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尚霖随手一转发,直接发到唯一个家族群里。
    这个群里没有郁商珩,因为他极少玩微信,约等于没有社交账号,大家也想不起要加他。
    家族群基本上只有在春节聚餐时才有动静,平时各忙各的,亲属之间关系比较淡漠,但是此时这个视频出现后,群里连续冒出问号和感叹号,显然全都受了不小的惊吓。
    郁老爷子退下管理层后,身体不大好,一直在国外养病,郁尚霖爸爸将业务拓展到那边,也算是有个照应,而郁博羽在国内掌管大部分业务。
    郁夫人这边的家族也同样是人才辈出,全都在这个群里。
    作为辈分最小,年纪最小的那位,平时郁尚霖在这里都是只有恭敬聆听长辈教训的份。
    郁尚霖看到大家都是这个反应,心里也觉得有安慰了,震惊的不止他一个人!
    现在郁尚霖再看耿慕的直播,都不得不发一个弹幕:还是你牛!
    ————
    见方浩和耿慕一直没出来,白恋提议回屋休息一下。
    但是没想到却看到厨房里那么凶悍的一幕。
    听到尖叫,耿慕动作停下,抬头瞥了一眼。
    方浩刚将保鲜袋里的鱼放到冰箱里,转头看到她那架势,心肝颤儿,“慕慕,要不你先把刀放下来?”
    随着他的声音,耿慕刀落,将一个螃蟹分成两半,可以见到蟹身露出的蟹膏。
    “……”
    “…………”
    周围安静了一瞬。
    顾元眼皮微跳,走上前看,“慕慕,你去码头了?”
    “嗯,陈叔给的海鲜,这些可以当午餐。”耿慕说着,又拿起刀,继续将螃蟹斩了一刀,分成四块后放到碟子里。
    “你真棒,导演早上说了,让我们在1号花圃种下玫瑰,就给我们今天的生活费,两百块,但是我想现在好像也不是很需要那两百了。”顾元一句话就把耿慕缺席时候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耿慕点头,“还是要挣的,人类的本质就是仓鼠。”
    “嗯?怎么就是仓鼠了?”方浩凑过来,手里还利落地剥着蒜。
    耿慕:“囤东西啊,攒钱也一样,可以让人开心。”
    方浩:“噗哈哈哈,慕慕可以。”
    顾元走近,在一旁洗手,也跟着夸,“嗯,慕慕可以。”
    耿慕瞟两人,“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这下顾元也嗤笑出声,“你要研究的是社会学,怎么还研究起人类来了?”
    方浩:“这道题我会,人类和社会是分不开的。”
    这边三人聊到了一块,白恋和苏显站在一旁显得就尴尬了。
    苏显答应来这节目的时候还很沮丧,但是谁想到呢,后来这个节目竟然变成了大热门综艺!
    就昨天这个直播就占了好几个热搜了!
    而且有顾元这样的大咖在,还有白恋和白耿耿这对引得全网关注的真假千金在,他虽然只在这里待两天,但是只要制造一些话题,他的人气肯定能再升一个阶段!到时候一定要比耿骆更红!
    想到耿骆,苏显就忍不住打量起耿慕来,她的确是他喜欢的类型,胸大腿长脸也好看,可惜她跟耿骆一样老喜欢针对自己,他也懒得花费心思在她身上。
    苏显转头热情地朝白恋道,“小恋,要不要先喝点水,我给你倒。”
    白恋注意力还在那边,只是随意点头,“好的,谢谢了。”
    直播间,总导演看着融合到一起的画面,弹幕差不多都是在谈论耿慕的。
    两个女生在节目里,而且还是针锋相对的两人,就更加容易被拿来对比,这一次,还是白恋输了。
    想到她经纪人的那些嘱咐,总导演也是犯难,如果嘉宾不好好表现,他后期怎么剪辑也无济于事啊。
    而且,昨天不仅是深渊科技,连白家都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调整一些直播时间,让嘉宾早点休息什么的,这一看就是出于为白耿耿的生物钟着想啊。
    总导演抚摸着头顶的几根头发,十分感慨,再次给沈峰导演打了个电话唠嗑。
    耿慕动作快,所有食材处理好也就十点多钟,就走去院子跟大家一起种花。
    节目组并没有真正为难嘉宾的意思,所谓的挖坑种花也很简单,不过为了综艺效果,大家会打打闹闹就慢一点。
    而耿慕没有营造综艺效果的自觉,看着顾元挖坑的动作,她也扎好马步,举起锄头——
    旁边的人连同导演都看得心惊胆战,纷纷提醒她。
    “小心啊慕慕!”
    “悠着点!”
    “别太用力,伤着自己!”
    “砰!”锄头插进泥土里,耿慕用力往前一翻。
    “啪啦——”锄头从底部断开。
    耿慕缓慢眨了眨眼,看向导演组的方向,“对不起。”
    导演组一众工作人员还处于呆滞当中,被她充满歉意的眼神一看,瞬间都觉得心窝子好像被人揉了一把。
    怪她是不可能怪她的!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锄头的错,弄得这么脆弱干嘛!
    直播间里也是集体疯魔。
    “啊啊啊,崽崽这个眼神看得我心都碎了!”
    “真香!白耿耿吸引我的注意了!那句对不起把我勾到了!”
    “这就是反差萌吗!!能拿菜刀,能扛锄头,下一秒就手足无措温柔道歉!!啊啊啊我爱了这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