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救命啊……这附近有大夫吗……救命啊……」
    本在沁水湖边摘草药的戚絳染,一听到这声声凄厉的呼救声,立马停了手中摘採的动作,随着呼叫声一路去,不知不觉来到一辆偌大的朱红色马车前。
    她才要奇怪这辆马车为何能进入这满是瘴气的护谷林中时,一名看来训练有素的黑衣护卫,有些慌张的走到她面前。
    「请问你是灵灵谷里的大夫吗?」
    来者的慌张瞬间感染了她,让她点了点头,「我是,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家主人宿疾犯了,人相当难过,我们又在这片树林间迷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戚絳染一听对方迷路,立即便松了警戒,因灵灵谷的瘴气有致幻性,所以常常有人因误吸瘴气而迷失其中,所以他们谷中才会组织守卫队,就是为了将这样人,还有一些企图穿越林中,进入谷中的不肖人士带出谷外。
    「方便让我诊视一下你家主人的情况吗?或许无法马上医治,但延缓还是行的。」
    戚絳染的主动应允,让眼前的黑衣护卫,眼底有了分诡异的得逞,只是快得让戚絳染来不及察觉。
    「当然行,大夫这里请,主人正在马车里。」
    她随着护卫的引路来到马车前,护卫伸手敲了敲马车门,没一会儿,朱红的门便被两名同样衣着的护卫分别打开。
    戚絳染视线穿过大开的马车门,才发现马车内无比大,几乎是间小房间那么大了,望着里头豪贵的装潢,她有了警戒。
    因眼前的奢侈,并非一般普通富豪所能负担,拥有这样财力之人,怎么可能寻不到名医,更不可能僱不到熟悉这里地貌的居民带路。
    当她准备要退时,刚为她领路的护卫突然来到她身后,挡住了她离开的去路。
    「大夫请。」表情无一丝的恶相,只有最诚挚的邀请。
    面对这样软性的胁迫,她心中虽有千万的疑虑,也只能硬着头皮赌一赌人性了。
    上了马车,揹在身后的草药篮立马被拿走,她的不安更深了,因篮内放了把採草药专用的小耙子,本想拿来护身的,现在真的只剩赤手空拳了。
    拜託里头的人,必须是个好人,不然她不知道可不可以撑到守卫队来。
    她带着踌躇地来到一面横贯整个室内的精美屏风前,看着屏风内还有层纱帘,从这里可以感受到马车主人十分重视隐私。
    「主子,大夫来了,是灵灵谷里的大夫,先让她为你诊治一下,说不定有效。」
    纱帘后的人没有回答,而是咳了两声表示了解。
    「大夫,那我们主子就拜託你了。」说完,室内的叁人便要离开。
    戚絳染见状,才想喊住他们,因她过往看病从未有过无家属或是奴僕不在身边的情况过,毕竟总要有个人了解病患的状态吧!
    可嘴才开,纱帘后的人便突然大咳叫她顿时松了警戒,忙绕过屏风,掀开纱帘……
    当她一看到那个穿着墨黑锦袍,一手支腮,腰带轻系,微微坦露出结实胸膛,慵懒地倚躺在软榻上咳着嗽,双眼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男人时,她傻了。
    是他!那个她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的男人。
    他病了?
    她行医多年,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男人的身子好的不能在好,好好保养活到百岁都不成问题,所以她知道他这么八成是装的。
    知道他没病,转身便想走,可双脚却像是被钉子钉住了般,怎么样也移动不了。
    只能睁着眼,与倚躺在榻上的男人胶着的对视着。
    本以为平静的心,在这一刻开始剧烈颤抖,她逼迫自己不能受眼前的男人影响,因一旦心情受他动摇,这十年来所做的努力,将会变成一场笑话,一场自以为是且自欺欺人的笑话。
    「许久不见了,戚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