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慕拎着辣椒,点头说谢谢,这边的人真的很好,她好像一直在被送东西。
    方浩朝耿慕竖起一个大拇指,“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方言?”
    “今天在码头学的,会一点点。”耿慕谦虚起来。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接下来耿慕像开了挂一样,她完全可以做到和当地居民毫无隔阂的交流,挑菜砍价,还能让老板笑呵呵地给她送香菜和葱。
    “白耿耿买菜斤斤计较的样子像极了我哈哈哈!”
    “她的方言学得好溜,之前真的不会吗?这语言天赋也太厉害了吧!”
    “听到家乡话好亲切,白耿耿也不算说得流利,有些音发得好可爱哈哈哈!”
    “本来以为是青铜,没想到是王者!不过她本来好像也是在贫困家庭长大,会持家也不意外!”
    “这么一对比,白恋好做作有没有?眼神里的嫌弃都藏不住了!太败好感了!”
    “完了,我全程都是在看白耿耿,真的太香了!”
    ……
    直播间弹幕上几乎都是对耿慕的好评,不过当事人并不知道。
    耿慕尽量避开和白恋接触,几乎也不跟她说话,不骄不躁,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
    不过她发现在小屋里呆着有些枯燥,不能让她学到更多东西。
    晚餐是顾元和方浩来做,白恋和方浩去打下手,厨房就那么大,耿慕也没有插手的空间。
    白恋嘴角抿着笑看她,“慕慕,你等着吃吧,我们来忙就好。”
    一句话就分好了队伍,如果换做是别人被单独隔在一边可能会觉得尴尬,但是耿慕转头就上楼了。
    白恋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自得意。
    然而不到两分钟,换上运动服的耿慕走下来,长发扎起来,手腕上系着汗巾,有几分张扬美艳。
    厨房里几个人看得一怔,世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落在她身上似乎都不过分。
    顾元:“去跑步?”
    耿慕点头,迅速走向玄关,换了鞋热身,然后不紧不慢跑出去。
    跟拍导演只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身无可恋,最后还是请示总导演。
    幸好,总导演挑了个体力最好的小伙子跟着耿慕,其他工作人员在小屋里等着,反正出去也没有什么好拍的,保持直播不断就好了。
    不过显然总导演还是低估了耿慕的体力。
    半个小时后,耿慕的直播间只有空镜头,跟拍导演喘着气,很无奈地汇报:“跟丢了。”
    总导演:……
    直播间:哈哈哈!果然!
    又过去半个小时,导演们在门口等着耿慕,都开始有些担忧了,准备派人出去找,这时候耿慕的身影才由远及近,慢悠悠地往回走,两个手里都提着箱子,看起来像是食物。
    跟拍导演马上过来,“这是什么?”
    耿慕:“好心人给的,肉。”
    郁商珩怕她吃不好,所以给她准备的。
    刚才她就是故意甩开导演,跑去跟他会面,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好刺激!
    好喜欢这样的见面方式。
    明天还来。
    在一众导演们瞠目结舌之下,耿慕拎着足够吃一个星期的储粮进了别墅。
    不对啊……那他们颁布的任务还有什么作用?他们都不用赚生活费了啊!
    那个肉得没收!!
    总导演一个命令下来,耿慕就被两个导演给拦下。
    “耿耿,这个不能带进小屋。”
    “理由?”耿慕护着两个箱子。
    “额……”导演语塞。
    “别人送的,为什么不能要?”耿慕一脸严肃,继续反问。
    直播间观众看得起劲儿,纷纷给耿慕加油,啊啊啊,就是这样!教节目组做人!
    “没有证据证明是别人送的。”导演总算找到理由。
    耿慕:“那我让他过来给你证明。”
    导演:“……”
    他怎么觉得这就是一个坑!
    顾元他们快准备好晚餐了,听到动静走过来,很快弄清楚是什么回事。
    白恋:“慕慕,这样不太好吧,破坏节目组规矩了。”
    直播间观众听着她这一番正义凛然的话,激动得把键盘都要掀了:这女的是脑子有问题吗?难道不是应该和白耿耿站统一战线把物资留下吗!!怎么还责怪起她??
    顾元瞥一眼白恋,强势伸手接过耿慕的箱子,看也不看节目组,“既然是别人送的,那就先拿到厨房。”
    导演:“???”这么霸道的吗!
    “好!”耿慕脚步欢快跟上顾元。
    白恋和导演相互尴尬看一眼,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各自散开。
    直播间:哈哈哈顾影帝绝了!真汉子!根本不跟节目组面子!
    说真的,大多数观众看综艺的时候还是很期待嘉宾和节目组撕起来的,这样够劲爆啊。
    耿慕和顾元将两个箱子里的腊肉牛肉之类的全部处理好放进冰箱,这边饭菜也摆了上桌。
    耿慕快速上楼换一身衣服,才下来吃饭。
    当天晚上她无视镜头,十一点钟爬上床,睡得天昏地暗。
    早上六点没到,耿慕就爬起床,身后还是跟着昨天那群导演们,坐上车准备去码头,然而顾元和方浩也从屋里跟出来。
    方浩显然都没睡好,一路上都在打呵欠,不过顾元倒是对码头很感兴趣,一直跟耿慕说话。