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他挺会照顾人的。
    面前的饭菜都是少油少盐,但是搭配很健康营养,耿慕早餐都没吃,现在闻到食物的香气,肚子已经咕噜咕噜叫起来。
    牛肉鲜嫩,入口就勾起了耿慕的馋虫,未免就吃得快了一些。
    嗡嗡嗡……
    郁商珩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随着手机震动声,家居系统也提醒有客人到来。
    “我自己吃就好,你去看看吧。”耿慕提醒他。
    郁商珩不发一言走出房间,一楼玄关处,郁夫人经过一系列的验证,刚踏进来,雍容华贵的脸笼罩着一层怨愤,目光触及走近的大儿子,却依旧是隐忍不发。
    “为什么不接电话?”郁夫人停在那儿,皱着眉问。
    郁商珩也停下脚步,墨黑幽深的眼眸凝着对方,不明白为什么她忽然开始干涉自己的事情。
    他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两三岁的时候,而且能记住大部分自己在意的细节,他从那时起就特别自立聪慧,甚至已经显现出不属于人类的冷漠,他永远记得他父母看他时那疏远又惊恐的眼神,他们一直觉得他——没有人性。
    然而恰恰相反,他深深知道这一点,只是他看得很开,并不为之所动罢了。
    “我不相亲。”郁商珩转身靠着金属小吧台,倒了一杯水,挪到一边。
    郁夫人看了看水杯,沉着气开口,“思思挺好的,你之前不是还去她的晚会了吗?”
    这次她回来,主要是想解决他的婚事。
    “不喜欢。”郁商珩眼皮都没掀,继续倒满另一个杯子,刚好是七分。
    “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郁夫人也算是有眼色的,看出他跟往常相比多了几分……人气?
    郁商珩却停顿下来,没有回答。
    郁夫人本来淤塞的心口稍稍松缓,她靠近一步,拿起水杯继续问,“我今天去你公司了,管嘉说你没去,你这是怎么了?”
    要是往常,她必不可能跟他说这么多,但是她实在是好奇,毕竟连阿霖都说他变了。
    郁商珩:“没事。”
    郁夫人却好像没听到,她眼尖注意到沙发上放着一个粉色书包。
    女孩子的。
    郁夫人转身去换鞋。
    果然,她还看到了女孩子的鞋。
    “阿霖之前住在你这儿,我去看看他房间。”郁夫人放下手包,缓缓开口。
    郁商珩微楞,只能任由她来到电梯前。
    不过这时候有人从楼上下来,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没有姿态地靠在电梯里的少女出现在两人面前。
    耿慕蓦地看到郁商珩身旁的贵妇,迷茫地眨一下眼,才慢吞吞站稳,朝她颔首,“您好。”
    她脸色还有些苍白,嘴唇干涩,手里抱着一个空着的杯子,长发散落在身侧,第一眼就给人颇具攻击性的美艳之感。
    可是再去细看时,此时的她一手还扶着电梯的抢,整个人摇摇欲坠。
    又脆弱,又艳丽,眼神却清澈无比。
    郁夫人识人颇多,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孩子。
    “我是阿珩的妈妈。”
    在郁夫人说话时,郁商珩已经上前一步,朝耿慕伸出手。
    郁夫人张了张嘴,睁大眼看着少女握住他的手,顺着他的力道走出电梯……
    这一幕对她来说,堪称前所未有的冲击。
    至少在她的记忆里,她这儿子从来没有主动接触过周围的人,哪怕是自己的家人。
    “有点腿软……”耿慕有些羞赧,半边身体的重量都落在郁商珩手臂上,嘴里轻声嘟囔一句。
    郁商珩微微锁眉,干脆将她打横抱起。
    “啊。”郁夫人捂嘴惊呼。
    下一秒,郁商珩和耿慕一同转眸看她。
    两双墨黑如玉的眼眸,在这一瞬间,意外地相似。
    郁夫人已经快速调整好表情,压下心中天翻地覆的震惊和恍惚。
    “小姑娘,你生病了?”
    “我叫耿慕,刚退烧。”耿慕被放到沙发上后,抬头朝郁夫人开口,“阿姨,您真好看。”
    郁夫人愣了一下,被人这么一本正经地夸奖,哪有人会不开怀的?
    “小姑娘的嘴真甜。”她微微掩嘴靠过来,视线里注意到儿子已经面无表情地将她的水杯拿走,倒了七分满又递给女孩。
    他的动作很自然,但是跟她印象中的形象却格外不相符。
    郁夫人心中复杂万分,思绪也飘远。
    她没有呆多久,不过离开前提醒了郁商珩一句,“有空多去看看你小叔。”
    郁商珩闻言,薄唇紧抿,并没有回应。
    郁夫人感觉到他周身疏远冷漠的气息,动了动嘴,也没再说话。
    耿慕歪头看着玄关处,见郁商珩走回来,问一句,“你跟你妈妈也处不好?”
    郁商珩:“……嗯。”算是吧。
    耿慕忍不住安慰,“没事,慢慢来,我们一起学习做人。”
    郁商珩:“……”
    他根本不用学。
    不过女孩眼神熠熠,他便没有扫她兴。
    ————
    耿慕喝了两杯水,又回床上躺着。
    “郁总,耿慕小姐上热搜了。”管嘉想了想,加上后半句,“跟别的男人。”
    郁商珩站在窗边,望一眼正在看书的少女,低声交代两句,并没有惊动当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