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
    戚絳染推开小瓦屋的门,环视了圈眼前烟雾瀰漫的模糊美丽,嘴角勾起抹若有似无的笑,为眼前的美景感到平静,可她那双独特的紫黑双瞳,却显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伤愁,眼底更是潜藏着浓浓的思念。
    她来这里多久了?十年有了吧!
    这里是她师父与她师丈用来栽种药材与培育医疗人才所创建的灵灵谷。
    当初为了帮她养胎,她师父硬是将她安排住到这里。
    没错!她离开静水国时,竟已怀了寒骑渊的孩子。
    她师丈说,应该是他们两人皆有欢毒的缘故,以毒攻毒,便让她有了这个机会享受当母亲的机会。
    而师父则说,更多的,恐怕是上苍看她平时做那么多好事,特别赏给她的礼物。
    由于她的身子早已为了救寒骑渊掏空许多,又中箭,为了保住她腹中的孩子,她师父强硬地将她留在这里。
    因为这里一来有着师父与师丈所培育出的一流医疗人才在,二来是这里拥有许多珍贵的养胎灵草,叁来是这里有着外人无法轻易靠近的天然屏障,让她免于被不死心的静水皇室追杀。
    据她师兄说,在她离开静水国没多久,寒骑渊便娶了那大将军之女,更听说两年后,他在静水皇的禪让下,以静水国歷代君王最年轻之姿登上了静水皇位。
    最后一次得知他的消息,是五年前因皇后生不出子嗣,他在群臣的强力要求下,纳了四名妃子时。
    十年太久了,足以改变许多事与物,当然还有人心。
    当她知道他已后宫叁千时,她的心便冷却了,因她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早已远的无法在靠近了。
    当时的奋不顾身与义无反顾,如今想来真也换来一字宋云开常骂她的『傻』。
    随着养育孩子的疲惫不断累积,为他流泪的时间少了,伤感自然也淡了,遗憾……依旧在,只是没那么痛了。
    毕竟现在孩子才是她的全部。
    转身才准备去灶房煮早餐时,身后便传来一快一慢一前一后的小跑声,很快的,她的腰便被两股不大不小的力道给抱住。
    「娘,早。」
    「畅畅、舒舒早。」她捏了捏两个已长到她腰般高的小孩童的脸。
    虽两人是同胞所出,可却外貌迥异,男孩已然看得出未来将俊逸非凡,迷倒万千少女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只是那张与他父亲七分相似的脸,有时会让她陷入思念中,难以平静。
    而女孩,虽不如哥哥的突出,但那双灵动的眼眸,还有那张甜死人不偿命的小嘴,早早就收服一狗票的叔叔阿姨们,甘心为她千奇百怪的要求有求必应。
    而最大受害者便是宋云开了,他家明明有一堆娃,可他就是特疼舒舒这小ㄚ头,就因为他永远可以从她的口上获得在家无法得到的认同感与崇拜感。
    所以这能不让宋云开疼入心坎里吗?
    而身为哥哥的畅畅,更是因为妹妹的关係,没少沾好处,让他成为顶着妹妹这张活招牌,到处招摇撞骗拐要东西的小精明鬼。
    不过这两个孩子,除了还是娃娃时期跟她讨要过爹外,便再也没问过也没讨过爹了。
    常看他们两人总是对附近的孩子有爹带他们出去玩或是一起吃饭,便是一脸的羡慕,可却从未跟她开口过,反而是超越年纪的体贴早熟,这点让她备感内疚。
    好些次她都想同他们说,他们的亲爹是谁。
    可为了安全,她总是话滚到舌尖便又嚥了回去,毕竟皇宫是什么样的地方。
    让他们两人跑去认亲,恐怕亲还没认上,便被有心人给惦记上了,到时恐怕连安全都成问题了。
    她只希望他们一生平安,荣华富贵权力地位,丝毫不愿让他们接触半分,毕竟孩子已被她养得自由惯了,怕性子直又单纯的他们,很难在那吃人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所以只能让他们这辈子扛着父不详的名号生存着,也好过陷入皇宫里的尔虞我诈中的好。
    况且那个人……恐怕也不缺他们这两个孩子。
