忽然被一阵声响打断了思绪。
    她抬头,只见程寻步伐轻快地从外面进来,嘴里还哼着歌,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程寻,快过来。”她朝人招招手,“给我抄个作业。”
    程寻停止了哼歌,快步走过去,有些困惑,“抄什么作业?”
    苏映雪示意他靠近,随后压低声音说:“你打算送江老师什么礼物?”
    提到这个话题,程寻的眉间不禁染了得意之色。
    他拿出手机,调出自己的购物清单,展示给苏映雪和路欣然看。
    “你们看看,我选的礼物多用心。”
    一分钟后,苏映雪和路欣然颇有默契地对视了几秒,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相比苏映雪,路欣然更夸张,她笑瘫在椅子里,好半天没缓过来。
    程寻见她俩这反应,瞬间迷惑了。
    “不是。”他把手机翻了个面,朝向自己,滑动屏幕,一件件确认自己买的东西,“既实用又用心,这些礼物难道不好吗?你们怎么笑成这样?”
    路欣然终于缓了过来,向程寻发出灵魂拷问:“亲爱的程老师,我问你,你觉得江老师的身体怎么样?”
    程寻道:“看上去很好,但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外强中干么?”
    路欣然无语地望了望天,“人家过的是25岁的生日,又不是60大寿,你买这些十全大补的东西确定不是缺心眼?”
    听她这么说,程寻倒也不恼,有些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他问:“你们有没有用过什么特别好的助眠产品?”
    苏映雪微微一怔,“送给江老师?”
    路欣然:“我倒是用过一款精油,还不错。不过,你一个大男人,送这玩意儿会不会有点奇怪啊?”
    程寻:“……也是哦。”
    三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番,最后终于达成了一致——
    买蛋糕,送花。
    最俗套的庆祝方式往往就是最不会踩雷的方式。
    江澈生日的前一天。
    深夜十一点半,保姆车上。
    车门被打开的瞬间,驾驶座上的小何从小憩中惊醒。
    他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往后看了眼,“澈哥,下戏了啊。”
    后座的男人轻轻“嗯”了声,语气波澜不惊,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
    小何重重地拍了几下脸颊,很快清醒过来。他一只手搭着方向盘,一只手启动车子。
    回去的路上,小何想起明天的日程,有些犹豫地开口:“哥,明天晚上的直播,你有空吗?”
    江澈每年生日都会做一次直播,给粉丝分享近况和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另外,还有他还会专门读一读粉丝的祝福。
    车子后座,江澈正在闭目养神。
    他眼都没抬,淡然道:“有空。”
    按照正常进度,他的戏份明天下午可以拍完。
    直播是在晚上九点,那时候他已经回家了,自然是有空的。
    作为江澈的助理,小何当然熟知他全天的行程,也知道他那时候有空闲时间。
    只是,他不确定的是,江澈在家直播是否方便。毕竟,家里还有嫂子在。
    小何故意咳了一声,又问:“澈哥你是要在家直播还是我们另找地方?”
    “在家里直播的话……”他做了个深呼吸,缓缓道,“会不会不方便啊?”
    江澈抬手揉了揉鼻梁,语气平静:“没什么不方便。”
    他顿了一秒,补充道:“以前不是没播过。”
    小何保持住微笑:“……知道了,哥。”
    貌似吃到了狗粮的小何在心里为粉丝难过了一秒。
    但,他很快清醒过来——江澈从头至尾没卖过单身人设,他的粉丝,很多都事业粉,还有不少是cp粉。
    粉丝才不会伤心,他们要是知道了,只会嗑糖嗑得更起劲。:)
    “具体流程和以前一样。”小何说,“但这回的才艺环节,澈哥你打算干什么?”
    过去的三次生日直播,江澈弹过钢琴、弹过吉他、打过架子鼓,但这一回,他出来拍戏,身边并没有带乐器。
    等了好一会儿,小何才听见男人散漫地回了两个字:“念诗。”
    小何饶有兴趣地问:“念什么诗?”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男人回了一首诗名。
    外语,他听不懂。
    他正想着要不要问,问到之后打算回去搜一下。诗作者身份是否敏感,诗的内容是否合适,他认为团队都需要审核一下,以免出问题。
    “国内有人译过吗?”他问。外语版他看不懂,中文版还是没问题的。
    “有。”江澈慵懒地回,“我太太。”
    小何:“……”
    深夜十一点五十五分,海边公寓。
    宋意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
    她整个人困得不行,但一想到待会儿要给江澈过生日,撑着残存的意识隔着衣服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细密的疼痛混合着电视机里聒噪的吵架声,一下子将她从昏昏欲睡的状态里解救了出来。
    听江澈说海岛这边的戏就快要拍完了,所以他最近的行程排得特别满。
    宋意真看过他的行程表,就连明天生日,他也不得闲。他白天得在剧组拍最后几场戏,晚上回来了还得给粉丝直播。
    电视机里放着深夜档狗血爱情连续剧,主角异域风情,个个都特生猛,能动手绝不动嘴。宋意真被这场面尬得不行,连忙换了个台。
    随手换到电影频道,里面正在播江澈出道时演的第一部 电影《卧底刑警》。
    屏幕中央,男人穿着警服,他的脸上挂着彩,青涩的脸庞染了一丝沧桑。
    他拿着枪,眼神坚定的对准镜头,那目光仿佛可以透过屏幕,把人看穿。
    宋意真曾看过女粉丝评价,说每次看到这一幕时,都觉得江澈不是在向逃犯开枪,而是在朝她们的心上开枪。
    在这一秒,她有了同样的感觉。
    心脏甚至不争气地漏了一拍。
    画面里,男人熟稔地扣动扳机,下一秒,黑屏。
    “砰——”
    电视里枪响的那一刻,外面的门恰好开了。
    沉浸在电影场景里的宋意真捂着胸口,默默做着深呼吸,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回来的某人。
    直到电影出字幕,她才恍惚间感觉有一道热烈的目光正紧紧地注视着自己。
    宋意真抬眸,看到来人,飞快地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趿着拖鞋朝人小跑过去。
    她无所顾忌地抱住他,喃喃道:“段警官,你太帅了。”
    江澈出道第一部 戏的角色叫段萧,是一名富有正义感的年轻刑警。这个角色有血有肉,给了他很多荣誉,也给了他一段难忘的表演经历。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江澈有那么一瞬的恍然,仿佛自己又回到了20岁的那个冬天,跨越了大半个地球,以段萧的身份,跌宕起伏地活了四个月。
    男人垂眸,平静地看着正抱着自己的女生。他沉默着,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唇角却在不经意间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出卖了他愉悦的内心。
    宋意真不撒手,江澈也没推开她。
    两个人就这么拦腰抱着。
    忽然,电视里响起了零点报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