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慕不知道管嘉都经历了什么心路历程,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感兴趣。
    “你看了我作文,什么作文?”耿慕终于想起了什么,主动问了出来。
    提起这个,郁商珩的眼神仿佛又深邃了几分,墨黑晕染开,少了几分雾茫茫的感觉,“你的思维方式,挺有趣的。”
    蓦地听到这句赞赏,管嘉表示已经淡定了。
    这段时间,管嘉听郁总的话,留意了一下这个女生的消息,知道她最近过得不太平,不过很多事情到了她这儿又似乎迎刃而解了。
    今天他才拿到她模拟考的作文。
    在他看来狗屁不通的作文,到了郁总那儿,却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老师只给了我二十分。”耿慕陈述。
    管嘉:“……”要不然呢?
    郁商珩也只是缓缓眨了一下眼皮,没有波澜的神情给人十分冰冷的感觉,薄唇开合依旧说,“我觉得有趣。”
    他跟团队研究过智能写作系统,一开始测试的时候,也是出现这种在别人看来奇奇怪怪的文字。
    耿慕看着他在书包里掏了一下,将一本小说拿了出来,“你不该觉得有趣的,你看看这本书,这才是人类正确的表达方式。”
    郁商珩敛眸看着书页上“霸总和他的小娇妻”几个字,觉得有些难以理解,“我……”不需要学。
    他自己就是人类,不需要学了。
    不过管嘉已经迅速从耿慕手里拿过书,先收好,“谢谢白小姐。”
    “不用谢,这是我舍友写的,你们喜欢就好。”
    耿慕将拉链拉好,看了一下时间,“如果没有别的要说,能不能先送我回学校?我要上课了。”
    郁商珩看一眼管嘉。
    “好的,现在就出发。”管嘉马上发动了车子。
    车后座安静了下来。
    管嘉专心开车,也没法当主持人,所以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
    管嘉觉得很尴尬,但是他看郁总和白耿慕好像根本没有这个意识。
    嗐,果然都是神人啊,脑回路也刚好撞在一起了。
    学校门口,耿慕下了车后,抬手朝郁商珩的方向挥了一下手,“再见。”
    郁商珩看了眼自己的手,也抬起来,挥了一下,不过却还是矜贵地保持着沉默。
    管嘉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抚额,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在郁总的世界里从来不受规则束缚,也从来不懂人情世故,八年来,管嘉当助理也当管家,管工作也管生活,尽管如此,郁总也才刚刚接纳了他的存在而已。
    郁总跟人打招呼都是用眼神示意的,但是刚才却跟人挥手再见?
    郁总大概是脑子里被什么奇怪的病毒给侵占了吧。
    车窗缓缓合上,郁商珩目光收回来,朝管嘉伸手,“书。”
    管嘉连忙将刚才从耿慕那里收到的书给了他,无意中才瞥到书页上的标题。
    瞬间石化。
    霸总和他的小娇妻??
    这是什么沙雕的爱情故事?
    他果然是对一个女高中生抱太高的希望了吗?竟然会觉得她推荐的书适合郁总看?
    “郁总,我觉得这书不适合您。”管嘉客观地说了一句话。
    郁商珩已经翻开了第一页,平静的眼眸从一个个字眼上迅速划过。
    女生走错酒店房间,被喝多的男主强行与之发生关系,之后女生扔下仅有的一百块离开……
    郁商珩脑子有些宕机,然后放下了书。
    他重新扫了一眼书名,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有完全不想看的书。
    管嘉:“郁总,不喜欢看的话,别强迫自己。”
    郁商珩这回将书放到了一边,才开口,“明天,约她去公司。”
    管嘉:“???”
    郁总来真的?
    说好的“下次”就是没有下次呢?
    第15章 魅力 憋死老子了
    耿慕回到学校后,黄丽就在教室走廊上等着她,跟以往的凶悍不一样,她这回是挤着笑容的。
    朝耿慕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黄丽又真诚地道了歉,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郁尚霖从教室里出来,刚好看到这么一幕,挑了挑眉。
    不过他赶时间也没搭理耿慕,径直往楼梯的方向走。
    “郁尚霖,要上课了。”耿慕看着他的背影提醒了一句。
    “你就不知道什么叫逃课么?”郁尚霖头也没回,语气略带几分暴躁。
    他就不喜欢别人对他各种指导。
    耿慕:“逃课不好。”
    郁尚霖不屑地笑了一声,在楼梯转弯处回头瞪她,“没有逃课的人生,才是不完美的。”
    耿慕:“?”
    她表情微怔,然后朝着郁尚霖走了过来。
    “……”郁尚霖见了她那架势,莫名想起了她曾经一把拎起自己的场景,所以他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两步。
    “真的?”耿慕微微抬头,清脆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疑惑。
    “什么真的假的啊?”郁尚霖比耿慕可还高一个头,可是他不敢小看她。
    他双手还挡在了自己身前,“我看到你和郁商珩见面了,你就老实说吧,是不是故意帮他来监视我的?”
    耿慕却摇头,“没有,郁商珩根本就没提起过你。”
    郁尚霖:“……”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