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打扮起来的耿慕太过张扬,黑色可以将她那股妖艳压得更彻底,给人神秘又纯粹的感觉。
    就像刚才那个摄影师说的,她的可塑性很高,娱乐圈就是这种人的天下。
    耿慕的心思完全不在这儿,她拉一下垂到膝盖的裙摆,对两人道,“我去找一下郁商珩。”
    金静刚点头,郁商珩的身影就从外面进来。
    “小施,跟我出来一下。”金静还是很会看眼色的,她招呼着小施先走出去,还将休息室的门关上。
    耿慕望着郁商珩,难得有些迟疑,声音也不禁放低下来,“……郁商珩,我跟你道歉。”
    耿慕知道自己并不是生他的气,她一开始也不在意自己以前的时候,但是越是在人类社会中生活,她越是无法接受自己最终的结局。
    所以她只是在跟自己的过去置气。
    而且,郁商珩又不是父亲。
    “道歉?你做什么了?”郁商珩却反问,眼神平静。
    他本来也是过来道歉的,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但是总觉得要先道歉。
    结果来这里,反倒先听到她先说道歉。
    “……”耿慕默默摇头。
    两人相互看了一会儿,气氛变得莫名有些奇怪,郁商珩才开口说,“一起吃饭。”
    耿慕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耿慕被郁商珩带到一个包场的西式餐厅,餐厅厨房还是开放式的。
    她万万没想到,他带她来做菜。
    但是对于耿慕来说,这倒是一个解压的好方法,而且这些都是她没吃过的东西。
    她刚拿起一颗小小的土豆,郁商珩手指勾着围裙放到她面前,“穿上。”
    耿慕接过来,套在自己脖子上。
    一边帮忙着检查食材,还没来得及离开的管嘉连忙给郁商珩使眼色,这时候就该亲自给人家女孩子穿啊!
    结果郁商珩根本就没接收到他的示意。
    于是管嘉就在角落看着两人在厨师的指导下,一声不吭地做菜……
    虽然画面很美,但是耿慕和郁商珩却全程没有沟通,就算白胡子厨师忍不住制造机会,两个当事人也专注在面前的食材上,根本无暇分心。
    好吧,郁总真的只是单纯地带耿慕来做饭的。
    管嘉又气又好笑,干脆找个小凳子坐下,掏出电脑给郁总写今天约会的总结。
    食材都很新鲜,不用怎么处理,耿慕和郁商珩很快做好。
    让耿慕意外的是,闻到白地菇的鲜气,“食欲”进度条上涨3%!
    尝一下冰淇淋,吃一口鱼子酱,“食欲”的进度条都噌噌地上涨。
    “这些……很贵?”耿慕指着面前被她嫌弃的土豆泥猜测。
    根据之前进度条上涨的规律,这些看起来普通的食物,肯定价格不俗。
    “算吧。”郁商珩语气依旧平淡,都是顶级的食材,一口鱼子酱就是十万。
    耿慕一听很贵,就吃得更加用心,一点儿土豆泥都不剩。
    郁商珩微微勾唇,但是转瞬又恢复平静。
    他知道她最近让助理给她搜寻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每天的菜单不重样。
    所以今天他给她找来这些食材,果然,她吃得开心。
    耿慕的确开心,这段时间她尝试各地美食小吃,口味越来越刁,今天这顿看着普通,但是入口却更加美味,是因为稀罕的原材料。
    她端起高脚杯,噙了一口红色酒液。
    【“食欲”上涨1%,完成度100%,请宿主继续努力!】
    耿慕看着进度条满格后,闪烁几下,就彻底消失。
    这是结束一个任务了!
    耿慕既新奇,又激动。
    她的小表情,郁商珩都看在眼里,“这么开心?”
    “嗯。”耿慕点头,把最后一口酒液也倒在嘴里。
    郁商珩也不阻止,这个酒度数不高,跟果酒差不多,她应该不会喝醉。
    似乎感觉到对面女孩的雀跃,郁商珩敛眸时嘴角也微微上扬。
    郁夫人走进来时,看到落地窗前那两道身影,一时没有靠近。
    管嘉来到她跟前,“郁夫人?”
    “今天你们郁总怎么回事?他做饭了?”郁夫人压低声音问,说完还忍不住往那便又投去目光。
    管嘉点头,“郁总和耿慕小姐一起做饭。”
    郁夫人嘴角抽搐,半晌没说话。
    “夫人是找郁总有事?”
    管嘉只见过郁夫人两次,但是每次的气氛都很僵滞,今天倒是难得见她这么平静。
    大概是很震惊郁总今天的行为。
    “没事,不过我想跟你谈谈。”郁夫人看向管嘉。
    “好的。”管嘉颔首。
    郁夫人想了解郁商珩这段时间以来更加详细的经历,但是管嘉当然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
    所以郁夫人问到最后,也不过是知道郁商珩近来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罢了。
    管嘉刚送一口气,结果却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过来。
    “郁伯母……”
    正是苏凯言和苏凯思兄妹。
    管嘉抹了一把汗,目光扫过面色平静的郁夫人,心里清楚今天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
    “今天我儿子包场,我这个当妈的,能一起吃吧?”郁夫人看着管嘉开口。
    管嘉眼观鼻鼻观心,“郁夫人,我不清楚,要问餐厅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