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嘉看得咋舌,悄悄看了一眼郁总的方向,发现他也怔怔看着耿慕。
    还真是罕见啊……
    郁总对自己同类终于有了感觉了。
    重新回到车上,耿慕身上的香水味就充斥在车厢里。
    郁商珩虽然已经极度忍耐,但是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耿慕看了他一眼,伸手把车窗打开,问他,“我很熏人?”
    这个问题,在管嘉看来就是送命题啊。
    他想给郁总打个眼色传个答案什么的。
    但是一切都晚了,郁总已经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嗯。”
    管嘉:“???”郁总,你完蛋了!
    怎么能说女生熏人呢!
    耿慕却对这个答案有预料了。
    “那你先忍一会儿。”她平静地说。
    毕竟她总不能现在去洗掉身上的香水味。
    而且她觉得,挺香的……
    郁商珩:“好。”
    管嘉:“……”
    行叭,说到底还是不能用普通人的思路来揣度这两人的心思。
    耿慕往车边挪了挪,侧头看向车窗外,却开始琢磨起了小心思。
    鼻子微微动了动,她觉得身上的香水味越来越好闻。
    郁商珩为什么不喜欢?
    想着想着,她也无法平静了,甚至有些小情绪,于是一路上就没说话了。
    郁商珩本来也没有放心上,但是余光注意到旁边的女生挪着远离他,还一直不吭声的时候,他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他其实不是觉得难闻,只是香水里有一种让他不舒服的成分,让他想打喷嚏。
    但是他刚才已经承认了是熏人,现在好像已经补救不了了。
    郁商珩转眸望着女生的侧脸,主动找了话题,“送你的资料看完了吗?”
    耿慕这才看了回来,声音闷闷的,“……还没。”
    以前父亲给她也会布置作业,比如用正常倍速看完孩童早教视频教程。
    可是她学习得总是很慢。
    郁商珩:“那你努力。”
    耿慕:“……好。”
    刚好是红灯,管嘉伸手扶额,有些看不下去了。
    “耿慕小姐,是苏凯思给你邀请函的吗?”管嘉给两人开启了新话题。
    耿慕摇头,“不是,是白恋。”
    “没有邀请函?”管嘉疑惑。
    据他所知,苏凯思都是发出了邀请函的,但是她说郁总是个例外。
    “没有。”耿慕摇头。
    小说里原主也是没有邀请函,所以被保安拦了下来,当众羞辱。
    这回是白恋约了她,但是却没有提邀请函的事,耿慕也觉得有些奇怪,毕竟宴会女主人公并没有邀请她,白恋顶多也是个被邀请的宾客而已,她带着自己出席,合适吗?
    “跟我一起,不需要。”这时候郁商珩找到了插话时机。
    管嘉便没开口了。
    “嗯。”耿慕颔首,有郁商珩在,她果然会更自在一些。
    但是……他觉得她熏人。
    耿慕嘴角的弧度没了,又一次缩回了车门边,目光看着车窗外。
    郁商珩沉默地眨了眨眼,就算管嘉没有提醒,他也知道自己好像又一次把话题给聊死了。
    此后一直到酒店门口,车里都没人说话了。
    但是奇怪的是,即便是这样,气氛也挺和谐的。
    下车后,耿慕率先走在了前面,因为……他觉得她熏人。
    她今天穿上了三厘米的高跟鞋,这是她现在能接受的最高的鞋跟,否则走路就会不稳。
    郁商珩落后了几步,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抿紧唇。
    “郁总,耿慕小姐好像还是有些生气了。”管嘉叹息了一声,果然就算是脑回路奇特的耿慕,被人说香水味熏人,还是会不高兴的!
    郁商珩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只是眉眼间的孤似乎扩散得更开了。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提着花篮在休息的女孩,下一秒,他的脚步转了个方向。
    管嘉闭嘴跟在他身后。
    此时宴会厅里,有人在苏凯思耳边说了句什么,苏凯思马上招呼着白恋,一起往外走。
    “思思姐,怎么了?”白恋问。
    “看戏。”
    苏凯思故意让白恋邀请了白耿慕,但是却没给邀请函。
    白耿慕今天竟然真的来了,不过,她可进不来!
    两人快走到门口时,果然看到耿慕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小姐,没有邀请函的话,是不能进的。”
    白恋看到后,眼神微闪,正要走出去却被苏凯思拉住了手臂,“小恋,你去哪儿,让你看戏呢!”
    “慕慕进不来,我去接她啊。”白恋天真地说着。
    苏凯思继续拉着她,“你傻啊,你对她那么好干嘛?她就是心机婊一个,一边勾搭我大哥,一边又在阿珩那边搔首弄姿,我烦死她了!你就让我教训教训她吧!”
    “啊呀,不行的!”白恋为难地摇头。
    苏凯思也不管不顾,就这样拉住了她。
    而这边耿慕听了保安的话,回答道,“没有邀请函不能进,是被邀请的人都知道的规则吗?”
    保安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此时对着耿慕那张美到极致的脸,心神都酥了,所以尽管有人吩咐过,他此时也说不了什么狠话,只是点了点头,“是的,所以您不能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