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手机能用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嗤……”耿骆手肘撑在门框上,虽然很心疼,但是还是忍不住扬唇,古铜色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他没想到她真敢拆。
    “修不好就算了,我明天就买。”他也在妹妹面前蹲下来,拿过她手里的电吹风放好,“快去睡觉,我来收拾。”
    耿慕无辜地点头,“好。”
    耿骆看着她小心翼翼离开,然后看着地上铺在硬纸板上的零件摇头。
    这下,他是真的没法省下那一千多块钱了。
    他轻轻将纸板端起来,走出卫生间。
    ——————
    耿骆再晚睡,第二天也会准时起来。
    但是他没想到耿慕已经把早餐给做好,而且她身上穿着耿笑的运动服,看样子已经出去运动回来。
    耿骆喝粥的时候,看着对面的妹妹,迟钝地发现,“慕慕,你怎么瘦了那么多?自己一个人住很辛苦,你搬来跟笑笑住吧。”
    耿慕眨了眨眼。
    耿骆还伸手过来在她脸上捏了一下,一副天塌了的样子,“天呐,慕慕,你瘦得跟笑笑一样,只剩下骷髅架了!”
    耿慕:“……”
    耿笑:“……”
    她们这大哥,不仅跟不上潮流,还特别后知后觉。
    “我跟你们说,别总跟外面那些女孩子一样天天嚷着减肥,女孩子胖点可爱,胖点是福,知道吗?”耿骆是真的心疼了,他家慕慕以前可壮实了,站出去就没人敢欺负她!现在怎么瘦成这样了!
    “我知道,我都是健康饮食,还天天运动,我准备拉着甜甜去健身房呢。”
    “甜甜是谁?”耿骆问。
    “甜甜是我室友,好朋友。”耿慕都不知道介绍了多少遍。
    “健身房好,你去的话,哥哥给你打钱。”耿骆如是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可以暂时不买手机……反正先给妹妹开卡要紧。
    耿慕摇头,“大哥,我有十万呢,我给你打钱。”
    这边耿笑解释,“慕慕自己直播,还有一些广告费。”
    耿骆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白家没有给她生活费。
    耿骆心底一下滋出一窜火焰,又压下来,嘴里却调侃,“慕慕赚钱比我多,以后记得带我飞。”
    耿慕听懂他这话了,“好!”
    早餐后,耿骆离开之前,快递员上门送来一台新手机。
    “大哥,我送你的,我昨晚把你的拆了,内疚了一个晚上,没睡好。”耿慕把周甜甜发给她的台词,慢吞吞说出来。
    果然,耿骆要说的话马上憋了回去。
    他自然知道耿慕是故意这么说的。
    耿笑坐在沙发上扬了扬唇,怪不得慕慕昨晚让她别买手机,原来是自己打算这么做了。
    屋里的气氛很温馨,耿笑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让她热泪盈眶的家人之间的日常。
    在耿慕的教导下,26岁的大小伙儿终于学会使用新手机。
    耿骆拿着手机对着破纸板上的老年机零件拍照留念。
    第一次有种让全世界都知道妹妹给他送手机的冲动。
    于是他在刚注册的微博上,发出了人生第一条社交动态。
    耿骆:妹妹拆的,妹妹送的
    配图就是那堆破烂零件。
    耿骆发出去之后,一直忐忑不安,据说这是全世界都能看到的,那他会不会被很多人点赞评论?他会不会上那个什么热搜?
    然而,回影视城路上的两个小时里,他的微博,无事发生。
    他叹了一口气,谁会在乎一个跑龙套的发什么动态呢?
    耿骆走后,耿笑带耿慕去了疗养院。
    进疗养院是要先提前约时间的,两人来的匆忙,在前台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带她们去见人。
    耿慕在找厕所的时候,听到两个看护在聊天。
    两人肆无忌惮地骂着自己照顾的人。
    “就201那个残废,每次都拉在裤子上,要么就摔在地上,我都烦死了!”
    “你别管那么多,让他臭着呗。”
    “昨天他儿子不是来?还是给他换了一下衣服!烦死!”
    “刚才登记的是谁?”
    “女儿吧,不过我让前台等会就拒绝她们探视,就说那残废不见,我懒得再弄了!”
    “聪明,这些人吧没什么钱还要把老人放疗养院,真是不孝,现在又来装样子!给谁看呢?”
    “就是就是!就每个月那点钱,能吃上饭就不错了!”
    耿慕腾地火起,各个负面情绪的进度条开始飞涨。
    那两道声音离开后,耿慕拿起手机就报警,随后走出卫生间。
    那边一个看护正跟耿笑说,“不好意思,实在是老先生他不想见你,我们都劝说了好久,他生气还摔东西……”
    耿慕走过去,拉起耿笑就往楼梯的方向走,不管看护的阻拦,推开安全门进入二楼。
    一出来就看到对面的201。
    半合的房间门,隐约看到一个看护正对着轮椅上的身影说着尖酸刻薄的话,“臭老头!让你吃就吃,不吃等会儿啥都没有!”
    接着传来的,饭盒摔在地面上的声音,应该是老人不小心碰到的,因为他还颤巍巍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而惹来的却是看护更加刺耳的骂声:“你他妈故意给我找麻烦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