    「娘,你在想什么?」舒舒摇摇想事情想出神的戚絳染的手。
    「没……没想什么,我只是想今早要吃什么而已。」戚絳染随口编个理由,安抚女儿的担忧。
    「我们昨天不是说好,今天早上不开火,直接去隔壁的王妈妈家买早饭就好了吗?」舒舒不解地问道。
    「王妈妈家的早餐品项多,总要多想想嘛!」戚絳染又随口找个理由说明道。
    一旁的畅畅对于早餐吃什么没什么兴趣,他比较有兴趣的是,今日已经约好探险。
    「娘,今天我可以跟隔壁的小轩去五里林摘蘑菇吗?」他一脸恳求地看着戚絳染。
    舒舒一听哥哥提这件事,身为跟屁虫的她,立马说道:「娘、娘、娘,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可以吗?可……以……吗……」直接摇着戚絳染的手,极尽所能的撒娇着。
    五里林虽离家不远,但里面瘴气浓烈,虽他们两人遗传了她的抗毒能力,她不怕他们出事,她是担心随行的孩子会出事,因为他们两兄妹常常仗着自己卓越的抗毒能力一路往危险的地方跑,累得其他孩子中毒昏倒,所以导致于她不太喜欢他们去五里林玩。
    况且跟他们去的小轩,今年也不过八岁而已,还小了他们兄妹俩一岁,她便更不放心了。
    「除了小轩外,还有谁会跟你们去?」
    「慕慕、悦悦、小乐、阿昂还有小卿都会去。」
    舒舒掰着手指一个一个将今天要去冒险的孩子们点出,完全没注意到一旁的哥哥对她猛使眼色,因为这些孩子,每个都比他们两个小,而且还小很多,最小的慕慕今年才刚满五岁而已。
    戚絳染一听,忍不住一叹,她自然明白孩子好动,需要地方跑,更需要同伴来建立情谊。
    只是今日的摘蘑菇团,成员都太小了,即使她明白畅畅跟舒舒对于五里林很熟,她依然免不了担心。
    但她又不愿让孩子们失望,毕竟唯有这个季节才能进入五里林玩,谷里的孩子早就跃跃欲试,她实在不想剥夺了他们期待已久的乐趣,可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畅畅一见戚絳染担心的表情,马上说道:「娘,你别担心,小彬哥跟哲哲哥也会陪我们去的。」
    戚絳染一听有两个稳重的大孩子陪着去,担忧的心便放下不少,但她还是觉得全是孩子阵队,失控率还是太高了,毕竟小彬跟哲哲都是好说话的老实孩子,太容易被忽悠了。
    「我看娘今天还是陪你们去吧!」自己陪着还是比较实在。
    两个孩子一听戚絳染要陪着他们,两人马上摇头狂摆手,拒绝她的相陪。
    因只要她陪着去,云开叔叔交代下来的事,该如何交代?
    况且只要有戚絳染在场,他们想要玩个恣意,恐怕很难,实在是他们的娘太会操心了。
    「娘,你今天不是要去沁水湖採草药,真的不用特地陪我们去啦!」舒舒紧张的拒绝道。
    「是啊!是啊!五里林我们自小便玩到大,熟的很,况且还有其他人陪着不要紧的,如果你真的不放心,我们进林子前,会先吃下抗瘴气的药,你别担心了。」畅畅接着道。
    她自然知道这两个孩子不愿她跟,主要是她太会杞人忧天,让他们总是玩的绑手绑脚的。
    孩子也大了,是该让他们去冒冒险了,总捏在手里,孩子永远也不会长大的。
    想透这点,有在多担忧,依然还是决定放手。
    「好吧!那我不跟,但进林子前,一定要跟守林叔叔打个招呼,说你们几点会出林,还有……要找婉婉跟小绢陪你们去。」
    两个孩子一听到婉婉跟小绢的名字脸色立马一垮,因这两个姊姊超会管东管西的,让野习惯的两人,很不喜欢。
    但为了去林里玩,更不想让自己的娘亲担心,还有要完成云开叔叔交代下来的任务,他们还是点头答应了。
    戚絳染满意的揉了揉他们的头。
    「那等等吃完饭,你们便先去找婉婉跟小绢,娘摘完草药会快些回来的,你们别玩得太晚,如果我今天比你们晚回来,就先去慕慕家等我,别到处跑,知道吗?」
    「好。」两人乖巧的答应道。
    其实他们两人心想,希望他们娘亲今日晚回来些,最好能晚几日回来,因那代表着,他们两人期盼已久的礼物,已然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