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商珩那个人,在商业上并不算具有很大的天赋,他更注重的是研究。
    苏凯言自认为能比他更好地经营深渊科技。
    隐蔽的野心涌起,让苏凯言眼神变得幽深冷漠,哪里还有半分温柔可言?
    正在这时,车窗被人轻轻敲响。
    他蓦地回过神来,瞬间又将所有情绪收敛,侧头看过去时,耿慕已经拉开车门进来了。
    一股甜蜜的香水味先被微风送了过来。
    他心神荡漾,随后视线锁在了女生身上。
    长发微卷,垂在身前,她脸上化了淡淡的妆,黑色的连衣裙衬得她身材更加完美,裙摆下的小腿笔直匀称,根本没有哪一处能让她跟肥胖两个字联系起来。
    甚至她身上有种恬静迷人的气质,很难让人移开视线。
    这是……白耿慕?
    那个长得有几分姿色但是从来不收拾自己的野丫头?
    呼吸仿佛被掠夺了几秒钟,直到车门合上发出声音,苏凯言才回过神来。
    他笑了一声,“慕慕,你真是每一次,都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
    【“存在欲”上升0.5%,宿主请继续努力!】
    耿慕疑惑地看向他。
    “很漂亮。”苏凯言衷心地赞美着。
    “谢谢。”除了甜甜,耿慕真的很少听别人说她漂亮的。
    ————
    苏凯言带耿慕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餐厅,据说那里有整个A市最好吃的红烧肉。
    耿慕也试了一口,发现味道竟然跟郁商珩送来的是一样的。
    她还尝试了好几道菜,都是苏凯言极力推荐的。
    低油低盐低脂,所以耿慕还吃了不少。
    【“食欲”上升2%,宿主请继续努力!】
    果然她需要不断尝试新的食物,而且吃得越多越好。
    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腰,要进度条还是要腰?
    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哥哥!”
    苏凯思的声音传来,随后人也走到了餐桌前。
    苏凯思心情不好,跟朋友过来吃饭,没想到竟然遇见自己大哥竟然跟一个美女在吃饭,她想都没想就过来了。
    毕竟她早就对他那桩婚约不耐烦了,白耿慕就该被扔去国外好好改造一下,免得在这里捣乱!
    可是当苏凯思目光落在女生脸上时,神情却僵住了。
    这女生看着有点眼熟啊。
    “大哥,这是……”
    “是慕慕,你认不出来也不奇怪,她也不常打扮。”苏凯言轻声说着。
    耿慕也朝苏凯思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白耿慕?”苏凯思这才想起女生是谁,随后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上次画展之后,她就把白耿慕的资料查了一下,不过是一个野丫头而已,邋里邋遢的,根本不是她对手。
    所以她后来也放宽心了,心想着郁商珩会找她是因为他弟弟。
    可是此时此刻,在水晶灯投射的光线下,苏凯思清晰看到白耿慕脸上的精致的五官,还有每一寸无暇的皮肤。
    毋庸置疑,白耿慕很漂亮。
    见苏凯思神色不对,苏凯言给她一个眼神,“思思,你朋友好像叫你了。”
    苏凯思抿着唇,也没说什么,瞪了一眼耿慕,才转身离去。
    她坐下来后,旁边的两个闺蜜开始相互调侃。
    “思思,我去,你哥哥有女朋友了?嗐,说好给我介绍的啊!”
    “你就先照照镜子吧,那个女生看起来出身不低,肯定也不好惹!”
    “是挺好看的,他们要是一对,我也服了,哈哈哈!”
    苏凯思听着烦躁,就把菜单放过去,打断了她们的话。
    她拿出手机对着苏凯言和耿慕的方向拍了一张,然后迅速发给了白恋。
    此时白恋正在参加剧组的开机仪式,她旁边站着的正是她崇拜的前辈,影帝顾元。
    所以从头到尾,她晕乎乎地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些什么,就跟着一起上香鞠躬,搞了一圈神神怪怪的行为。
    顾元也注意到了这个小新人,见她神情有点萌,所以喝水的间隙,会主动跟她搭话。
    “我认识一个挺厉害的女生,玩铁甲的,也姓白。”顾元说。
    白恋知道顾元的一些行程,所以问了句,“是那个铁甲竞技的节目吗?我听说你们开始录制了。”
    “嗯,还要请假去录,所以我的戏份也推后了一些。”
    “我弟弟也去参加了,他叫白胤丞。”白恋感觉自己找到了和他的话题,所以笑得更开心了。
    顾元愣了一下,“小白?他是我战队里的。”
    而且,据他所知,白耿慕和白胤丞是姐弟啊……
    “哇,好巧啊!”
    白恋声音刚落下,就听到顾元问,“那你认识白耿慕吧?她也在节目里。”
    白恋的笑容僵在了唇边,以为自己听错名字了。
    刚好有人叫了两人,这场谈话便戛然而止。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切,白恋心情沉重回到了保姆车上,却看到了苏凯思发过来的照片。
    苏凯思:小恋,我看到哥哥和白耿慕约会了!
    白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没了,怎么到了哪儿都能有白耿慕呢!
    她放大了照片一看,不可置信地盯着许久,然后有些闷闷地把手机扔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