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胤丞一下子闭嘴了,心里清楚他要说的是什么铁甲比赛的事。
    “我不出国。”耿慕的应声在车厢里响起。
    她的话就好像按下了什么暂停键一样,连空气都仿佛停滞了一瞬。
    白胤然从小就养成了掌控弱者的习惯,现在更加听不得忤逆的话。
    “白耿慕,那你是想继续在复读班里混日子?”语气不免带上了几分冷意。
    “我成绩提升了。”耿慕陈述着,再次提到了苏凯言,“我和苏凯言要解除婚约,该是谁联姻,就让谁去,别说得好像我占了谁的便宜一样,别人不要的,我耿慕也不要。”
    耿慕说到这里,微微抬起了下颌,眼神蓦地犀利了几分。
    白胤然听了微怔,她在外面待久了,性子也野了吗?以前她哪里敢对他说这样的话?
    “白耿慕,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耿慕直接当做没听到,“没有其他事的话,我想先下车了。”
    白胤然冷笑一声,“白耿慕,那你有本事,就别回白家。”
    耿慕:“好。”
    气氛更加凝固了。
    白胤丞这才插话,“大哥,她不想去,为什么要强迫她?都要高考了不是吗?她也未必不能考到一个好大学。”
    白胤然惊讶于弟弟的话,他什么时候也站到她那边了?
    他也没再继续耿慕这边的话题,而是说道,“小丞,爸妈商量过了,你以后别去陈老师的实验室,何伯会准时来接送你放学,你既然知道要高考了,那也该把所有心思放到学习上。”
    “大哥!”白胤丞愤怒地喊了一声。
    助理刚好将车在路边停下。
    耿慕扫了一眼对峙的兄弟两人,面无表情地下了车。
    耿慕扫了一辆单车,开始导航后,嘴里又开始认真的念着词。
    “……别人不要的,我耿慕,也不要!”
    她刚才是不是情绪不到位?
    刚才对白胤丞说的话,其实是甜甜一本小说里的女主的台词,她看得时候就觉得挺好的,记下来后果然用上了。
    白胤然好像被她吓唬到了。
    嗯,学会了。
    甜甜真棒。
    ————
    第二天《铁甲之魂》录制,无极小队依旧是在观战。
    不过方浩偶尔会询问他们的意见,关于如何选铁甲,熟悉这个领域的人才能给出最好的答案。
    一般人给意见,都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比如“选滚筒类”“选横转类”,而耿慕每次都是最直接地报出铁甲的名字。
    昨天在第一次队内pk后,大家对铁甲有了一定的认知,后来又进行了三次的选机,每一次明星经理人选中一台铁甲,系统抽签产生对战,最终顾元战队率先达到了三台铁甲,而其他三位明星经理人都分别只有两台铁甲。
    今天的抢机战赛制升级,开启了混战模式。
    每位明星经理人从没被选择的铁甲里各选出两台铁甲,进行两轮混战对决,胜利的铁甲进入所选明星战队,失败的铁甲进入待定区。
    方浩选机的时候,想到了耿慕那老神在在的模样,鬼使神差之下,他选了她念了名字的铁甲。
    一台因为操作问题惜败,另外一台在混战中胜出。
    方浩的战队成功有了三台铁甲。
    “慕慕,你的眼光真是溜溜溜!”方浩莫名兴奋着。
    他知道自己来这个节目来对了。
    不但让自己找回了自己曾经的热血,还让他收获了不一样的体验。
    本来节目组的焦点都在影帝顾元身上,但是刚才的录制下来,他发现自己身上的镜头也多了。
    应该说,白耿慕也吸引了节目组的关注。
    毕竟她本身就是一个有流量加身的小网红。
    对此耿慕倒是淡定,甚至已经想睡觉了。
    现在是下午四点,她再一次体会到了中午不睡,下午崩溃的体验了。
    方浩看出来了,憨憨笑着提议,“慕慕,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耿慕摇头,“我可以。”
    “她就是困了,跟孩子似的,中午不能缺觉。”巴迪调侃了一句。
    方浩直接笑开,好可爱哈哈哈。
    耿慕看着他们笑,打了个呵欠,“郁尚霖呢?”
    “好像看到熟人了,诺,那边。”巴迪指了指观众席一个方向。
    随后耿慕也倏地站了起来,快步走了过去。
    巴迪摸了摸后脑勺。
    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慕慕双眼放光的样子呢。
    再一看郁尚霖那边,他面前是站了两个男人。
    不过因为光线比较暗,所以看不清楚五官。
    即便是这样,也能感受到那卓然的气质。
    “你们来做什么?”郁尚霖皱着眉,看着来到面前的管嘉和郁商珩。
    他们别不是来逮他的吧?他今天可是被批准出来的!
    “是这样的,公司里有个同事被邀请过来做技术指导,我们过来看看。”管嘉如是说。
    郁尚霖哪里会相信,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用他们来操心好吧。
    他们过来肯定还有其他目的!
    他挑眉看向郁商珩。
    录制现场的灯光五颜六色的,很炫酷,而且都集中在了战斗舱里,观众席这边就显得有些幽暗。
    郁商珩从衬衫到西装都是黑色的,此时杵在一边,冷漠的气息融入黑暗中,更加让人看不懂他神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