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甜甜:“……”
    耿慕又打了一个呵欠,“真羡慕酥小酒。”
    周甜甜一口气把薯片塞到了嘴里,卡兹卡兹嚼着离开了这间房。
    关门的时候,她又探头进来,气势汹汹地丢了一句过来,“白耿慕,这话我会帮你转告给我基友!”
    耿慕:“……”
    她睡着了。
    周甜甜气笑了。
    轻轻关上门。
    这天晚上耿慕睡得更沉了,而另一栋临湖别墅里,男人端坐在沙发上,静静盯着手机,然而手机却没有半点动静。
    拉金在旁边轻轻叫唤了几声,最后似乎感受到主人低落的情绪,也安静地趴了下来。
    ————
    第二天一大早,耿慕在吃早餐的时候,忽然问周甜甜,“昨晚……”
    周甜甜马上奉献一个大白眼,“别问,问就是我好气。”
    耿慕:“……”
    她的存在欲一下子提升了1%,她就想知道,自己睡觉前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她那时候有些不清醒,还真的忘了具体说些什么了。
    “我错了。”耿慕认真地道歉。
    周甜甜:“你没错,你说得对。”
    耿慕:“……”
    见耿慕再次无辜地眨眼,周甜甜终于忍不住了,凑过来捏了一下她的脸,“真的没事,快吃完去上课吧~”
    耿慕这才点了点头。
    她还是骑车去学校,时间还早,郁尚霖也还没来。
    耿慕坐下后,划拉一下手机,发现昨晚郁商珩还给她发了信息。
    郁商珩:白耿慕
    她想了想,回复一句:刚刚看到信息,你找我有事?
    深渊科技。
    管嘉进入郁商珩的办公室。
    还没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
    那个钢铁机器人被拆卸成一截一截,现在正整整齐齐堆放在落地窗前……
    虽然是金属制品,但是这么看着,也挺恐怖的。
    特别是现在,他脑子里还回放着昨天郁总“深情款款”给它整理线路的画面。
    这才过去多久啊,它怎么就被拆卸了啊!
    好惨,好惨。
    他目光落在郁商珩冷漠的脸上,感觉自己小命有点危险,郁总不会哪一天不拆机器人了,专程来拆他吧!
    他昨晚的猜想完全错了!
    郁总不正常!现在很不正常!
    管嘉甚至想叫调试部的同事过来给郁总好好检查一下脑子!
    “翁。”
    一声震动,管嘉以为自己收到了信息,但是并没有。
    他偷偷看了一眼郁商珩的方向,发现他竟然在低头看手机。
    郁总跟人发信息??
    十秒,三十秒……一分钟——
    郁商珩盯着手机界面上的那条信息,看了许久,才转头看向管嘉,黑眸沉沉。
    管嘉挺起胸膛,目视前方,露出了自己最精干的一面,走到郁商珩身旁询问,“郁总,发生什么事了?”
    郁商珩也不吭声,就是将手机屏幕对向了他。
    管嘉看了一眼上面的两行对话。
    ——白耿慕
    昨天下午11:35
    ——刚刚看到信息,你找我有事?
    上午7:01
    “郁总,您的意思是?”管嘉不解了。
    郁商珩睨着他,又把手机拿了回去,薄唇溢出一句。
    “她回复我了。”
    管嘉:“?”然后呢?
    没然后了。
    “你出去吧。”郁总已经放下手机,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那堆机械骨骼前,蹲下身,又开始研究。
    管嘉慢吞吞往外走。
    郁总刚才好像只是短暂地炫耀了一下……他收到白耿慕的回复了。
    可是……隔了一个晚上收到的信息,有什么好炫耀的??
    第23章 姐姐 她脑子又开始短路了!
    郁尚霖一坐下来, 就看到同桌在看手机。
    而且还是跟郁商珩发信息。
    倒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他身体往耿慕身旁歪了一下,眼睛往她手机屏幕上偷偷瞥了一眼。
    “他没回你。”他手掌撑着下巴看她, 隐约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耿慕收起了手机,表情并没有异样, “没回就代表他没事找我, 只是想跟我打个招呼而已。”
    郁尚霖:“……”还真能解释。
    “你就自己安慰自己吧。”郁商珩的行为, 谁能读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说完这句准备趴下去睡觉。
    不过下一秒蓦地想起什么,便问她,“你喜欢铁甲吗?”
    她昨天一直没在群里说话, 会不会觉得他们烦?
    “喜欢。”耿慕很说得肯定,“我喜欢这个世界。”
    郁尚霖看了她两秒钟,哼了一声,“说得我好像多讨厌这个世界似的。”
    耿慕缓缓转头看他,“甜甜刚刚教我一个词,杠精。”
    郁尚霖:“……”我他妈……谁是杠精了!
    “甜甜是谁??”郁尚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了。
    耿慕扬起标准微笑,“我朋友。”
    郁尚霖:“你竟然有朋友?”
    耿慕:“……”
    郁尚霖分明从她眼睛里看到了两个字:杠精。
    郁尚霖默默闭了嘴,开始了自我怀疑。
    他当然知道杠精这种神奇的生物,但是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