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会扰乱这个时代的秩序。
    在她声音落下后,郁商珩的眼底墨色也一点点沉积,他本就是一座移动的冰山,此时眉眼间那抹柔和被扫光,只余冷漠之色。
    耿慕何其敏感,她撑着床起身,来到他面前,“我……”
    不过她话没说完,郁商珩已经拧头到一边,“不用说了。”
    他最不喜欢听解释,有时候解释会让人好受一些,但是却没有意义。
    耿慕抿唇,感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眼眸转动,愣是有些无措。
    外面传来管嘉的敲门声,郁商珩也很快跟着离开。
    耿慕难得有些郁闷,坐回床上。
    她拿着手机戳了一下,周甜甜很快回复一句语音:“慕慕,虽然不想说可以不说,但是你不能这么直接说出来啊……还有,你还藏了哪个小哥哥??难道郁商珩已经是过去式了吗??你快跟我说说,我保证不跟别人说,也不写出来!”
    耿慕听着,心情更加沉重一分。
    那边的周甜甜已经按捺不住,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我说真的慕慕,相处腻了你尽管换,咱要什么男人没有对吧?”周甜甜以前吧挺讨厌海王的,但是如果这个海王是自己的闺蜜,那她觉得无所谓,甚至还觉得特别荣幸……
    “我说不出来……”
    耿慕回一句,在床上躺下,瓮声翁气的。
    周甜甜还一直在开导她,渐渐地才发现耿慕的不对劲儿,“你声音怎么回事?生病了?”
    耿慕摸一下自己额头,“不知道……”
    “你傻啊,你现在跟耿骆在一起吗?让他带你去医院!”
    耿慕有气无力地应着话。
    这边郁商珩和管嘉从安静的电梯出来。
    管嘉察觉郁商珩情绪不对,所以一直低着头不作声,以免自己被当成出气筒给拆了。
    走出宾馆后,郁商珩却忽然在车前停下,周身冰冷的气息没有减少。
    “郁总?”
    管嘉才出声,郁商珩就蓦地转身往回走,再次进入宾馆。
    管嘉一头雾水,也只得跟着跑进去。
    昨晚不是好好的吗?今天一大早怎么就像是冰山上降雪了一样?难道是和小姑娘吵架了?
    可是郁总也没有这么小家子气啊。
    房间里,耿慕答应周甜甜去医院看病,她刚挂了电话,蔫蔫趴在床上休息,根本就不想挪动。
    第67章 婚事 “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忽然听到门铃, 耿慕才起身走过去。
    一打开门,蓦地看到重新出现在面前的郁商珩,耿慕微怔, 没想到他会走回来,一出声便是一记直球, “郁商珩, 你还有事?”
    “你刚才想说什么?”郁商珩也径直问, 嗓音喑哑了几分,黑幽幽的眼眸极为深邃漆黑。
    理智上不想听任何解释,但是他心里百般不舒服, 于是才又走回来。
    耿慕大脑沉甸甸的,一时没明白过来,“嗯?”
    这回郁商珩注意到她双颊不正常的红晕,微微靠过来,锁眉问,“怎么了?”
    耿慕扶着门,微仰着头,因为极度不舒适的体温,双眸都蕴上一层薄薄的水雾, “……郁商珩,我好像, 生病了……”
    这话依旧是带着浓重的鼻音。
    郁商珩冷着脸,弯下腰, 以额头抵在她光洁的额前。
    果然, 触及的是一片滚烫的温度。
    耿慕愣在那里,好半晌,听到他低声道, “很烫。”
    走廊上,管嘉匆忙的脚步停下,看着那一幕吞口水,然后脚步一转,快速往电梯走,他可不想当电灯泡!
    不过没一会儿,郁商珩便将耿慕抱起,离开宾馆。
    耿慕一路上晕乎乎的,隐约知道自己被送到了医院,还打了点滴。
    不过她烧得太难受了,一直昏睡着。
    等她再醒来后,是在明亮洁净的房间里,她迟钝地想起这事郁商珩别墅里的房间,她之前住过。
    她刚醒来,郁商珩就从外面走进来,将透明玻璃杯放下,压下身躯,再次用额头抵住她。
    耿慕眼睛干涩得厉害,此时闭上眼,但是却更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和气息。
    这种探温方式,明明让她热血沸腾,不过她一时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鼻间传来类似冷冽的雪松的气息,让她忍不住抬了抬下巴,鼻子嗅了一下。
    因为她这个小小的动作,鼻尖碰上了对方。
    郁商珩喉结滑动,一时有些分神。
    “不烧了。”半晌,郁商珩微微退开,垂眸时注意到少女剧烈颤动的眼睫,顿时心头微痒。
    耿慕缓缓睁开眼,声音有些嘶哑,“可能是昨晚空调温度太低了。”
    “嗯。”
    “嗡嗡嗡……”
    耿慕寻声望去,是桌上郁商珩的手机在震动。
    不过他只是扫一眼就按掉了。
    “先喝点水。”郁商珩伸手将她扶起来,给她递来一个水杯。
    “现在什么时候?”耿慕啜着水,一边往窗外看。
    “下午两点。”郁商珩调出床边的桌子,上面已经放好她的午餐。
    她在医院打了点滴,一直没醒过来,他就先把她带回家。
    “吃完饭,把药吃了。”郁商珩将一个盒子放在一旁,又给她倒了一大杯水。
    耿慕一直盯着他的动作看,时不时瞥一眼他淡漠的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