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不要送花,我喜欢看书
    周甜甜将她打下的这句话看在眼里,连忙伸出了尔康手,“等等,你就这样发?”
    是不是太直白了点?
    不过郁商珩应该不是玻璃心吧?
    女孩子嘛,的确可以提自己的要求。
    “没事了,发发发。”对上耿慕询问的眼神,周甜甜改口了。
    耿慕点了发送。
    他送的她都喜欢,但是……为什么全都是蔫儿了的?
    他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深渊科技,郁商珩今天来得特别早,又是打破了惯例。
    管嘉能感觉到今天办公室里有一丢丢的紧张气息。
    郁商珩正将一朵蔫了的红玫瑰插在站立的机器人的耳朵上,听到手机震动拿了起来。
    看到上面丑丑的花束,还有她那句话。
    郁商珩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郁总,需要帮助吗?”管嘉忍不住问了一句。
    郁总这僵住的神情,让他觉得事情很大条。
    “她不喜欢蔫了的红玫瑰。”郁商珩开口了,随手将机器人耳朵上的红玫瑰也拿了下来。
    管嘉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昨晚大半夜郁总让他找晚会上他的照片,又让他订了一束蔫了的红玫瑰送人……
    他也想劝说来着,但是郁总自信满满下命令,所以他就不敢开口了。
    在爱情这条道路上,郁总多摔几次,就慢慢懂了……
    “女孩子应该都不喜欢。”管嘉斟酌着开口。
    郁商珩低头看着指间的花,声音沉郁了几分,“她昨晚说喜欢。”
    “呃……”管嘉一时竟无法回答了。
    其实……郁总的思路也没毛病啊,耿慕昨晚说喜欢,所以他给她送九十九朵一样的,但是她收到后,却又不喜欢了?
    “她喜欢的可能是郁总的心意,而现在……郁总给的实在太多了?”管嘉试探地说着。
    郁商珩似乎接受了这种说法,又默默把红玫瑰放回了机器人的耳朵上。
    第38章 惊呆 “学到了。”
    尽管耿慕懂点种绿植的技巧, 但是也不至于能把蔫了的玫瑰照顾好。
    周甜甜看着她把花插在花瓶里,摇摇头不忍看了。
    接下来的三天,耿慕几乎都会泡在《铁甲之魂》录制现场或者铁甲车间里。
    上一次两轮战队对抗赛, 方浩战队在第一轮靠无极赢了一场,第二轮却输了。
    淘汰了一台铁甲之后, 方浩又选了一台全身旋转型的铁甲进队, 所以数量还是维持在7台铁甲上。
    接下来开启的是联盟车轮战。
    四个战队里拥有最多铁甲的顾元战队可以向任何一个战队提出联盟要求, 对方不可以拒绝。
    顾元选的是司徒菲战队。
    剩下的方浩战队和季一枫战队,自动组成联盟。
    联盟车轮战的规则也很简单,每个联盟的战队各派出3台铁甲进行排序, 进行6轮1v1比赛,每一场获胜的铁甲可以选择跟对方联盟的下一顺位铁甲继续战斗,也可以暂时退出,但是退出后不可再继续车轮战。
    先耗完6台铁甲的联盟即为输,联盟的两个战队都要淘汰一台铁甲。
    明星经理人决定了出场的铁甲,耿慕他们不用商场,所以在战斗舱旁观战,明显发现方浩的神情并不好。
    再看季一枫那边出战的铁甲名单,大家就心中了然了。
    车轮战虽然让战队抱团, 但是经理人也要为了之后的比赛保存实力,所以季一枫出了3台比较弱的铁甲, 方浩心知单靠着自己也扛不住,于是也是选了弱势铁甲。
    而顾元和司徒菲的士气浩瀚, 出站的6台铁甲都是最强的, 这样一来,方浩和季一枫这边无异于以卵击石。
    接下来的比赛打得很惨烈,应该说是被对方虐得很惨。
    对方联盟第二台顺位铁甲连胜2场后继续挑战方浩季一枫联盟的第四顺位铁甲时, 双方的气势可谓天差地别。
    “草,这打得有意思?”郁尚霖吐槽了一句,直接起身想走了。
    今天车轮战没有无极的份,但是看着也是心塞。
    耿慕也放下了习题册,起身走下了观赛席位。
    即将代表他们联盟出战的是一台叫“推图”举升类铁甲,而对方铁甲叫“鹰嘴”,是一台经验丰富的格斗强机,属于抓举类铁甲,而且还加了液压穿刺武器,微勾的银色武器尖锐无比,只要抓住对方,就能将对方开膛破肚。
    “推图”对上“鹰嘴”,就好像是直接往对方嘴巴里送一样。
    耿慕确定顾元战队这台“鹰嘴”应该就是小说里最后留下的那台铁甲。
    她来到了推图的操作选手身旁。
    郁尚霖也跟了过来,发现战队里不少人铁甲选手在围在这里给推图操作手提供点子。
    “鹰嘴的移动已经不够灵活了,如果能把它逼到角落,把它掀翻,它就没办法复位。”
    “推图的速度很快,不要正面刚,绕侧把它往机关上怼。”
    “鹰嘴的操作也很恐怖,不是那么容易绕的,推图前铲低,说不定能搏一搏。”
    “利用场地机关。”耿慕也说了一句。
    大家都看了她一眼,要说操作,战队里很多选手都比她逊色。
    “推图前铲和顶部挡板足够坚硬,直接撞,可以。”相较于其他人的忧虑,耿慕的语气太过平静而且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