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意真松开他,微微踮脚,鼓起勇气在他的唇边印下一个吻。
    “老公,生日快乐。”
    祝福的话刚说完,正准备走,腰却被人揽住。
    男人稍稍用力,轻易地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低头,与她额头相抵,眼波流转间,气氛一点点变得暧昧起来。
    无声的亲昵持续了很久。
    直到某个心照不宣的时刻,两人分开,接着再次靠近。
    他们亲吻着彼此,低声诉说着最真诚的爱意。
    许久之后,两人依偎在沙发上。
    “你的书写好了么?”江澈勾着她的手指,温声问。
    “写好了。”宋意真靠着他的肩膀,长睫轻颤,昏昏欲睡,“你现在要读么?”
    男人看他一副困得要命的样子,沉声开口:“不读了。”
    他松开她,捉弄似的捏了捏她的耳垂,“去睡觉。”
    “别呀。”宋意真下意识按住他的手,脑袋如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语气却依然倔强,“你还没许生日愿望呢?”
    女生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拉着他往餐桌的方向走。
    打开蛋糕盒,插上蜡烛,关掉灯。
    唱生日快乐歌。
    一气呵成。
    烛火映亮女生的脸。
    她双手交叉紧握,做出许愿的姿势。
    看上去比他还要虔诚。
    江澈学着她的样子,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了一个愿望。
    接着吹灭了蜡烛。
    过了一会儿,宋意真问:“你许了什么愿?”
    江澈打开灯,绕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漫不经心地说道:“和你一起睡觉。”
    “这个愿望也太好实现了吧?”女生忍不住嘟囔,“等等,你该不会是想……”
    男人及时打断她的胡思乱想,补充道:“字面意义上的睡觉。”
    宋意真原本就特别困,一沾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江澈小心翼翼地挪开被她抓住的手,起身去衣柜里拿了睡衣。
    慢步走到卧室门口,他停住,转过头去看睡在床上的人。
    女生睡得很安稳,眉眼舒展着,看上去十分放松。
    静得只听见彼此呼吸声的房间里,江澈倏然间想起了宋意真的那个问题。
    “你许了什么愿?”
    他看着她,在心里默默地回答:“愿你一生顺遂,无忧无虑。”
    睡梦中的人儿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唇角微微上扬。
    梦外,江澈看着她,也不自觉地笑了。
    ▍作者有话说:
    感谢:
    读者“黑妹”,灌溉营养液
    读者“拜托拜托,上八五”,灌溉营养液
    读者“钻出书的小可爱”,灌溉营养液
    第69章 [vip]
    宋意真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来时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偏过头看身侧的床铺,空空荡荡的,没人。
    她默默收回目光, 掀开被子下床, 推开卧室的门, 往外走。
    余光不经意间瞥到正在餐桌旁整理花瓶的颀长身影, 宋意真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
    许是听到了动静, 江澈停下手里修剪花枝的动作, 抬头,朝她这边看过来。
    两人目光相接, 江澈冲她笑了一下,“醒了?”
    宋意真朝着餐桌的方向走过去, 讶异地问:“上午不用拍戏?”
    她看过他的行程表,最近的日程被排得满满当当的,没什么喘息的机会。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去片场,而不是在家。
    江澈慢条斯理地剪掉花束里多余的枝叶,从容地回她:“这两天进度快, 该拍的都拍了。下午再补几个镜头,这边的戏就结束了。”
    宋意真:“明白了。”
    食物的香气缓缓从厨房里传出来,萦绕在鼻尖,无声地勾着人肚子里的馋虫。
    宋意真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了两声,听到这动静, 她无奈地笑了笑。
    江澈向她递了个眼神, 示意她去厨房, “烤箱里有三明治。”
    宋意真点了点头, 乖巧地走进了厨房,从烤箱里端出了装着三明治的两个餐盘。
    出来时江澈已经清理好了桌上的杂物,端坐在一侧。
    宋意真把三明治放在桌上,折回厨房拿了一瓶番茄酱和一瓶沙拉酱,这才坐下来。
    吃完三明治,宋意真又喝了杯热牛奶,整个人都被温暖包围,心情舒畅不已。
    她猛地想起自己忘了送出去的礼物,于是连忙放下牛奶杯,问坐在她身边的江澈:“澈哥哥,你上午有什么安排吗?”
