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郁商珩冷着脸,伸手过来,将她的手机夺去。
    随后他扳过她的肩膀, 声音不容置喙,“走吧。”
    “汤原。”郁博羽微微挑眉,旁边的汤原面无表情地朝着耿慕的方向报上一串数字。
    耿慕悄悄伸手在背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哪知道郁商珩像是后脑勺也长眼睛一样,直接用手握住她手腕,改为牵着她离开。
    汤原和郁博羽见此,都不禁笑了一下。
    这两人的性格倒也是好玩。
    耿笑身上换的是汤原拿来的衣服,连吊牌都还没拆,她将头靠在耿慕肩上, 一开始没有说话,后来车开到一半就抱着耿慕哭出来。
    耿慕手忙脚乱, 好几次求助地看向郁商珩。
    郁商珩:“……”他今晚只负责开车。
    更加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
    他不喜欢开车的时候听歌,但是听到后座传来的呜咽声, 还有耿慕无措的声音, 他便将音响打开。
    刚好是钢琴曲,叮咚的奏乐稍微掩盖女生的抽气声,也给她留足了尊严。
    果然, 耿笑渐渐安静下来,直接被耿慕带回公寓。
    她洗了一个澡,她安静躺在耿慕的床上,看到她抱着一本政治笔记本,一直皱着眉。
    耿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刻苦的模样,“慕慕,还有什么看不懂的吗?要不要先休息?”
    耿慕听了,就直接放下书,钻上床,亲密地将她抱住。
    耿笑微微僵住,“慕慕……”
    “姐姐刚才是怎么回事?”耿慕问。
    耿笑摇头,“没事。”
    耿慕抿了抿唇,“那之前为什么不理我?”
    耿慕被密云酒吧列为了黑名单,周末去她打工的舞蹈工作室又找不到人,也真够让她苦恼的。
    关于林琛和林青妤事情,她在网上也查过,她觉得姐姐根本就是无辜的。
    林青妤死后,她的微博被人扒出来,上面记录着她好几年的心路历程,很多是跟林琛甜甜的故事,但是某一天开始,她把耿笑也写了进去,她开始患得患失,指责耿笑插入自己和未婚夫的感情,甚至还自卑地想过要让步。
    林青妤自杀烧死自己的场景一度被传到网上,她死后网友看着她微博越发心疼,自然对“第三者”耿笑也厌恶起来。
    至于耿笑和林琛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耿慕觉得,也就他们自己才清楚,但是在她心里,耿笑心里只有跳舞,插足别人感情的事情更加不可能。
    “没事,好好考试。”耿笑摸了摸耿慕的脑袋,翻身到一边,明显不愿意再提。
    耿慕将床头的小机器人拿在手里,轻声低喃,“番茄番茄,我好可怜,姐姐不理我了。”
    番茄:“嘤嘤,可怜。”
    耿笑隐约听到奇怪的机械声,她好奇又想笑,缓缓转头看,发现耿慕正在和一个机器小狗狗在说话。
    “慕慕,没有不理你。”耿笑出声。
    她只是觉得,自己烂透的人生,不该拖累她。
    “姐姐,那你好好睡觉,等我考完试,带你去玩。”
    耿笑眼睛发酸,答应下来,“好。”
    “不回酒吧,不见林琛,好不好?”
    耿笑有些哽咽,这回眼泪直接掉下来,很快蹭湿枕巾。
    耿慕往她的方向挪了挪,“姐姐没有错。”
    “我……不知道。”
    她曾经喜欢过林琛,或许是喜欢他身上那样的光环,她一直没告诉过谁,也是真的把林青妤当做朋友,可是最后,林青妤却把她约出去,要跟她同归于尽。
    她逃出来,林青妤死了。
    她也看过林青妤的微博,越看心里越是愧疚,尽管她对林琛并没有任何觊觎之心。
    耿慕拍了拍她肩膀,又把番茄塞到她怀里,给她放了一首宝宝催眠曲。
    耿笑摸着番茄的头顶,发现它还会主动蹭她的手掌,就像真正的小狗一样发出轻轻的嘤嘤的撒娇声。
    “姐姐,它叫番茄,很乖的。”
    耿慕给她介绍。
    耿笑不出声,却忽然觉得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都变得治愈起来。
    “慕慕你为什么搬出来了?在白家不开心?”耿笑转移话题。
    “嗯,姐姐以后跟我住?甜甜也很乖。”
    耿笑想到她那个大大咧咧还有点跳脱的室友,抿出一个笑,“等我处理完事情再说,你明天考试,好好休息。”
    “好,晚安。”耿慕应一声,就转过身去平躺着,闭眼。
    耿笑看着她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觉得好笑。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不出半分钟,她就听到耿慕轻匀的呼吸声,这是真的睡过去了。
    “……”耿笑呆呆看着妹妹的侧脸,摸着番茄的头轻声喃道,“还真是……”
    以前的慕慕没有这么乖,某种程度上她也是一样的固执,被爸爸打得要死也不见她哭喊,不爱读书就只喜欢捣鼓短视频,想法太多,顾忌也太多。
    现在慕慕似乎没有那么多烦恼,吃香睡香。
    耿笑何曾不是这样呢,在舞蹈学院四年,过于强大的运动量,让她累得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每天沾床就睡着……
    林琛和林青妤的出现,打乱她的生活节奏,也让她陷入更深的窘境。
    她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她耿笑就算死也不能这么窝囊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