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他在干什么啊!”旁边的同学纷纷退开, 担心地看着这一幕。
    郁尚霖也抓着耿慕肩膀,想把她往后拉,但是秦志林又死死拽住她的裤脚。
    “你他妈放手!”郁尚霖弯腰去掰秦志林的手。
    秦志林的模样,有点狰狞,但是又很可怜。
    旁边围观的人都有些同情他了,可是他做的事情在学校里已经传开,就算真的同情他,却也觉得很是活该。
    “不是我不让你考试,是你自己把高考的机会作没了,你好好休息,明年再考。”耿慕看着秦志林低声开口。
    “白耿慕,我求求你!”秦志林趴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声音嘶哑绝望。
    郁尚霖皱着眉,将耿慕推开,“你别管他,快去考场。”
    秦志林很快被当做闹场子的请了出去,考场外秦妈妈也来了,哭得惨兮兮将人带走。
    本来就是一场闹剧,但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凡是在学校门口发生点动静,都会被晒到网上。
    果然,也就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出现在热搜上了。
    《天眼》剧组,顾元休息时注意到热搜,刚好白恋在旁边,他便拿着手机问了一句,“慕慕这是怎么了?”
    白恋抱着水杯,因为天气炎热,也因为情绪紧张,所以小脸涨得通红,蓦地听到他嘴里冒出那个名字,神情有些惊诧,“慕慕?”
    “嗯,她上热搜了。”
    顾元是加过了耿慕的微信,但是一直没有联系过。
    热搜上那个视频,看起来对耿慕不太友好,她今天要考试,要是被影响了就不好。
    白恋没想到顾元还会提起耿慕,难道这段时间他对她的照拂,是因为耿慕的缘故?
    这个念头一出来,白恋整个人颇受打击。
    她看了一下热搜视频,真是秦志林趴在地上痛哭,说想高考,而他面前的耿慕看来冷静淡漠。
    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秦志林的哭诉引起了大家的同情,纷纷责怪女生无情。
    等网友认出那是“白耿耿”之后,更是不管事情全貌,直接开始控诉她……
    “那个叫秦志林,因为精神抑郁干扰慕慕考试,后来听说是被退学了,今天高考,他不知道怎么跑考场去了吧。”白恋说道。
    旁边他的小助理就神秘地插话进来,“我怎么听说是那个男生蓄意谋杀呢?”
    顾元有些惊讶,望向了白恋。
    她不是应该最了解的吗?
    白恋张了张嘴,“也没有那么夸张。”
    随后便不欲再说了。
    顾元见她这样子,也不好继续打听别人的家事,但是心里却再次升起了微妙的感觉。
    精神抑郁干扰考试,和蓄意谋杀,可不是一回事,他感觉白恋太过轻描淡写了。
    更何况,受害者还是她妹妹。
    她看到热搜下不明真相辱骂妹妹的评论,都不会觉得愤怒吗?
    “顾老师,等会儿我要拍打戏,我能向您请教一下吗?”白恋自然地转开话题,有些苦恼地抓着剧本。
    顾元知道她进组后一直很认真,而且又很有天赋,从一开始被人说是带资进组,到现在被导演赏识,她表现得都很好。
    顾元很少见这么努力的信任,对她颇有好感,也愿意对她多加指导。
    可是他越发觉得,面前这小姑娘,心思不简单的。
    顾元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所以站起身道,“我跟导演有点事要商量,你可以先跟指导老师熟悉一下。”
    白恋虽然保持着微笑,但是心里却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从头顶凉到了脚心。
    ——
    网络上的事情并没有发酵多久,秦志林给耿慕下药导致她错过一场模拟考的事情就被人从学校论坛搬到微博上。
    但是澄清了一件事,另一泼脏水又紧接而至,网络上忽然冒出了好几个耿慕暴力欺凌别人的视频。
    耿慕之前也被传出过欺凌同学,但是最后洗白了,现在一个个视频摆在眼前,她那张脸,网友也绝对不会认错!
    深渊科技,科技感十足的办公室气氛冰冷压抑,郁商珩望着屏幕上的视频,眼眸仿佛被蒙上了薄冰,让人瘆得慌。
    这段时间耿慕小姐的微博一直不安静,这次的视频,是有备而来啊。
    他真的觉得那小女孩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事故发生体质,为什么总会有人找她麻烦,见不得她好。
    “郁总,这视频的ai换脸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如果不找出原视频,可能说出来大家也不会相信。”
    管嘉说道,不过这对郁总来说,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管嘉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来自郁商珩发送过来的地址,以及还原的视频里被欺负的人的肖像。
    “你去搞定他们。”
    郁商珩说着站了起来。
    管嘉颔首,随后问一句,“那郁总去哪儿?”
    郁商珩理了一下衣领和袖口,俊脸依旧笼罩在阴霾下,但是眼神的冰寒融化了几分,“去接慕慕。”
    管嘉:“……”
    嗯,去接人是比较重要一点。
    而他只配跑腿。
    耿慕还在考试,当然也不知道网上发生了什么。
    不过走向校门口的时候,她被郁尚霖截住了。
    他还往她脑袋上压了一顶帽子,“你低调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