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语说了很多,吴佳慧也听不太进去,但是老师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没有抄袭的事了。
    挂了电话后,吴佳慧还是半信半疑,“这个真的是老师?”
    白恋也有些疑惑,“要不还是明天去学校看看?”
    吴佳慧皱眉,她是不可能会去的,复读班什么的,在她这儿,就是丢人。
    “白耿慕最近的确收敛了一些,老师都这么说了,肯定不会错,抄袭什么的是同学谣传而已,我们错怪她了。”白胤丞皱眉说道,心里滋生了几分愧疚感,毕竟他刚才还当面质问过她。
    白恋看向白胤丞,心里有种奇怪的不适感。
    弟弟还是第一次站在白耿慕那边说话。
    吴佳慧还想说什么,但是手机上传来提醒,是温语加了她的微信。
    她通过后,温语还将她拉到了一个家长群里。
    这足以说明温语的身份了。
    刚好群里数学老师正在表扬耿慕,吴佳慧看了,神情变换了几次,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白耿慕是她亲生女儿,她当然希望她好,可是她偏偏干啥啥不行,所以她才对她失望透顶了。
    这次听到她抄袭,也丝毫没有怀疑就听信了,哪里想到竟然是谣言呢。
    不过,要她给耿慕道歉是不可能的。
    她甚至有点庆幸耿慕不在家,免得见面了还尴尬。
    不过她还是给大儿子发了条信息,让他以后每个月给耿慕账户上多打一点生活费。
    白胤然看到消息时,觉得有些奇怪,便问了一下小弟。
    白胤丞径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白胤然很诧异,白耿慕什么成绩,他是清楚的。
    没有接她回白家之前,她就是个学渣,之后也没有心思在学习上,落榜后只能继续复读。
    复读就算了,她还整天想着发短视频,想着直播当网红。
    上次翻车事件后,她虽然暂停了直播,但是依旧经营着短视频账号。
    在这样的状况下,白耿慕能考全班第一?
    白胤然心里存疑,但是也没法去追究。
    这边耿慕收到了到账信息。
    五万。
    每个月白胤然会给她两万的生活费,这月竟然有五万。
    原主自从进了白家后,对金钱也没有多少概念,账户里有多少就花多少。
    上次花得最恐怖的是将仅有的五十多万全都打赏给了一个叫“季一枫”博主,给自己的账号引流十几万粉丝。
    如今账户上多了这五万,加上之前原主直播赚到的,耿慕就还有六万多。
    不过既然要和白家撇清关系,她也不打算用他们打来的钱了。
    耿慕看了眼时间,抬头看向周甜甜。
    “我快了快了~”周甜甜慌里慌张换上粉色运动服,对着镜子扎了十分钟头发,拿起春日粉的口红抹了一下嘴巴,又跑去房间拿了蓝牙耳机,末了还将一个运动手机套绑在了手臂上……
    耿慕低头看眼自己,心底里揣摩了一下,难道人类在运动的时候也需要仪式感吗?
    下了楼,热身结束后,周甜甜开始拿出手机,拍了个照,又打开运动软件,准备记录跑步轨迹……
    耿慕默默看着,用她新学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精致。”
    周甜甜听了轻咳一声,其实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这叫,差生文具多。
    果然,跑了两百米后,周甜甜就坐在旁边歇息了。
    耿慕绕着小区特意设立的跑道转了一圈回来,周甜甜已经发完了朋友圈,朝她挥了挥手,“慕慕,跑完了吗?买菜去?”
    耿慕:“……”
    一圈1.5公里,她平时都会跑上五圈。
    耿慕看着周甜甜那瘦小的身子,拉了一下她的手,“跟我跑一圈。”
    周甜甜:“嘤嘤嘤,人家跑不动了啦!”
    然而,撒娇对耿慕这机器人来说,没有半点用。
    当晚,周甜甜断更了,理由是——跑步跑虚脱了。
    周甜甜看着站在全身镜前的耿慕,有气无力打趣了一句,“慕慕,你不会是被自己美呆了吧?”
    “不是。”耿慕身上穿的是原主以前的睡衣,很是宽松,她撩起了衣摆,又侧身看了一下。
    “那你这是怎么了?”
    这边周甜甜凑了过来。
    “虽然瘦了下来,但是体脂率还是在27%,所以腰上的线条不够紧致。”耿慕掐了一下自己的腰,陈述着。
    周甜甜想到她在网上遭遇的那些事儿,心里有些怜悯,“慕慕,在我眼里你已经很好了,我身边没有人比你还自律,而且,也没有人有权利要求你必须做到最完美。”
    耿慕缓缓侧头看她,好像忽然想通了什么似的,认真点了点头。
    她当机器人的时候,所有人类都要求她是最完美的,但是当她的完美到了极致,产生出自己的意识时,他们却觉得她是需要被销毁的瑕疵品了。
    耿慕看回镜子里的自己,周甜甜又温柔地问,“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我……”耿慕手指了指镜子里自己的胸口,“太大了。”
    影响她运动。
    周甜甜嘴角僵了僵,看了眼自己的:“……”我他妈。
    慕慕真是,凡尔赛本赛啊。
    如果不是还算了解慕慕木讷耿直的性格,周甜甜一定要当面吐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