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别随意诋毁小恋,你不认识她。”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白胤然却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小恋人在剧组,但是总是第一时间关注到慕慕的消息,比如这一次,她还听信了网上的谣言。
    他的确应该和小恋好好谈一下,但是刚才那些话,不应该从周甜甜嘴里说出来。
    “那您这位老大哥,就好好管一下她,别让她老是那么关注慕慕,慕慕没想过要跟她争什么!”
    周甜甜觉得自己像是在对牛弹琴,丢下这一句,也不再看他的冷脸,气势汹汹转身离开。
    白胤然盯着她的背影,咬了咬牙。
    慕慕口头上怼人的功夫,怕是跟这位室友学的?
    第53章 需要  “当家长。”
    耿慕睡了一觉, 下午郁商珩送她回学校考试,受到了全班同学的注目礼。
    校园论坛上传她是自杀故意炒作,但是那个帖子很快被删了, 带节奏的人被黑了账号。
    大家才知道那些都是网上的职业水军,资料还在论坛上挂着。
    这一切都说明有人在暗中帮着白耿慕。
    后来学校也很快发出了通报, 班上的同学也帮忙解释, 才不至于让肆意猜测的舆论给白耿慕造成更多负面影响。
    今天上午发生了什么事, 复读3班的同学是最清楚的,如果白耿慕是自杀怎么可能报警呢,明明就是有人想害她, 而且警察可能已经找到线索了。
    在奇怪的气氛中考完试后,班上几个同学被找去问话,那都是今天最早进入教室的同学。
    秦志林也是其中一个,面对学校领导和警察询问的压力,他的心态彻底崩了,哭着要见妈妈。
    秦妈妈赶过来,嘴里还叫嚣着要告学校污蔑她儿子,“你们等着,我儿子好端端地在这里复习, 你们非要说他给同学下药?这是人干的事吗!你们是想逼死我们母子吗!你们有证据吗!”
    黄老师安抚着秦妈妈,“这还没查清楚呢, 只是照例讯问而已……”
    “我儿子根本就不会做这种事!你们不要打扰他学习!又是那个女的对不对!我看她就是想影响我儿子复习,影响他考试!”
    秦妈妈还是一副凶悍的模样, 在办公室里大闹特闹。
    本来学校联系的是吴佳慧, 但是她不乐意处理这些事,白胤然便来了。
    不过他来的时候,撞上了郁商珩和管嘉。
    耿慕亦步亦趋跟着郁商珩, 正往办公楼走去。
    “郁总,您怎么也在?”白胤然目光盯着郁商珩,心里开始重新斟酌郁商珩对白家的影响力。
    虽然郁商珩不是继承郁家的产业,但是深渊科技的确办得很好,否则苏凯言也不会眼热。
    郁商珩眸光瞥向他,薄唇挤出三个字。
    “当家长。”
    说着,朝耿慕伸出左手。
    耿慕虽然疑惑,还是握住了。
    管嘉:郁总绝绝子啊。
    果然,白胤然听到这话,神色变了变,回道,“郁总真会开玩笑,难道是郁尚霖的事情不够你忙活?”
    郁商珩看似个木头,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尖酸刻薄地嘲讽人。
    慕慕又不是孤儿,自有他来负责她的事,郁家来凑什么热闹?
    “他不需要我管。”郁商珩面无表情睨着白胤然,“耿慕需要。”
    “慕慕有我在,怕也是不需要你。”白胤然也冷下脸,毕竟他也是倨傲惯了的人,郁商珩刚才就是在挑衅他。
    耿慕眨眼,反驳了他,“我不需要你,也不需要白家任何人。”
    她知道白家懒得管她的事,她也没想过要找他们,而且她现在是成年人,如果可以,她都想直接把户口迁走了。
    她的话让白胤然面色更加沉冷,同时反驳郁商珩的话也咽了回去。
    “慕慕,别胡说。”
    不过今天他妈妈对待慕慕这件事的态度,的确是不妥。
    白胤然此时意识到理亏,所以没有多说什么,目光落在了耿慕脸上,“慕慕,还会不舒服吗?”
    耿慕摇头,没说话。
    四个人一同走进办公室,白胤然和郁商珩都来过学校,所以黄老师都认识。
    秦妈妈一看到这几个年轻人,便开始发难,“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喜欢炒作!现在还陷害我儿子!你们黑不黑心呐!”
    场面一度失控,两个警察最后站出来表示所有人先去一趟警局。
    秦志林一听要去警察局,就吓得承认是他拿了秦妈妈的安眠药下到耿慕的水杯里,想要影响耿慕的成绩,但是没想到她会彻底昏睡过去。
    这回崩溃的是秦妈妈。
    其实警察都已经查到监控,秦志林是第一个来的,后面几个同学都坐一起可以相互作证,而且他在面对审讯时态度异常慌张,警察一眼就看出来是他,否则也不会单独留他下来那么久。
    耿慕今天也有些迷糊,拿起水杯就喝了,感觉味道有点怪也没放心上,只是尝过一口就没再喝了。
    在她的脑子里,根本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刑事案件,要坐牢。”郁商珩言简意赅,一向无波的眼眸此时却漾着几分晦暗的危险。
    “噗通”一声,秦妈妈直接给耿慕跪下,拉着她的手,神情悲恸又疯狂,“小姑娘,你要多少钱都行,你原谅志林吧,好不好?”
    耿慕呆呆看着她,又看向缩在墙角里抱着自己头部瑟瑟发抖的秦志林,她无法感同身受,但是心中却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