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人山人海,光是工作人员就有几百个,加上来参与录制的战队,就更多人了。
    耿慕目光环视四周,发现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固定摄像头,而且还有很多跟拍摄像在人群中走动。
    这一切对耿慕来说,还挺新鲜的。
    录制现场有好几个大棚,耿慕所在的是类似准备室,他们的铁甲被陈列在台上,一台台整整齐齐的。
    角落里,白胤丞正在紧张给自己的铁甲摆造型,从昨晚到现在,他的精神一直紧绷着。
    甚至白恋给他发了信息,他都没有回她。
    他在家里捣鼓了那么多小玩意,都被摔了,全家人都好像以他为敌一样,咄咄逼人。
    沮丧的时候他也想过了放弃,可是到底也没狠下心来。
    这时,陈若闽忽然拍了拍他肩膀。
    “阿丞,天宇,我好像……看到我们学校的人了。”
    胡天宇先抬头,兴奋地看来,“不是吧?我们学校还有其他玩这个的?”
    他们高一进了课题组,实验室里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今天老师带了他们三人过来,可没听说还有谁过来啊。
    “那不是吗?”陈若闽指了一个方向。
    白胤丞本来也以为是陈若闽看错了,但是抬头看去对角的方向,的确看到了一中的校服。
    那个扎着马尾的女生的背影……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过去。
    陈若闽和胡天宇相互看一眼,也跟了上去。
    “白耿慕,你怎么在这里?!”白胤丞看清了耿慕的脸后,惊讶地上前,遂又见到了郁尚霖。
    耿慕手里正握着遥控手柄,掀眸看了他一眼,神情格外淡定,“来玩的。”
    “弟弟跟姐姐说话,是这么没礼貌的么?”郁尚霖坐在台上,扯了扯嘴角。
    “你是不是管太多了?”白胤丞怼了回去。
    “那你就别来这里瞎逼逼。”
    郁尚霖从台上跳下来,轻蔑的视线从他身上扬开。
    白耿慕是什么身世,他已经大致摸过了,一家子都阴阳怪气的,也怪不得她会离家出走。
    白胤丞握了握拳,被陈若闽和胡天宇拉住了。
    “阿丞,先回去吧,老师叫我们了。”
    白胤丞按捺住性子,看了眼耿慕才气冲冲地离开。
    耿慕看着他的背影,回头跟郁尚霖说,“别吵架,跟人类幼崽似的。”
    郁尚霖:“……”神他妈人类幼崽。
    “他们那个横转型好像挺强的,我年初的时候看过他们的一场比赛。”巴迪凑过来,严肃地说。
    耿慕也点头,嘴里吐出了两个字,“克星。”
    郁尚霖给她说得心情更糟糕了,“谁是谁克星还不一定呢!白耿慕,不会说话就闭嘴。”
    耿慕捂了捂嘴巴,到处转悠起来。
    这边白胤丞回到了自己位置上,听到陈若闽道,“没想到还能碰上自己学校的,真是神奇了。”
    “他们应该是刚玩吧,连白耿慕都参加进去了,她之前懂这些吗?”胡天宇疑惑的目光看向了白胤丞,“阿丞,你们在家里会一起研究吗?”
    白胤丞摇头,“没有。”
    他在家里都是躲躲藏藏地玩,怎么可能拿出来跟人一起研究,特别是白耿慕……
    他以前和她根本就没说过几次话。
    “那她只是来凑热闹的?”
    “这次的嘉宾不是有季一枫?那个千万粉丝的古风美妆博主,最近还出道拍戏的季一枫!你姐姐当初可是为了他砸了五十万的!”胡天宇兴奋地说,“卧槽你家真是太他妈有钱了!”
    白胤丞根本不认识季一枫,但是当初白耿慕上热搜的时候,的确有人提了这件事。
    他皱着眉,还盯着耿慕的方向,也是想不明白,“她是为季一枫来的?”
    “难道你觉得她真是那个队的核心成员啊?”胡天宇语气戏谑。
    实在是玩铁甲的女生太少了,而且白耿慕在学校里给人的印象也不太好,所以没人觉得她在铁甲方面会多有能耐。
    白胤丞没说话,心里升起了奇异的感觉。
    他从未了解过那个姐姐。
    他工具箱里的那个铲土机,还有她房间里的扫地机器人,应该是经过她的手改造了吧?
    所以昨晚在所有人都站在他对立面的时候,她没有说话。
    白胤丞有种想要过去问清楚的冲动。
    可是脚步却好像被钉住了一样,无法移动。
    她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吧。
    三点钟时,音响里响起了总导演的话,所有人停止了喧闹,站到了自己铁甲陈列台旁边。
    前面的大屏幕上,出现了四道身影,正是参与这次录制的四位明星嘉宾。
    耿慕根据脑中的记忆,将那四张脸分别和名字对应上。
    季一枫,网红博主,长相偏古典的美男子,目前已经出道拍戏。
    司徒菲,著名综艺主持人,性格多变,在各个年龄层都容易吸粉。
    方浩,过气的男团队长,单飞后一直默默无闻,几乎没有溅起任何水花。
    顾元,影视歌三栖,还刚刚拿了影帝,他就是耿慕接收的《影帝要抱抱》小说里的男主——白恋的未来的老公。
    耿慕特别留意了一下他。
    顾元短发凌厉,目光有神,气场十足,的确比另外三位看起来要吸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