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笑忽然无比清醒看着天花板,注定一夜无眠。
    而此时,网上传开几个视频,大家等待的反转终于出现。
    ai换脸捏造假视频陷害白耿耿
    看着是同一个视频,但是两个画面里施暴的人和受害者的脸全都不一样!
    也就是说,真的是有人将视频里的人脸全都替换过。
    很快原视频的当事人已经站了出来,而捏造的视频里的受害者却被证实是假的,根本就没有这号人,那只是ai收集数据组成的一张脸而已。
    “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哪个大佬帮忙的?感觉小网红的背景也不简单啊,不管怎样祝考试顺利!”
    “一个小网红,每次都有顶流的牌面,也真是牛掰!”
    “我草,这个小网红让我长见识了,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在高考当天被人黑成这样?可怜的小姑娘。”
    “所以说那些急着就骂人的,现在是不是该道歉了!”
    “实惨,希望没有被影响考试,她不是复读的吗?本来压力就够大了!”
    “有这技术还不如去搞影视行业,想想就可怕,谁还敢随便上传自己的照片和视频?”
    “嘿,不是要起诉吗?那几个小号揪出来,不就有结果了?”
    ……
    第二天早上,耿慕伴随着周甜甜嘚瑟的笑声走出公寓,还嘱咐她帮忙照顾一下姐姐。
    耿笑比较晚起,走出房间,看到周甜甜正抱着电脑窝在沙发上写东西。
    她放轻脚步,跟她打了一声招呼。
    周甜甜笑着看过来,指了指餐桌,“是慕慕准备好的早餐,你快吃吧。”
    两人年纪相当,但是明显是耿笑看起来更加成熟一些。
    但是周甜甜思想上觉悟高啊。
    她放下电脑坐到耿笑身旁,托着下巴盯着她那张好看的脸,“那个,笑笑,你知道什么是pua吗?”
    耿笑神情微怔,“什么?”
    周甜甜招呼着她,“你继续吃,我跟你说说我新构思的一本书,就是关于这个的……”
    耿笑喝着粥,点头,“好。”
    周甜甜心里狂感慨,天呐,她印象中的耿笑都是身材火辣却冷若冰霜的,没想到卸下妆容后,她也是这么乖巧的。
    周甜甜顿时又母爱爆发,下定决心要将她拉出那个渣男的火坑。
    一中考场大门口,耿慕一下车,白胤丞的身影就出现在她面前,跟着她一起往里走。
    郁尚霖在另一侧,神情不屑。
    白胤丞也当他不存在,“耿慕,昨天的事,对不起。”
    耿慕侧头看他一眼,“嗯。”
    白胤丞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开口。
    昨晚热搜还她青白之后,大哥一夜没睡,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肯定很懊悔,因为错怪了她,因为不够信任她还质问她。
    不过,一切还是等考完试再说吧。
    跟白胤丞复杂的心思对比,耿慕就纯粹很多,她只祈求着今天文综的主观题不要太难。
    ——————
    下午耿慕从考场慢悠悠走出来,但是她却发现身边所有人都迈着欢快的步子,一个个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朝着大门跑出去。
    嗯?难道这就是考完试的仪式感?
    耿慕瞥到走过来的郁尚霖,伸手推他一把,“跑起来!”
    郁尚霖:“???”
    懒洋洋的郁尚霖还没反应过来,身旁的少女就傻乎乎咧着嘴,跟着其他同学飞快跑出去——
    郁尚霖翻着白眼,迈开大长腿跟上,“耿慕,你幼不幼稚!”
    “你们去哪儿?”白胤丞目睹两人忽然跑起来,自然也是飞快跟上。
    他从郁尚霖身旁跑过去的时候,郁尚霖一怔,随后磨着后槽牙加速追上去!
    论跑步,耿慕自然也不在话下。
    她余光注意到两个男生追上来,也加快了速度!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其他同学也陆陆续续地加速奔跑,嘴里继续鬼叫着!
    “冲啊!!”
    “啊啊啊!解放了!”
    “草!”白胤丞打破斯文,低骂了一声,谁要跟他们赛跑!
    可是现在停下来好像挺怂的!
    于是在一中考场大门口,来接人的家长和几个记者就目瞪口呆望着一大群学生激动地狂跑出来,仿佛在表演什么世纪大逃难一样……
    而跑在最前面的少女,轻巧矫健的步伐下,她脸上还洋溢着一丝笑容,长发随着奔跑而飘起,与微风,与阳光纠缠着,仿佛漾着一层金光。
    她后两步是两个紧追不舍的男生,此时两人无意对视一眼,还让人感觉到噗呲的电光。
    好几个记者是冲这两天的热搜过来的,一看到冲出来的少女,就第一时间将镜头对准她。
    正要上前采访,却看到少女直接冲入一个男人怀里,将他抱住。
    那两个男生刹车不及,也一个个抱上去——
    郁商珩照例是来接人的,今天还听从管嘉的话,带了一束红玫瑰。
    在少女迎着他跑过来,连同花束一起将他抱住时,他心脏忽然停滞了一瞬,随后开始剧烈跳动。
    可是没等他来得及反应,郁尚霖也冲过来,将他和耿慕一同抱住!
    下一秒,白胤丞也气喘吁吁撞过来,在另一侧将他和耿慕抱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