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慕本来还疑惑,后来看到门口乌压压的记者,便觉得有些奇怪,虽然早上也有记者在采访,但是也没有这么多啊。
    耿慕一出校门,就被等待着的白胤丞给拉住。
    另一边郁尚霖也立刻抓住耿慕的手臂,朝白胤丞喊,“你干嘛!给老子放手!”
    “该放手的是你!”白胤丞瞪了他一眼。
    “可笑,你哪位?”
    “你又是哪位?”
    耿慕左右看一眼,觉得这对峙的场面有些熟悉,加上有记者和家长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看了过来,她就用力甩开两人,抽回手。
    “慕慕,跟我们回家。”这时候白胤然也下车走过来,面色冷峻,眉头紧锁,语气也是不容置喙的。
    “发生什么事了?”耿慕敏感察觉白家兄弟的态度有异。
    “回去再说。”白胤然示意她上车。
    耿慕却淡定地道,“就在这里说吧,我没时间跟你们走一趟。”
    她中午要休息,否则下午可能要打瞌睡了。
    冷淡的态度,让白胤然不满,脸色也更差了。
    “慕慕,你之前到底做了些什么霸道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网上都传遍了你打人的视频,你不跟我回家,还想去哪儿?你以为郁商珩有钱就能帮你解决这事?”
    耿慕正疑惑,郁尚霖冷笑着把手机放到了耿慕面前,“你亲爱的大哥说的是这些视频。”
    耿慕粗略看了几眼,的确在画面里看到了施暴的自己。
    但是她知道那并不是她。
    “不是我。”耿慕将手机推开,目光看着白胤然,“我说过了,你们不要管我的事,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信任,你今天可以为这种没经过证实的视频责怪我,明天也会因为其他事对我失望,所以何必要当一家人呢?”
    耿慕语速不疾不徐,甚至让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白胤然定定看着她,不知道是因为她的态度还是别的,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错怪她了。
    他还没开口说话,郁商珩沉稳的嗓音就从一旁传来。
    “慕慕,走了。”
    耿慕侧头看过去,一把拽过郁尚霖,在被记者认出来之前,迅速坐上郁商珩的车。
    白胤丞看着车子离开,呆呆望向自家大哥,“我说了不会是她的。”
    白胤然没辩解什么,“先上车。”
    车上,耿慕才看到微博上发生的事情。
    秦志林的事情倒还是其次,现在所有人都因为那几段视频骂她是暴力狂。
    “这视频做得挺好。”她还颇为赞赏地评论了一句。
    “这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一身都是脏水,你还有心情夸别人视频做得好?”郁尚霖真是佩服耿慕的脑回路。
    “这种ai算法说来也挺容易的,以前——咳咳。”耿慕蓦地停下声音,看向驾驶座。
    郁商珩也刚好侧眸看她,直接问,“以前什么?”
    耿慕抿了抿唇,摇头,以前她能够直接识别和还原视频。
    “你到底得罪了谁?”郁尚霖皱眉问。
    耿慕摇头,“我从来不得罪人。”
    郁尚霖:“……”班上的邓珊珊和她不是一直针锋相对的?
    不过他觉得耿慕的确挺惨的,于是没有吐槽她。
    “好好复习,我来解决。”旁边郁商珩开口。
    郁尚霖和耿慕一同看向他。
    一个神情复杂,一个乖乖点头。
    到了公寓楼下,郁尚霖看到郁商珩跟着耿慕下车后,他犹豫一下,也跟着走下来。
    但是下一秒,他看到走了两步的耿慕忽然走回来,低着头对他那木讷冰冷的大哥说,“郁商珩,你……”
    她的话没说完。
    郁商珩却仿佛跟她心有灵犀一样,伸出手掌,在她凑过来的脑袋上摸了摸,“等你考完,给你奖励。”
    耷拉着脑袋的耿慕一下子来劲儿了,“好!”
    “……”郁尚霖嘴角僵了僵,默默转过身去,忽然觉得被塞了一嘴狗粮。
    他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在车里。
    第59章 弄脏 “你不像她。”
    耿慕感觉被郁商珩安慰到了, 中午美美睡一觉,丝毫没被网上的事情影响。
    反倒是周甜甜紧张得要命,这几天跟着她早睡早起就算了, 今天更是说话也不敢大声,轻手轻脚地跟一只猫一样, 就怕打扰到她休息。
    微博上的事情周甜甜帮不了忙, 只能暗暗生闷气, 诅咒始作俑者。
    不过她发现,下午耿慕考试的时候,微博上的风向就变了。
    知名律师表示接收到耿慕的委托, 对那几个发视频的小号提出了诉讼,起诉他们恶意诽谤。
    网上一个科技公司的员工发了帖子质疑早上那几个耿慕施暴的视频,说视频有伪造过的痕迹。
    之后好几技术大佬也纷纷出面验证,放大像素之后的确发现有些奇怪,不排除是利用ai算法换脸的可能。
    事情似乎有转机,攻击性言论减少,吃瓜网友未知全貌也不敢乱站队,但是对于视频换脸仍旧感到不可思议。
    是谁会花费那么大的功夫,就为了毁掉一个小网红?
    而且小网红也挺刚, 竟然还直接找了律师!
    认真想一想,如果视频是假的, 背后之人在高考这个紧要关头恶整小网红,也实在是太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