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她转身就走。
    顾元微微挑眉,对这三姐弟的关系,心里更加明朗了几分。
    白恋目光也看着耿慕的背影,随后对白胤丞道,“阿丞,我去跟慕慕说两句,等会儿就回来。”
    耿慕被白恋追上后,疑惑地看着她。
    白恋拉着她的手,温柔说道,“慕慕,妈妈这几天生病了,你什么时候回去看一下吧,她想你了……”
    说着说着,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耿慕:“……”
    “那你怎么不回去?”耿慕抽回了手。
    白恋抽泣着,“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她最想的还是你,所以,慕慕,求求你回去看看她吧。”
    耿慕一直逻辑很清晰,但是每次都能被白恋绕得有些迷糊。
    “你不是妈妈女儿,可是她把你当亲生女儿养,不管怎样,你都要回去看她,而且,她不想我,她昨天还打电话让我死在外面别回来。”
    白恋的话被噎住了。
    耿慕眨了眨眼,见她没说话,就迈步走了。
    白恋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心里憋屈得很,从小到大,只要她流眼泪,全世界都会围着她转,可是耿慕每次都会让她难堪。
    下午还有一轮淘汰赛,无极小队决定出去吃一顿好点的,储备精力。
    几个人往外走,一出门就看到了一辆宾利慕尚。
    “他还在等你?”郁尚霖一眼认出来,侧头问了一句。
    耿慕点头,“嗯,甜甜要给他送一本书。”
    刚才在现场她也没有机会和郁商珩说话,后来是直接忘掉了他的存在……
    “嗯?什么书?”郁尚霖颇感兴趣。
    耿慕:“《撩妹手册》。”
    郁尚霖:“???”
    身后三个男生直接爆笑了。
    “不是……你们在说什么呢?”巴迪凑了过来,“那豪车里的人谁啊?”
    他们忙着修铁甲,还真没时间注意网上的纷纷扰扰的消息,更加不知道耿慕还上过热搜。
    “呵。”郁尚霖只有一记冷笑。
    “郁尚霖的哥哥。”耿慕回道。
    “哇,阿霖还有哥哥?这车……卧槽!”
    “牛掰啊阿霖!”
    “行了行了,走吧!她不跟我们一起吃了。”郁尚霖拉着几个男生就走。
    耿慕朝他们挥了挥手,才上了路边的车。
    见了郁商珩,耿慕从书包里拿出了那本书,放到了他面前,“甜甜送你的,不用还了。”
    不过她今天在录制现场已经看完了。
    挺好的。
    郁商珩低头看着上面几个字,感觉受到了侮辱,“谢谢她。”
    管嘉默不作声瞥了一眼:送得好,送得妙啊!
    郁商珩不急着翻书,而是放了起来,看着耿慕开口,“天气很好。”
    耿慕看向车窗外阴沉得好像要压下来的天,“嗯,挺好。”
    “吃过了吗?”他继续问。
    “还没。”最近她消耗有点大,也特别容易饿,所以中午她想吃多一点。
    “最近在做什么?”
    “学习,跑步,社交,录节目。”
    “明天要做什么?”
    “学习,跑步,社交,录节目。”
    ……
    在管嘉为郁总能找到这么多话题而开心,但是——
    好无聊!
    为什么他们的对话可以这么无聊?!
    不过他还是将车开到了最慢,毕竟两人的相处时间本来也没多少。
    ————
    因为中午休息的时间不是很多,耿慕随手指了一个餐厅,“在这里吃吧。”
    郁商珩看出去,点了点头。
    那是一家私房菜,装修不错,明净幽雅。
    两人推着玻璃门进入,马上有人将他们引到了位置上。
    管嘉停好车后,隔着玻璃窗拍了几张唯美的照片,当做是给郁总留下美好的约会记忆,然后他自己回到了车上吃饭盒去。
    原木色的小桌子,像是故意为情侣用餐设计的,两人都是大高个,坐下后,郁商珩的膝盖直接能顶到耿慕大腿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刚想说要不要分开坐两张桌子,就听到耿慕出声,“你往后坐一点就行了。”
    郁商珩把话憋了回去,拉了一下凳子往后坐。
    细想一下,分开坐,的确不太好。
    他用一次性消毒巾擦了一下手,随后看到耿慕还没动,于是顺便拿起她手边的湿巾,帮她也擦了一下。
    前台两个小姐姐掩嘴看着这一幕,按捺住心中的激动。
    天呐,这对情侣是在拍偶像剧吗!太甜了!太好磕了!
    那个男人看起来跟冰块一样,眼神也是漠然的,但是没想到竟然会主动帮女生擦手手!
    两个女生脑补了一出甜剧,然而当事人真的只是想帮耿慕的手消毒而已……
    耿慕就安静看着郁商珩的动作,似乎有什么事情想不通,微微蹙着眉。
    “遇到难题了?”郁商珩将擦手的湿巾放到了一边。
    耿慕点头,“白恋她一见到我就嘤嘤地哭,你说为什么她能做到这样啊?”
    郁商珩:“……”
    表面镇定,内心懵逼。
    两秒钟后,他微微敛眸,沉声道,“这问题,挺复杂的。”
    “是吧……”耿慕微微叹了一口气,连郁商珩都不懂的话,那谁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