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爸爸嘴角动了动,没说话,他并不是生她们的气,他只是觉得自己没用。
    努力那么多年,也就赚那么一点钱。
    如今他还需要人照顾,是个累赘。
    耿爸爸抬头看向耿慕,眼睛再一次湿润,这孩子以前还有点肉,现在怎么瘦成这样了?
    他想开口让她回白家去,但是看着她放下的白米饭,他的话又憋了回去。
    这时候,耿骆从外面慌慌张张跑进来,“爸,我回来,你现在怎么样?”
    “别一惊一乍的,老子好得很!”耿爸爸吼了一声过去。
    耿骆见他这模样,摸着后脑勺走近,算是松了口气。
    他昨天看他的时候,还给疗养院加过一笔钱,想让老父亲吃好点,没想到……他被疗养院的表面功夫给骗了,而他老父亲怕他们担心愣是忍了下来。
    耿慕又取来一副碗筷,给耿骆盛饭。
    今晚的四菜一汤,都是些家常菜,她完全是按照菜谱来做的。
    “爸,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耿笑忽然出声,餐桌上安静了一瞬。
    上次一起吃饭也是很遥远的事情,那时候耿骆还没去打工。
    “八年前,中秋。”耿慕报出一个精准的时间。
    耿爸爸握着筷子,手一直在颤抖,他做梦的时候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醒来时却怅然若失,身边只有一个黑脸的看护。
    “爸爸,大哥,姐姐。”耿慕喊了一遍,认真地请求,“以后也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哪知她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一向大大咧咧的耿骆立马破防,眼睛通红,用力着扒饭。
    耿笑默默抹着眼泪,而耿爸爸也伸手掩住满是皱纹的脸。
    当初白夫人一句话里藏着不知道多少的鄙夷和轻视,她觉得他们会扒拉着耿慕占白家便宜,耿爸爸才也勒令兄妹俩以后不要骚扰耿慕,让她在白家安生呆着。
    可是他们光顾着悲愤,却没想过,耿慕一个人在白家会适应吗?
    “慕慕,对不起。”耿笑伸手抱住耿慕。
    在这里,她算是对慕慕的经历比较清楚的,因为她闲暇会关注她的微博消息,但是那时候她自己情绪和精神不佳,连自己都照顾不来……
    耿慕却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对不起她。
    所有人都在努力过自己的生活而已。
    这天晚上,耿家的气氛仿佛回到了八年前那个中秋,耿爸爸从外地回来,陪三个孩子过节。
    ——————
    耿骆在家待了三天,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保姆。
    耿爸爸又一次提出,要去养老院,可是谁也不答应。
    最后还是对门住的一个阿姨看到耿家有保姆进进出出的,出于好奇问了一句,得知是要找保姆,她就热情地自荐过来。
    钟阿姨是在家政公司干过的,刚好退休,但是她闲不下来想找点活做。
    耿笑在这套房子住的时间比较多,见过钟阿姨几面,知道她口碑也很好,于是一拍即合。
    耿爸爸也只能接受。
    几天后,疗养院的后续结果被通报出来,负责人被拘禁,还有好几个看护也被其他家属联名起诉。
    这事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议论热潮,毕竟事关一个需要被关照的弱势群体。
    不知道是谁爆料网红白耿耿的爸爸也在这家疗养院,当初也是她报的警,所有导致很多人来私信询问耿慕。
    耿慕转发了官方通报的微博,默认通报上提到的白*慕是她。
    之后话题热度一直高居不下,还有官方媒体出来呼吁,要逐步加强疗养院、敬老院等场所的监管。
    这也算是耿慕想要看到的结果。
    A市影视城,白恋快步走到路边,坐上车后才拉下口罩,“大哥,你怎么来了?”
    “小恋,看到网上的消息没有?”白胤然径直开口,“你爸爸出事了。”
    白恋怔了一瞬,“爸爸?”
    白胤然恍然发觉自己的话没说清楚,“我说的是耿叔。”
    白恋岂会没看到?
    那个身影佝偻,面目颓靡的老人,仅在视频里一闪而过,但是她还是认了出来。
    加上耿慕自己也默认了不是吗。
    “什么消息?”白恋脱口而出的却是这样一句,她说完后,自己都惊讶了。
    她下意识地回避关于耿家的人和事。
    “耿叔住的疗养院有问题,他被虐待了,我陪你回去看看他。”白胤然语气沉稳地说着,正要开车。
    白恋却制止了他,“大哥,我还要拍戏。”
    白胤然蹙眉,“你今晚还要拍?”
    他这几天一直想着慕慕高考被诬陷的事,打算趁今天这个机会找慕慕谈话。
    “嗯,可能还要去另外一个剧组开会,大哥,等我拍完这今天,我再找机会过去吧。”
    白恋的语气一如既往,温柔的,甜美的。
    白胤然侧目看着她几秒,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对她的行程了如指掌,所以才在今晚来找她。
    可是她说忙。
    这个借口,他自己就常用。
    “那个是慕慕?”白恋刚要推门下车,视线却忽然锁在了前方。
    白胤然掀眸看过去,果然看到两道走在路边的身影。
    他认得那个男人叫耿骆,旁边一直跟着他的是慕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