    江澈:“没什么安排,自由活动。”
    宋意真眨了眨眼,笑得一脸娇俏,“那你想要拆礼物吗?”
    像是怕对方误解什么,她还非常多余地补充了句:“我送的。”
    江澈抽了张手边的餐巾纸,帮她擦去嘴角的牛/奶/渍,笑道:“好,我很期待。”
    宋意真从房间里抱出一个精美的包装盒,盒子不小,外面用绸带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把盒子放在茶几上,神秘兮兮地问江澈:“你猜猜看,里面是什么?”
    江澈简单地扫了一眼,很快把目光移到她脸上,饶有兴致地问:“答对了有奖励么?”
    宋意真托着腮帮思索了一会儿,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奖励,便直接问了:“你想要什么?”
    江澈卖了个关子:“待会儿告诉你。”
    “行。”宋意真指了指茶几上的盒子,“你猜吧。”
    男人敛了敛眸,眉头微蹙,像是在思索。
    过了一会儿,他给出答案:“男士香水。”
    宋意真闻言一愣,诧异道:“你怎么猜出来的?”
    她特意换掉了原本的带有logo的品牌包装盒,还费尽心思除去了盒子上的香气。没想到,他毫不费力地就猜出来了。
    “几天前,我收工回家,你出来抱了我一下。”江澈看着她,眼里噙着浅浅的笑意,“那时候,我闻到了你身上的香水味。”
    “好几种味道混合,跟你以前用的不一样。再结合现在,我合理地推测你买了香水,而且不止一款。”
    听完他的解释,宋意真先是点头,肯定了他的推测。而后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戏谑:“按照八点档肥皂剧的设定,丈夫回家闻到妻子身上有不同以往的香水味,第一反应会是质问,质问妻子去了哪里,接触了什么人。”
    说着她倾身,一只胳膊搭在他肩侧,抬起空出来的那只手,食指轻轻在他下巴上点了几下,“而你一丁点儿都不关心,是对自己过于有信心,还是不爱我了?”
    女生的眸光清亮,坦坦荡荡的,什么情绪都一览无余。
    很明显的玩笑话,带了几分调情的意味。
    江澈顺着她的节奏,一秒入戏:“发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暴露自己的无能。”
    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一寸一寸,轻轻地扫过她的眉毛、眼睛、鼻梁和唇,像是绒毛细腻的羽毛刷过,惹得她的心忽然好一阵痒。
    他很快又移了移目光,直勾勾地盯住她,随意搭在一旁的手轻轻握住她的,语气不轻不重:“一个聪明的男人,得学会如何抓住妻子的心。”
    几句简单的话,配合他的眼神,被江澈说出了肆意引/诱的感觉。
    宋意真看着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电视剧里被男妖精勾了魂的女炮灰。
    她别开眼,默默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喃喃道:“你要是去演八点档渣男,观众可能都不忍心骂你。”
    三观立马跟着五官跑了。
    宋意真做了个深呼吸,把自己从奇怪的状态里拉出来。
    她调整坐姿,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包装盒,对江澈说:“拆礼物吧。”
    江澈:“嗯。”
    礼品盒外面的蝴蝶结系的是活结,三两下就被解开了。
    江澈打开盒子,看到了里面一字排开的三瓶香水。
    他打开闻了闻。
    每一款香水的味道各不相同——清新明亮的水果调,干净醇厚的纯木香,迷幻中带点野性的烟草香,是三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江澈勾唇,轻轻笑了一下。
    他大概知道,导购到底说了什么,说服她买了这三种风格迥异的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