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了想是这个道理,很快也就释然了,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专注手里要写的稿子。
    顺利交完一万字的番外和一篇后记以后,宋意真尝试了几种不同的题材。
    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又陆陆续续写了六七个短篇,免费发在网上,和网友们探讨,反响还不错。
    后来,这些短篇被集结成册,顺利签了出版。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来到八月底。
    临江市,临江国际机场,vip候机室一隅。
    临近离别时刻,宋意真坐在江澈腿上,紧紧地抱着他不撒手,像一只黏人的小奶猫。
    男人什么也没说,任由她抱着。他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腰际,帮她稳住身体。
    或许是触景生情,宋意真忽然想起年少时与他送别的场景。她从他怀里探出脑袋,仰起头看他,琥珀色的眼眸亮晶晶的。
    “你出国念书那年,我去机场送你。”她一面回忆,一面说话,“你当时想跟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
    那时候道别,江澈抱了所有亲友。轮到她,他却只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冲她笑了笑。
    他看着她,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沙发上,江澈轻抚着女生的后背,漆黑的眼眸不自觉温柔了几分。
    回忆的指针拨到十七岁那年的夏天,他想起了当时与她告别的场景。
    他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他没能说出口的话是——
    “不许早恋。”
    四个字在心里百转千回,最终也没能讲出口。
    他当时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要求她什么,但如果她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他又会不甘心。
    于是,他只好压抑住心底的喜欢,费尽心思增加他们之间的羁绊,争取在她的心里抢先留下一席之地。
    而现在,那句话她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了。
    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更深的羁绊。
    江澈垂眸,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女生没说话,只是看着他,在等他的答案。
    外面时不时传来声响,飞机的轰鸣声、鼎沸的人声、广播里的机械女声……
    所有的声音在他们对视的这一刻消失,世界霎时静下来。
    他沉默,任凭自己坠入她的银河,慢慢沉溺其中。
    目光缠绵,无声胜有声。
    很久之后,他回答:“记不清了。”
    女生若有所思地点头,没纠结,只是感叹,“也是,毕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时间过得好快啊。”
    广播里传来登机提示,宋意真从江澈身上下来,背好包,迈开步子往外走。
    走了一段又折回来。
    江澈站在原地,朝她张开双手。
    宋意真扑进他怀里,依依不舍:“再见。”
    过了一会儿,她柔声说:“我会想你。”
    或许是因为真正到了离别的时候,宋意真一想到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触摸不到他,她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落。
    平常时刻说不出口的情话,到了此时此刻,突然变得简单起来。
    顾不上害羞,也顾不了旁人的眼光,宋意真只是听从内心,把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我每天都会想你。”
    “吃饭会想,睡觉会想,看电视会想,写小说也会想……”
    男人抬手,食指蜷曲,轻碰她额头。
    “好好学习。”他笑,“用不着哄我。”
    宋意真揉了揉额头,“我没哄你。”
    “这次我是认真的。”
    他帮她整理头发,衣服和背包,掰过她的身体,推着她向前走。
    她一面往外走,一面半开玩笑似的细数过去,“你以前不是说,我把时间拿来学习、写小说、看电视剧,但就是……没时间想你嘛。”
    身体忽然被拉住,宋意真顺势停下来。
    男人从背后拥住她,修长好看的手覆在她手上。
    十指交缠,细密的酥麻感霎时从指尖传递到全身。
    他像是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张信纸,上面印着规规矩矩的英文。
    信的大致意思是,恭喜他成为欧洲旅游宣传大使,欢迎他去欧洲旅行居住,拍摄宣传片。他们会提供为期一年的工作签证,方便他行动。
    宋意真盯着信纸,目光渐渐泛直。
    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广播又在提醒登机,她才堪堪回神。
    很久很久以前,宋意真曾听江澈说过,他的人生像是一条划定好的直线,在不同的阶段,他会去做他该做的事。
    他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只会昂首阔步地向前走。
    就像17岁那年独自出国念书,20岁时回国拍戏。
    江澈的人生一直在既定的轨道里从未偏航。
    沉默良久,宋意真松开他的手,离开他温暖的怀抱,转身面对他。
    她抬头,眼眶微微湿润,嘴角却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你之所以答应这个邀请,是因为我么?”
    男人抬手轻抚她的脸,指腹擦过肌肤,力道温柔。
    他低低地应了声,清澈的眸光里盛满了柔情。
    “23岁那年,有位大师跟我说,如果我当时不结婚的话,我很可能会错失一段良缘。”
    “我这个人不信命,可碰上了你,我不敢有侥幸。”
    “从我们被绑在一起的那天起,我的人生就已经开始不同了。”
    他拿出手绢,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
    “亲爱的宋小姐。”他沉声开口,“再不走,你就要错过航班了。”
    宋意真接过他的手绢,踮起脚尖,轻吻他的唇角。
    “巴塞罗那见。”她笑着说,“亲爱的江先生。”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过两天更依然很甜的番外,番外备选内容大概会有虐狗日常、角色扮演、怀孕带娃日常之类的,最后会有一个同台颁奖的桥段,让真真圆梦~
    非常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最后求一波预收,下本会疯狂存稿,预计年后跟大家见面。(依旧超甜,信我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